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小镇青年:寻找初恋

第二十六章 演出前的状况始料未及

小镇青年:寻找初恋 猫叔毛作东 3922 2018-08-31 22:18:24

  天渐渐明了。

  今天赶集日。天明的时间相对早,需要到集里卖蔬菜,卖肉的人,天灰蒙蒙时,就算明了。这是买卖人的集日。赶集日里也有不需要买卖的,他们主要是碰碰熟人,看看热闹,也算是大家交流感情的集日。这一天的集日,因为在十字路口搭建了一个舞台,又变成了寻找人的集日,何胖子可以说是一举扬名乡里县里的日子,一夜无眠等待天明。

  对于刘恒而言,这是一个避不开的矛盾日,虽然他因为昨晚喝的有点多,醒的有点晚了。

  何胖子穿着平时主持的白衬衣蓝黑西裤配皮鞋,戴了一顶土气的小草帽,很早就站在花店门口,看着挑担子推车卖肉卖菜的人路过舞台,不禁停留数秒看看的场景,心里美滋滋的吃完一碗大肠粉。

  六点钟。和何胖子的伙伴已经骑车来到店门口,大家各自忙碌起来。何胖子又开始投入忙碌状态。十分钟后,何胖子急躁起来,时不时问问大家的进度。

  “二狗二狗,过来。”何胖子朝正在吃大肠粉的王二狗大声喊道,王二狗赶紧放下碗,跑过去。

  “何胖子,怎么了?”

  “村里都有宣传吧?不会今天来的人少吧?”王二狗弄明白了原来是为了村里宣传的事情。

  “放心,我昨天特意给各村委广播站打了电话,只有一个没打通,其他的都会在今天早晨放广播时,保证每个村都播一遍。”

  “好好,辛苦再确认一下,这可是关系到今天到场围观的人,在没有接到宣传部领导电话之前,我们确保围观的人来得差不多就行,今天事情到这一步,主要是县里的赵主持过来,别冷场了。”何胖子这么一说,王二狗也明白什么意思了。

  “行行,我再确认一下。”

  “勇崽,吃完赶紧进入设备最后调试阶段,确保万无一失。”

  “我干活,你放心。”勇崽回答道。他做事情的确是这样,不用操心。

  “白老五等下你就跟赵牛强一块,张罗演员的事情,让演员们保证准点到达候场,别到时候没有人抓瞎也来不及了,白老五——”白老五刚吃进去一口粉,来不及回答何胖子的话,何胖子就着急了。

  “何胖子你是打算要噎死人不偿命呀!”白老五咽下去之后,站起来回应道。大伙听了,呵呵乐道。

  “行吧,大家动起来吧。”赵牛强丢了碗筷,吆喝着走起来。

  头一天走之前,何胖子就把第二天要做的事情的进度,一一列在一张纸上,特意复印了几份,这才进入进度的开始,大家就已经紧张起来。忙确认的确认去了,忙检查设备的检查去了,忙联系演员的联系去了,只剩下何胖子若无其事其实满脑子事情的样子,走来走去。

  何胖子正在等着赵微主持的电话,确定几点钟到什么地方去接她,八点半能否开场,若不能推到什么时间点,演员们出场的时间也就可以推后到几点,这些事情,都要跟赵微主持的到来息息相关。何胖子不能催,现在主角变成她了,所以只能焦急的等。

  何胖子看了看手表,七点二十一分,按照计划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他认为,这是一个不可控的因素,所以他比较担忧。他只好不停的朝县城方向的马路上往前走一段,看看是否碰巧能遇到她们的车,对,她们是开车来的吧,赵微主持带一名秘书?若是碰上,就假装是碰巧遇上,虽然只有这一段路的距离,仍要好好帮她引路,拉近关系,希望她能够不耍大牌。

  说真的,何胖子现在有点后悔,答应让她来主持的事情了,伺候的成份要远比主持的概率大。

  王二狗坐着舞台侧面,一手翻着电话本,一手握着用了快三年的二手华为手机,一个一个的拨过去,跟村委播音站的老乡打招呼。不出一个小时,基本上都打完了。这时他正在重新核对。

  “城下老牛,打了。关井子幺妹,打了。黄沙村黄三儿子,打了。龙舞赵一村,打了。和平小蛮子,打了。秀平山一哥,打了。北面村蒋财旺老师,打了。矮寨山刘生,打过了。龙洞大平,还是打不通。”王二狗这么数落给何胖子听,何胖子其实也听不进去,不过听到说打不通的时候,他想起什么似的。

  “龙洞大平打不通,就不打了。我想起我哥们儿刘恒家,不就是那边的村委管吗?他不想让他家老爷子知道这件事情,反正没打通,正好,干脆就别打了。”何胖子说。

  “你这干的自欺欺人的事情呀?”王二狗说。

  “怎么,说来听听。”

  “昨天的电视,一晚上都在播,难道就没有看见呀,有这么碰巧电视坏了收不到信号的事情吗?”王二狗这么一说,何胖子突然想起昨天晚上何大主持给他打电话,感谢他带给自己主持生涯最有话题的一次节目,听说不仅仅收视率高,而且观众讨论多,反馈上来的都是正面的回应,市里电视台栏目组正在跟进,准备拿到市里做一期录制。

  “就这样吧。该来的挡不住,不该来的请不来。”何胖子倒是心平气和的。不过作为处女座的他可不是心里一略过的想法,就停止了按照自己想法做事的步调。

  刚自言自语完,你可以看到他朝勇崽走去了。勇崽在舞台底下的配电箱边上,他正在用电笔测试每一条线的是否接通。这是他第五次检测,从本上的线条可以看出,他已经画了五种不同颜色的线。这是他一贯作风,喜欢按照步骤来,并且记录,记录的方式是线条和图画,几乎没有文字。何胖子低着脑袋走进来时已经憋了一头汗,看到勇崽带着安全帽,安静的测试着线路,电笔一亮一灭,画下一条小横线,继续检测。

  何胖子看到插不进去,递上一瓶水,只好退了出来。

  赵牛强和白老五的工作状态是何胖子比较不满意的。当何胖子从舞台后面低着脑袋走出来,一抬头,看到了他们俩手头没事干的样子,嘴里说着村头长村尾短的闲话。何胖子就不高兴了,骂咧咧的朝他们俩走去。

  “你们俩怎么没事干一样?别让我看到你们闲下来。”

  “哦哦,好好。”赵牛强想解释一下该通知的演员都通知过了所以才休息,就被白老五推走了。白老五知道何胖子工作时的脾气,闲下来是不能被理解的。

  转了一圈下来,已经八点了。

  离开场点炮剩下半小时。何胖子又开始张罗,让赵牛强和白老五从花店往外搬花炮,五大纸箱的花炮,围绕着舞台转圈摆放,两个人忙活坏了,一些先到的演员们也都凑过来帮一把手,拆花炮的,摆花炮的。大家一起动手花了几分钟时间,把纸箱里的花炮把舞台围了薄薄的一圈,远处一看,像街道上画了一条细细的红麻花线。

  忙完花炮的事情,赵牛强和白老五赶紧接着到场演员的点到。一组一组的演员们基本上都到了,此时舞台的后侧,白老五催促加指挥着,临时扯上的围挡里挤满了按照演出顺序正在换装的演员们。他们反倒是习惯了,一边紧张的化妆,一边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聊的都是关于昨天自己看了电视里初恋故事的节目,说起今天又参加现场表演,不知道得让多少人羡慕之类的话,一听这些就能猜出是上了年纪的人说的。那些从点到开始,见缝扎针向白老五打听,今天男主角会不会来的,多数是一些年纪轻的姑娘们的好奇心。白老五在他们之间协调,不时发出阵阵笑声。

  勇崽把话筒搬上舞台,打开了音响,准备按计划试着播放一些歌曲,试试话筒的音量和清晰度。一会儿,舞台前方的大音响传出歌手组合凤凰传奇的歌声。音量由小慢慢变大,由大又慢慢变小,最后调到了合适的位置,就是何胖子站在朝县城开的马路大概一千米的位置,还能听到歌声。

  “是谁听着歌遗忘了寂寞,漫漫长夜一路芬芳岁月曾流过,在那人潮人海中你也在沉默,和我一起漂泊到天涯的交错……”

  其实站在舞台中央的勇崽看来,声音已经远超出了耳朵听歌时的接受程度。勇崽可以看到,从集市的各个方向朝舞台正前方走过来的人慢慢多了起来,大家似乎知道即将迎来一场演出活动,但是不知道大背景墙“寻找初恋周文敏”是干什么,也许有人看过电视时知道。他们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先是聊着天,站在那里不打算走的意思,倒像是平时赶集的遇见,随处站着就聊开了,只是今天的周围声音很大,他们只能竖着耳朵听,扯着嗓子说话。

  说真的,刘恒是被大分贝的音乐吵醒的,醒来之后发现尿憋的不行,还口干舌燥的。他爬起床准备去厕所,结果起猛了,重重的摔倒在床边上。爬起来时,稍微晃了晃神,才去了厕所。出来时,径直朝窗边走去。凤凰传奇组合的歌一句又接一句,传了进来。刘恒靠在窗边,往舞台那边看,围的人是一层又一层的,着实让自己惊讶了一番好奇的闲人之多。

  刘恒努力吞了几口唾沫,发现嗓子干渴得难受,只好先去找水喝,围着床找了一圈,发现没有整瓶的,于是捡起没有喝完的半瓶水喝下。此时,他还是感觉有点头重脚轻,走路的时候,想尽量扶着东西往窗户边走,可是床和窗户没有几步路,最终跌撞着趴在窗边上。

  这时,刘恒看见了何胖子,往舞台方向走,大约还有两百米的样子。他领着一位穿碎花裙子的女生,后面跟着戴鸭舌帽手提小帆布箱子的瘦高男生,还有拎着摄像机的师傅,定睛一看,刘恒认出是昨天晚上跟何大主持同台的赵微主持。

  “她来做什么?”刘恒心想,头还有点晕晕的。“不会专门来主持吧?这个也太可乐了。不过他记得好像何胖子提起过这个事情。”

  何胖子领着赵微主持一边往舞台方向疾步走,还一边时不时的侧身在讲他手里拿的流程表,赵微一直低着头似乎没搭理他。这个小活动,她显然是没有放在眼里。

  的确,何胖子心里凉了半截。眼看快到舞台了,他直接把赵微领到了花店里,很快又钻了出来,皱着眉头直接跑到白老五面前吩咐说:“活动开场推半小时。”

  说完,何胖子就疾步往回走,走了几步,猛然又回头,拍了一下白老五的肩膀,把白老五吓了一跳,说:“稳住场面。”

  白老五看着何胖子急匆匆的,心里一点就通了似的明白,遇到困难了。其实,每次做活动都会有些一些小小的问题,漏节目,抢时间,讲笑话太冷台下的人没听懂……那些都是不会影响准时开场,最后是可以换一种方式解决。他没有纠结这次这个原因是什么,他也遇到难题了。这个延迟开场的事情,他还是头一回遇见。需要跟聚集的一百来号人解释,或者不解释,怎么去稳住他们,让他们有兴趣再继续等下去,这个是他没有能力做到的事情。当然,他不跟王二狗一样是个容易冲动的人,他走向了现在站在舞台上的勇崽。

  白老五把勇崽拉到一旁,故意使用缓慢的语气,对勇崽说:“何胖子那边遇到一点点小事,没多大点事情,但是需要把时间延后半小时。”

  “哦哦,就这事?”勇崽很快速的回答道。

  “就这事。”白老五回复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