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小镇青年:寻找初恋

第二十五章 很多事情不能顺其自然

小镇青年:寻找初恋 猫叔毛作东 2563 2018-08-30 17:14:14

  “刚开始分开的两年时间吧,我没有再去经历下一段感情,当时生活的世界里还会有一些他的重影,以为他还在,那个时候只要有一点儿他的讯息,就会马不停蹄地找过去,虽然城市很大,街道人很多,至少会自我感觉会是在很近的距离。后来时间慢慢把这一切推进旧日里,仅仅剩下回味了。”

  “这么说,你是没有再遇到他了?”何大主持又问道。

  “遇到了,我们分开之后的第二年,他出现了。不过身边已经有了比我更幸运的女生,我们一起畅谈过,分开最后发现是一种保持近距离的方式。现在我知道他在的城市,也知道他跟我见到的女生分开了,但是我不会再去找他。心里留下的旧日美好,保存起来挺好的。”

  “谢谢你的分享。感觉你应该坐在台上,坐李老师边上,同时再把个人信息发出来,这就是最好的交友故事了。”何大主持总是不忘来这么一句玩笑,女生笑呵呵坐下了。

  “你愿意分享一下吗?”何大主持走到离舞台最近的前排,问一位男生。

  男生接过话筒,低下头想了想,似乎犹豫了一下,才缓缓的抬起头回答,“我们刚刚分开,之前觉得两个人有很多的话题不能沟通,现在想想只要多为对方考虑一下,一切就都能说开了。所以,我决定要去找回初恋女朋友。”说完又把头低了下去,脸红到了耳根。

  “加油,小伙!”何大主持带头鼓掌起来。“为自己的爱做出一步让步。再问你一句,你不是赵微请的托儿吧?,给我们带来了不一样的故事。”

  “很多现在的年轻人,往往会因为面子问题,对一些偏见的话题得不到对方理解,不会调节生活的节奏,不能很好的掌握两个人的距离,慢慢就会起冲突,单方面不理对方,又或者双方进入冷战,同样也是因为面子不肯让步,最终把一段因为美好的相遇发生的感情错过,追悔莫及。”曹教授说道。“今天我比较欣赏这个男生,加油,小伙子。”

  “我想电视机前的朋友们你们也会有自己的故事,请记得联系我们栏目组。”刘恒心里狠狠的说了一句操蛋话,明摆着这个事情要搞大了,简单报道可以引起一阵轰动,做成系列的节目造成的影响力就是不可预估的了。

  电视里仍然在播放关于初恋的故事的节目。刘恒喝的有点多了。由于天气闷热,加上窗户被关上,门被关上,整个房间没有给风一丝进出的机会。确实喝多了的刘恒,现在是热晕了,直接躺倒在床上了,闭着眼,一阵天旋地转的感觉追着脑子里的另一个他无处逃。最后只能睁开眼睛。

  一睁眼,被追的那种感觉立马散去了,就剩下热,闷热,耳朵里仍是轰轰的,电视里的声音慢慢又传入到耳朵里,观众在讲自己的故事,街道外的声音也混杂跑进来,像一场混合音乐节一样。刘恒的脑袋里热闹了,可是这个时候的他是喜欢清静,所以对于他来说享受不了,完全是折磨自己。

  刘恒翻身看了一下时间,现在是大概八点半钟的样子,喝多了难受却以为已经是后半夜。最终还是爬起来坐了一会儿,电视继续播放着,窗户也没有想着去打开,眼睛直打架,胃里翻江倒海的感觉,只好上了个厕所。刚提上裤子,受不了厕所里的味道刺激,他一时忍不住吐了,哇哇哇的吐得到处都是。吐完,他跌跌撞撞漱了一下口,洗了把凉水脸,随手冲了一盆水,把厕所门关上,回到床边坐下。不行,感觉实在太累,躺下去了。

  这也是刘恒创业失败以来,喝的无数回酒,算是头一回喝醉。当然,今天的酒跟创业失败虽然没有直接关系,也摆脱不了间接性联系。刘恒情不自禁想起创业的事情来,如果不是自己一腔热血,没有做好前期定位,没有跟自己合伙人说好经营过程中决策权的问题,没有做预期收益的测算和共同承担风险的协议,最后是开了不到半年自己就没有信心经营了,欠下一屁股债。

  为了找周文敏,却又怕父亲知道与周文敏分开了,这也就才阴差阳错惹出了一系列的事情。

  电视里的报道,想必父亲已经知道了与周文敏分开的事情。这也是刘恒此时虽然躺在床上,喝多了,却还忧心忡忡的事情。父亲把周文敏当作儿媳一样对待是多年之前不争的事实,父亲的暴脾气,刘恒从小就有所惧怕,这回又是一次免不了的争吵。而对于周文敏呢,平时刘恒其实不太想想起,自己的初恋对象,两个人在一起念书,一起疯狂,一起毕业,一起外出闯荡,却最终未能在一起。借着酒劲,心里莫名升起了对周文敏无尽的愧疚感,同时又有一种无法诉说的委屈,憋得他难受万分,呜呜呜的哭了起来。

  一哭,躺着哭,就咳嗽起来。泪水,鼻涕,口水分不清谁是谁。刘恒只好坐起来,看到镜子里的自己,眼睛红红的,还挂着分不清的泪水口水鼻涕,突然他恶狠狠的抽了一巴掌自己,又一下,再一下。站起来朝洗手台走去,嘴里嘟嚷着,刘恒你他妈没资格哭,周文敏算你什么你要这样对人家?被人知道你为了邮票回来找她,她会怎么想你变成什么样了,怎么看你?

  刘恒洗了脸,脑子里像被冲洗了一样,不再想刚才那些自责的事情了,其实不是被洗了就那种,刘恒知道该来的事情躲不过,就像创业失败之后,那些称兄道弟的哥们儿,为了之前的注资,纷纷上门,以各种理由来要求还钱。他们已经不再有讲义气和共患难的感情了,刘恒因此工作换了四五份也是因为他们找上门胡闹的原因,这一次,刘恒答应他们半年内归还,不然他们凭借当初的借条,上法院起诉的话,不仅自己会进监狱,也会连累父亲。这是刘恒不想看到发生的事情。说半年内,是刘恒有了一定的把握,那就是找到周文敏,她身上有一对曾经邮寄了两个人很多学生时代甜蜜回忆的邮票。这是一对被老板征集价值不菲的邮票。

  刘恒抱着这样的心态,打败了起初自责的情绪,心里仍然有一些波动,但是最终他理性选择了。此时的他,关掉了电视机,把窗户打开半扇,躺床上要睡去的样子。刚躺下,又有了天旋地转的感觉,坐起来一阵干呕,扭开了一瓶矿泉水全部喝下,才好了一点点。

  此时,已经近晚上十点的样子,街道上的路灯,已经通亮孤单的照着灯杆,没有行人来回走动,仅有的声音是何胖子在扩音喇叭里指挥演员走位注意听音乐跟踩准脚下节奏,一二一,一二一,很好,继续,一,穿红色衣服的姑娘再辛苦一下要跟上节奏,一二一,一二一,一……

  刘恒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睡了过去,何胖子喊节拍的声音似乎一直没有停过,所以他以为自己没有睡去。直到何胖子的电话,把自己振醒。

  “下来喝点吧?”

  “喝酒?”刘恒问,明显声音变得嘶哑了,干渴得难受。丢下手机,他又扭开一瓶水咕噜咕噜喝下,就着窗外吹来的凉风,倒头便睡去了。何胖子在电话里使劲的喊话,也没能叫醒他。刘恒也没有想起,要去证实电视里的事情。

  很多事情,就让他顺其自然吧,关于找周文敏,关于电视里的事情,关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