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小镇青年:寻找初恋

第十七章 最后的战役设在卡拉OK房

小镇青年:寻找初恋 猫叔毛作东 2390 2018-08-27 08:09:13

  “何大主持你好呀,这两天我快对不住你了,老让您给我打电话,我都不好意思了。真的,没有没有假话奉承话,全都是说心里话。您说你有什么吩咐?”

  “你说的那个找初恋的素材,我觉得还不错,我想拿过来做一期,你手里有什么资料吗?”何大主持一开口就进入了正题。

  “资料?有有,我们现在搭好舞台了,准备赶集日拉些人演一场小活动,先热闹一下,借着人多的时候找一找初恋,如果没找到,同时把这个信息传出去,让大伙帮忙传话,村里人比较实在一传一个村,如果在家的话,不信找不到。”何胖子说的津津有味,刘恒却突然站起身走了,跟大伙小声的打招呼,没有不高兴的意思,何胖子也捂住话筒跟刘恒说了一句。

  “晚上我给你电话出来喝点吧!”

  “等你电话。”刘恒说的是心里话,回到朝东镇这几天几乎每天吃饭,他都是跟何胖子或者还有其他人一起。

  出了花店,外面的太阳还是热。刘恒径直走到摩托车边,骑上,戴上头盔,打着火。

  “去哪儿?”刘恒心里嘀咕起来。摩托车突突的响了一会,刘恒骑在车上琢磨,习惯性同时晃动了一下油箱,油有点少。加油去。这个念头一出,去处就有了着落。于是开着摩托车向加油站方向去了。

  加满油,刘恒把车头朝向水库的方向驶去。刘恒实在是没有想到去什么地方。水库周边转转,感觉还挺舒服,把车一停,租一根鱼竿,钓一天鱼。如果天气一直这样好,这是一种超理想状态。

  刘恒现在的心思大概是这样。何胖子的舞台踏踏实实建起来了,一开台,也许很快就能见到周文敏,想到这里他的心里就很纠结,到底为什么以这么高调的形式见面,在这种不知情的情况下,是一种惊喜,还是打扰?另一方面他不想参与他们的后续了,业余的人不要掺和专业人的活儿,一不小心反客为主了不太好,到时候专业的人混哪儿去,弄得大家都不好收场。越是如此越说明刘恒不知道如何面对即将见面的周文敏,当然不会因为他的担忧,步伐就放慢了。

  不会!这件事情,原本如果仅仅是寻找一个人,一个初恋对象,仅仅是张贴海报,或许走乡串户的去寻找,几乎不会引起人们关注。如果没有何胖子团队的加入,没有一个舞台,没有一台演出,也没有电视台何大主持想做一个专题报道的事情,那么说停下来那么就停吧。显然现在不是,已经没法停下来,似乎还不是自己操作往前走,现在是被推着向前走。刘恒感觉到了,何胖子挂完何大主持电话也感觉到了——今天晚上的广播里就会出现关于初恋的一个三分钟专题广播。

  刘恒慢突突的开着摩托车正在上斜坡,上斜坡转弯就到水口位置,他是想找个地方安静一下。结果他还没停稳车,何胖子兴奋的给他打来电话,告诉他三分钟专题报道的事情。

  “咱们小县城电视台真是够无聊的,这种小事都报道呀?”刘恒不理解,同时他知道电视广播的传播效果。

  “这你不用管他们,他们不会干巴巴的报道,电视台最后要采访的话,你站出来吗?”何胖子主要是想弄明白这个问题,因为电视台节目到一半的时候会有一个直接连线的配合问题,还有就是这是第一回自己弄得节目上到电视,他显得有点兴奋过度,跟屋里的三个人一一通报后,仍然忍不住给刘恒打电话。

  “你太牛了。我太他妈佩服你了,说真的。这点私人小事情你都能让他上电视,你说你多牛呀。不过,风头还是你出吧,你去弄吧,我坐等成果了。”

  刘恒听到这个消息首先是有点震惊,不禁感叹一下,何胖子真是不一般呀。说完他就挂了电话。

  停稳了摩托车,刘恒走到放水口上站着,深呼吸,心里还是有点烦闷,怎么到了这时候还会担心,担心被父亲听到广播里的寻人故事。其实担心是无用的,刘恒很明白这一点,此时此刻只有听着水流的声音慢慢让心里平静下来。不一会儿,他又跑到大坝斜坡上捡起石头往水面扔去,打出一片片水花。

  他刘恒怎么能想到,何胖子的策划上了电视,他小子兴奋的呀,一刻都停不住。挂了电话的时候,何胖子又给了他N多个朋友兄弟打电话邀请他们收听,最后口干舌燥的被迫停了下来。

  “走,唱歌去。”喝完水,何胖子突然撂出这句话,大家听着一愣一愣的。

  “你是高兴过头了吧?”白老五看何胖子乐呵呵的,总停不下来,大家都憋着不说,他看不惯得说一句,就一句,不能过多。或许今天是一个意外。

  “白老五老板,怎么你不服气呀?”

  “哟哟哟,你何老板认错人了吧,我一跑腿的不算老板。不过有事情的话,你直接吩咐。”

  “那你就组织一下大家,允许拖家带口的,咱们唱歌去吧。”

  “保证完成任务!”白老五接了任务,转身对大家说。

  两三分钟过去后,白老五回身对何胖子说,“大家都一致认同,拖家带口一是消费大,二是玩得不尽兴,三是怕扫兴了,综上所述决定就自己代表去吧。”白老五就这样回复何胖子了,然后大家都看着何胖子,等着安排。

  沉默了一会儿。眼睛瞪眼睛的氛围。

  “出发吧!”

  “好好,出发啦,动起来吧。”

  何胖子走在最前端,大家一窝蜂往外走。突然,何胖子停住脚,勇崽边招呼大家边往外走紧跟何胖子身后,没注意到,一转身直接撞在何胖子身上了。

  “不对不对,少了一个人。”何胖子回过头说。

  “一二三四,加你五个人,不少呀!”勇崽点兵点将数了一遍。

  “哦哦,刘恒呢?”白老五突然想到似的,拍着脑门。“差点儿忘记主角了,没有刘恒我们都该干嘛还干嘛去。当然没有何胖子更不行。”

  大家都点头承认。

  只有何胖子掏出手机拨通了刘恒电话。

  刘恒正在向水面扔石头发泄力气,跟何胖子的专用对讲机就响起来了,约好在加油站碰面。

  刘恒回来这几天第二次来县城,以前卡拉OK厅大概位置不算陌生,但一行人快到了廊桥边的时候着实陌生了一把。县城的卡拉OK厅都集中在廊桥东边,西边是喷泉广场,荒废了的人民体育场在喷泉广场边上。他们到了搭建在江边的廊桥边上一看,以为还是那种低低的便宜霓虹灯门头,结果一排玻璃门LED发光字体的门头绿植在门边生长,有的还是旋转门,档次一点也不低。刘恒在心里咯噔了一下,小县城的人也有品味了,懂得装扮了。

  这个地方对于何胖子是轻车熟路,只见他先小跑着跑进去把包间定好,站在大伙中间给老板发了一条包间信息。望着流动的江水,感叹起来。

  “廊桥周边变化真不小呀。”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