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极道江湖 极道警花

第4章 恐怖医院

极道警花 T小玩彤O 5001 2018-10-11 22:07:46

  在场的人们呼唤着夏叶的名字,夏叶再一次被送进了医院抢救。

  这一次,夏叶因悲伤过度在医院昏迷了两天。醒来后,她像是变了另一个人,完全不记得之前发生过的事情。

  “夏叶,你还好吧!“

  “医生,她醒了。“

  医生过来给夏叶做了全面的检查后,告诉她说:“可以出院了,病人已经无大碍。“

  夏叶听了这句话,从床上坐起来,她想马上下床离开这鬼地方。

  “那我们现在就收拾东西,走吧!“

  半小时后,来接夏叶的司机把车开到了医院楼下,按了按喇叭,夏叶听到汽车的鸣笛声,马上下课喽。

  “师傅,可以开车了。“

  这个司机可不是普通的司机,他戴着一副墨镜,穿着一身帅气西装,打着领带回复了夏叶一句。

  “是,大姐。“

  夏叶一听这个大姐一词,立刻变得不耐烦了,便问:“我有那么老吗?“

  这人立刻解释道:“您误会了。“

  “误会,怎么个误会法。“

  “飞哥,让我来接你回家。“

  “飞哥?“

  夏叶的脑子里始终想不起这个飞哥到底是谁,她心想,不管这个人到底是是谁,先会会他再说。

  “好,既然你们飞哥让你来接我,那就送我过去吧。”

  夏叶闭着眼睛,带着耳机,听起了当下最流行的歌曲。这首歌是她偶像原创歌曲,她为了听歌,经常去那家酒吧。

  正巧,这司机也接到了来自飞哥的电话。他立刻答应着,把车掉头,开往星夜酒吧。

  夏叶感到不对劲,她睁开了眼睛,问道:“哥们,你这方向开的不对吧。“

  “抱歉,夏小姐,我们飞哥在星夜酒吧等您。“

  “那正好,省的我再跑一趟了。“

  灯红酒绿的星夜酒吧里人来人往,飞哥就坐在吧台和一个小姐用泰语说着话,应该是在谈着什么生意。

  “嗨,飞哥!“

  只见一个男子从人群中穿梭过去,跟飞哥打了招呼。

  “好久不见啊!“

  “听说,你又发达了。“

  飞哥摆摆手笑道:“没有,没有。只是做点小生意。“

  “这位是?“男人指着旁边的女人问道。

  “她是海伦,我朋友。“

  男人打量着眼前这个女人,冲着她微笑了一下,点了点头。

  “既然是飞哥的朋友,那就是我朋友。“

  男人看了一眼手表,时间刚刚好,他站起身来,和飞哥打了招呼便离开了。

  眼前的这个飞哥可不是个善茬,他派人跟在了这个男人的后面。此时的夏叶已经到了星夜酒吧的门口。

  男人急匆匆的走出了酒吧,夏叶回过头看了一眼,便被司机打断了。

  “夏小姐,飞哥还在里面等着你呢。“

  “不好意思,让你们飞哥久等了。“

  进入酒吧后,夏叶就和调酒的服务生打了招呼。

  “夏叶,你来了。”

  “嗯!我来了。“

  “老规矩,五彩缤纷鸡尾酒。“

  “好!阿威,你先弄着,我一会过来。“

  飞哥站起身来,他似乎在人群中看到了夏叶,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

  “飞哥,夏叶给您接来了。“

  “好,你先去忙吧!“

  夏叶仔细打量着眼前的飞哥,心想,这男人不像个男人,女人不像个女人的,怎么好意思称自己是飞哥。

  “喂!你是谁啊?“

  “飞哥!大家都这么叫我。“

  “你找我有什么事儿吗?“

  “没什么事儿,妹子是真把我忘了吗?“

  “反正我是不认识你。不过这酒吧老板我倒是认识!“

  “我就是这家酒吧的老板!“

  “你?别逗了,你要是这家酒吧的老板,我怎么会不认识你!说吧,找我有什么事!“

  夏叶一脸不屑,让眼前的这个人有些生气。那人从怀里掏出一张名片递给夏叶说:“这是我的名片,上面有我的名字。“

  夏叶瞅了一眼说:“叶飞,星夜娱乐投资集团董事长。“

  夏叶感觉这个叶飞的名字好熟悉啊,似乎从哪里听到过。在夏叶的脑海里,有一些模糊的记忆,似乎和叶飞有关系。

  十六年前的一天,夏叶的班里新转来一个学生,老师让她做了自我介绍。

  “我叫叶飞,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

  当时的夏叶是班长,还经常放学后给她辅导功课,俩人的关系情如姐妹,形影不离,后来,由于叶飞的父母移民国外,她也跟着离开了。

  叶飞向夏叶保证说:“叶儿,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面,我一定会回来接你。“

  想到这,夏叶嘴角勾勒起一丝笑意道:“叶飞,欢迎回来!“

  “叶儿,你终于想起我了。“

  “忘了谁,我也不能忘了你呀!时隔多年,你兑现了你当初的承诺。“

  “那当然,我说过,我会回来接你的。“

  叶飞让手下安排好一切,酒吧里的乐队在已就位。

  “今天,为大家带来的原创歌曲《That You》,希望你们喜欢。“

  夏叶听到声音后,便转头望去,她兴奋的欢呼着,喊着戴恩的名字。

  台上的戴恩,向她打了招呼,弹起了吉他,夏叶瞬间被他的歌声吸引了。

  “叶儿,你喜欢听他唱歌。“

  “是呀,他本人真的超帅,我可是他的超级粉丝呢。“

  “改天,我让他给你签名。送你限量版唱片“

  “好啊,好啊。“

  就在这时,戴恩走下台,邀请夏叶上台对唱,夏叶捂着嘴,感动的差点叫出来,接下来的歌词有些改动,男声部分是戴恩即兴演唱,歌词里有夏叶,表达了对夏叶的求爱之意。

  台下瞬间起哄,让夏叶答应嫁给他,夏叶的脸瞬间通红,跑下了台。

  “叶儿,戴恩,他对你有意思。“

  “叶飞,你可别胡说,我最多是他的粉丝。“

  夏叶环视了四周,发现在吧台坐着一个男孩,喝着闷酒。夏叶走了过去,拍了那男孩的肩膀。

  “有什么烦心事儿,让我们秦大少爷在这喝闷酒?“

  “没你的事儿!“他撇了夏叶一眼说你。

  秦泽豪,怀南高校校草,D班最差生之一,最大的特点就是家里有钱。所以他当然不把老师放在眼里。

  “这里灯红酒绿,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你能来,我怎么不能来,有钱,我哪都能去。“秦泽豪点燃一支烟,吸了两口说。

  夏叶立刻把烟从她的嘴里捏了出来。

  “你干嘛?“

  “这里是公共场合,禁止吸烟。“

  “哼,是嘛!“他又瞪了夏叶一眼,随后转身离开了。秦泽豪来到舞台中间,跟随音乐跳起了迪斯科。

  “小兄弟,试试这个。特别带劲。“

  “好啊!“

  “祝你玩的开心。“

  “谢谢!“

  秦泽豪,心跳加速,跟随音乐的动感,疯狂摆头。这种刺激让他飘飘欲仙。夏叶见情况不妙,便跑了过去。

  只见有两个人把秦泽豪拖到了一个房间内。夏叶跟着这两个人来到房间门口。

  那男人刚要把门关上便被夏叶一脚踹开。只见叶飞坐在正中间的沙发上,脚踩着秦泽豪的头。

  “放开他!“

  “夏叶,你这是干什么?“

  “叶飞,我还想问你到底想干什么?放开他!“

  “夏......夏老师,救我......“

  秦泽豪全身颤抖,用尽全力才发出了呼救声。

  “把你的脚拿开!“夏叶用力把叶飞的脚挪到了一旁,一把将秦泽豪搂在怀里,他的头部有淤青,脸部有擦伤。夏叶用纸巾小心翼翼的为秦泽豪擦拭伤口的血渍。

  这时,从夏叶身后窜出两个男人,一把抓住了夏叶的胳膊,想要将其嗯在地上,但被夏叶的擒拿手弄得动弹不得。

  “叶飞,我不想和你浪费时间,现在必须要带秦泽豪离开这里。“

  “你以为,你真的能走出去吗?“

  只见叶飞,拍了两下手掌,从外面又进来几个人。

  “秦泽豪他只是一个十七岁的学生,你跟他有什么深仇大恨!“

  “什么仇恨,不共戴天的仇恨。“

  “什么?“

  “这小子,他一点也不单纯,他玷污了我妹妹还杀人灭了口,他那个富豪爹,是个大赌徒,欠了我赌场几个亿,你说,我能饶了他吗?“

  “如果秦泽豪真的做了坏事,那也应该有法律制裁,而不是,你叶飞在这滥用私刑。“

  夏叶一脚将男人踹倒在地,给叶飞一个下马威。她向叶飞证明,自己也不是好惹的。

  “夏......夏老师......我不行了......“

  夏叶用力将秦泽豪搀扶起来。

  “叶飞,我一定会查清楚真相,秦泽豪我带走了,你好自为之。“

  夏叶走到门前,几名大汉拦住了他的去路。

  “让她走!“

  夏叶带着秦泽豪离开酒吧后,把他送进了医院。由于秦泽豪服用了药物必须进行洗胃。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夏叶打了一个哈欠,依然坐在医院大厅里等候。她用手机上网查了一下叶飞的身份。

  叶飞,遍布全球的黑鹰帮女老大,她先后收购了白虎帮,青龙帮,并成立了大型娱乐公司,又收购了多家大型上市公司。现在的她,已经坐拥上千亿资产,黑白通吃的她,在江湖上的名声已经响当当了。

  夏叶怎么也想不明白,坐拥几千亿的她为什么还要在乎那几个亿呢。难道真的像叶飞所说的那样,秦泽豪与她妹妹的死有关?

  夏叶,想到这,两名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

  夏叶连忙问:“医生,他怎么样?”

  “我们已经给他洗过胃了,由于他服用了”强力的兴奋药物,暂时还未脱离危险,什么时候醒来,还是个未知数。”

  “那我能进去看看他吗?“

  “可以!“

  “谢谢!“

  这时,大夫从手术室里把秦泽豪推出来,送到了病房中。

  一周,两周过去了,秦泽豪依然昏迷不醒,夏叶也一直守在病房寸步不离。

  “泽豪啊泽豪,好端端的学校你不呆非得去酒吧做什么?你知不知道,这次你若一直昏迷不醒,说不定就会变成植物人。“

  秦泽豪似乎听到了夏叶的自言自语,他的手指动了一下,眼角滑落泪水。

  “大夫......他好像有了反应。“夏叶连忙跑了出去,去找大夫和护士。按理说,这病房的床头都有报警器,夏叶可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她来到医生办公室,立刻拉着医生朝着病房走去。

  “大夫,你快点!“

  刚开始,她感觉这个人很重,像是有阻力一样拽着费劲,可是到了病房门口的时候,她的手里只剩下医生的血淋淋的胳膊。

  夏叶大叫一声,吓得把它扔出了好远。紧接着,楼道里,大厅里,到处都是,医生和病人走动。

  他们走路的样子,就像电影里面的僵尸一样。夏叶回到病房中,抱起秦泽豪,她费劲的将秦泽豪背在身上,用绳子将其捆住。

  此时的秦泽豪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老师,你要干什么?“

  “你别说话,安心的睡一觉。“

  外面的僵尸听到了他们的对话,一股脑的闯了进来。

  夏叶寡不敌众,带着秦泽豪从病房的窗户跳下了楼。

  夏叶为了保护他,用自己的身体当了人肉垫子,没有让他摔伤。

  “夏老师,你怎么样?“

  “我......没事,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

  她的嘴角有一丝血痕,二人艰难的从地上爬起,逃离了这家恐怖医院。

  此时的夏叶也不知道哪里安全,便带着秦泽豪回到了自己的家中。她让秦泽豪睡在自己的床上,自己却睡到了客厅。

  他们太累了,又折腾一整天,自然睡到了自然醒。

  第二天早上,夏叶还没有起床,秦泽豪似乎气色好了很多,他似乎收起了少爷脾气,为夏叶做了爱心早餐。

  阳光明媚的早上,夏叶懒懒的伸了个懒腰,拉开了窗帘,推开窗户的那一刹那,被风吹的整个人都神清气爽。

  “泽豪,泽豪。你在哪呢?“

  “夏老师,为了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特意为你做的早餐,怎么样?喜欢吗?“

  “你做的?“

  夏叶拿起一片黑乎乎面包塞到了嘴里。

  “我去!这是什么东西?“

  “面包啊!第一次烤,给烤焦了。“

  秦泽豪笑着说。

  夏叶闻着一股烧焦的味道,她走进厨房一看,整个锅都给烧漏了。

  “打住,你快别做早餐了,一会咱们都得食物中毒。“她一边关火一边说。

  “有这么难吃吗?“

  秦泽豪不相信的拿起自己做的早餐,刚塞到嘴里,便吐了出来。

  “行了,你身体刚恢复过来,赶紧歇着去。“

  夏叶收拾好碗筷,从冰箱里拿出速冻水饺下锅。很快,水饺便煮熟了。

  秦泽豪也不管是不是刚出锅的,就狼吞虎咽的吃起来。

  夏叶打开电视,正好电视里播放着恐怖医院的新闻。

  “昨天晚上凌晨,在本市医院发生一起灵异事件,一女子在楼道大厅遭遇僵尸袭击,病房内患者由于尚未苏醒,该女子带着该病人从四楼一跃而下,下落不明......“

  “夏老师,电视里的人是我们俩。“

  夏叶到现在还一身冷汗,秦泽豪这一咋呼,吓了她一跳。

  “快吃你的饭吧!吃完,我有话问你。“

  “你说吧,我如实汇报。“

  “你和叶飞是怎么认识的?“

  “还不是因为我爸。原本,我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富二代,可以继承我爸的公司,结果我爸去泰国出差的时候,在叶飞的赌场赌钱,这赌钱是逢赌必输,越输越堵,越堵越输,输了公司,输了房子和车,还欠了一屁股债。最后,他实在撑不下去了,自杀了!随后,叶飞为了追债,找到学校,又找到了我,她以认我为干儿子为名,让我干坏事。并且支付我报酬,因为我也要上学,我也要生活,我也需要钱啊,所以就答应了她的要求。这也是我为什么出现在夜总会的原因。“

  “夏老师,我不想再陷得那么深,你能帮我吗?“

  “老师当然帮你,只不过,你得先去上学。“

  “夏老师,你回来教书吧,D班需要你,只有你才能拯救我们。老师,你不是有车吗,送我一程,我知道,校长也会欢迎你回来的。“

  “好,今天是周末,下周我们一起去学校报到。“

  校长听说夏叶要回来,亲自到门口迎接,从老远,夏叶就看到了校长的身影。D班同学得知夏叶要回来了,立刻窜出教室,跑到了大门口。拉起了横幅,上面写着:欢迎夏老师回家!

  “没必要搞得这么夸张吧!“

  夏叶停了车,摘掉了墨镜,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她下了车,秦泽豪也从车上跳了下来。

  “夏老师,我们想死你了。你可回来了。新来的那个班主任可讨厌了,我们还是喜欢你。“

  “夏叶,这次你回来,市教育局下来命令,要求怀南高校高薪重新聘请你。“

  “校长,钱是小事,重要的是孩子们的前途。“

  “夏老师说的对!孩子们的前途最重要。既然夏老师已经回来了,同学们先回去上课吧!“

  校长是故意支走这些学生,他把夏叶叫到了办公室,夏叶一眼看出了校长的心思,便让校长有什么话就直说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