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极道江湖 极道警花

第3章 擅自行动

极道警花 T小玩彤O 4994 2018-08-27 15:47:59

  医护人员找不到夏叶而倍感焦急,局长得知此事后愤怒不已。早知道夏叶这样无组织无纪律,就不让她回来复职了,这不是添乱吗。

  KY组织绑架林怡案子够让人头疼的了,夏叶再有什么事情的话......局长愁容满面的站在门口吸着烟。

  他再次给医院打电话,询问夏叶的情况。

  “喂院长,人找到了吗?“

  “真对不住,目前还没有找到。“

  “这丫头一定是找她朋友去了,KY组织那么大,分部那么多,她到哪去找啊。“

  “局长,我们一定尽全力找到夏警官。“

  “不用找了,让她自己去处理。“

  派出的警力越多,约容易打草惊蛇,此时的局长做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将警力撤回,就让夏叶自己去解决。她知道夏叶的性格,一旦决定的事情,就拉不回来,就算当时她答应了,可日后,她还是要做这件事。

  夏叶束手就擒后被带上了一辆黑色面包车,车里的人都带着黑色面罩,夏叶撇了一眼。

  “这大夏天的,你们捂的这么严实,不热吗?“

  “哪这么多废话,给我老实点。“

  “嘿,哥们,你知道我是谁吗?“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

  “好吧,早晚你会知道的。“

  夏叶不在说话,她观察了一下开车的方向,此时的他们已上了高速公路,从这条告诉公路一直下去,便能够抵达东隆岛。

  夏叶心想,难不成东隆岛也成了KY组织的分部基地。

  “哥们,我们要去哪里?“

  “东隆岛。“

  果然被夏叶猜中了,KY组织总部就是东南亚的东隆岛,要不游轮上为什么这么多KY组织成员,这一片海域都被他们占领了,警方要是想要一锅端,还真有些困难。

  “东隆岛,有没有好玩的,我这次和朋友度假,就想去东隆岛,听说那里有各种美食。“

  “那里环境不错,色香味俱全,想不想试一试。“

  那人露出了邪恶的笑容。

  夏叶瞪了他一眼道:“滚一边去。“随后给那人一拳,将其打成了乌眼青。那人哎呦呦的叫着,痛苦的呲牙咧嘴。

  “你......你丫的到底是什么人?“

  “连我是什么人都不知道,还混个屁呀。“夏叶的胳膊肘死死的盯着他的喉咙。

  “大大大姐,饶命,饶命。咳咳咳。“

  “你刚才叫我什么?“

  “大姐,大姐。“

  “好吧,我就勉强收了你这个小弟。“

  通往东隆岛的路程还有一半,开黑车的司机有些萎靡不振,渐渐的,他趴在了方向盘上,昏厥过去。

  夏叶第一时间拉住了方向盘,她迅速跳进了主驾驶的位置,及时踩住刹车。轮胎磨着地面滋滋作响。

  由于车子开的太快,惯性力量让车子飞出了好远。

  咣的一声,车头撞上了高速公路的护栏,就这样持续了两分钟......

  车子终于停了。

  “大姐,你好厉害。“

  “真是惊险,吓死我了。“

  夏叶嘴角勾勒起一丝笑意,她越来越觉得自己演技超赞,就连KY组织成员都蒙混过去了。

  “以后,你们跟着姐混,保准有肉吃。“

  “大姐,你是干什么的呀。“坐在旁边的男孩好奇的问。

  “想知道吗?“

  “嗯。“

  “帮我找到我朋友林怡再告诉你。“

  “切,你就算不说,我早晚也知道。“

  他们的车已经抛锚了,车前盖已经被撞飞,还好挡风玻璃是防弹的,要不然他们早就从车里飞出去了。

  “下车。车坏了。“

  “不会吧,这么倒霉。我们还得返回总部呢。“

  “现在怎么办?“

  夏叶看了一下周围,不远处有几辆轿车驶来,她向这些人使了个眼色。

  “走,我们把他们的车抢过来。“

  行驶车辆滴滴滴的按着喇叭,几个人拿着棒球棍堵着他们不让前进。

  “喂,说你呢,下车。“

  那人刚一开车门,就被一个光头男从车里拽了下来。紧接着,这几个人学光头男,把后面几辆车的司机拽了下来。

  “上车吧,我们还得赶时间呢。“

  说着,这几个人便上了车,几辆车同时在高速公路上飞驰,四个小时之后,便抵达了东隆岛。

  夏叶下了车,摘掉墨镜,望着眼前的景色,这是她第一次来东隆岛,压抑而暴躁的心情,立刻消失了。

  “带我去总部。“

  此时的夏叶真像个老大,无论从气场,还是外表,都能压倒一大片。但事实上,她的真实身份,人们并不知道。

  KY组织的总部,在东隆岛的商业中心,这里比城市里面的商业中心还繁华,各大黑色交易都在这里举行。

  夏叶继续往里走,越往里走,越繁华。突然一个年轻男子撞了她一下。

  “不好意思,小姐,你没事吧!“

  “没事,没事!“

  那人神情有些紧张,他走的匆忙,不知道遇到了什么事情。夏叶见此情况,便跟了过去。但不知为什么,跟着跟着就找不到那人了,此时的夏叶,已身处偏僻之地。

  一座豪华别墅映入她的眼帘,夏叶心想,这难道就是山姆斯的私家豪宅,少说也得有上千万吧,这个人得洗多少黑钱啊。

  夏叶边想,边推开了别墅的大门。

  别墅里没有一个人,但里面的装扮却是奢华而有内涵的,古董字画,国内外文物的收藏,摆满了整个屋子,简直都可以当博物馆了。

  “也太奢华了,这要逮着还不得判死刑八百回。“

  夏叶一间屋子一间屋子的转悠,寻找关于山姆斯的线索。她蹲了下来,仔细观察地砖,整屋大理石地砖都镶这金边和钻石。

  踩着每一块地砖,感觉都不一样,突然她的脚底地砖塌陷,一支箭从她身后飞来。

  “我的妈呀,还带机关。“夏叶迅速转身,躲了过去。但还是受了点外伤,机关启动之后,整个别墅的灯光全亮了。

  此时的夏叶眼前一黑,昏厥过去。

  “把她带到地下室。“

  “是。“

  外面的天气和地下室是冰火两重天,夏叶就这样被扔进了地下室的牢笼。她胳膊被箭划伤,已经发黑了,她的嘴唇也逐渐发紫,像是中毒一般。

  旁边坐着一个女孩,她的眼镜被布蒙着,手脚被捆绑起来,她仔细听着外面的对话。

  “看好这个女人,她可是个狠角色。“

  “她怎么狠了?“

  “出手太狠了,罗威,罗威都被她打残了。“

  “罗威在咱们组织里也算是个头目,她居然把他给打了,这女人确实狠。“

  “够狠吧!“

  “嗯,不过,这女人虽然狠毒,但长的还不错。“

  “你快拉倒吧,她就是个夜叉,你快省省吧。走了走了。“

  夏叶依然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待看门的离去,旁边那个女孩喊了夏叶一声。

  “喂,你还好吧!你怎么样?你是夏叶吗?“

  夏叶虽然昏迷,但头脑清醒,她听的见女孩的声音,她也感觉这声音很熟悉。她表情狰狞,想要睁开眼睛,但是身体却不听使唤。

  女孩用尽全力挣开绳子,摘掉眼布,她看到了夏叶,一把把她搂在怀里。眼泪瞬间掉落,嘴里嘟囔着对不起。

  她的泪水滴落在夏叶的脸上,夏叶仿佛感受到了,她紧紧的抓住她的手,声音从嗓子里挤了出来。

  “林怡,我终于找到你了......“

  “夏叶,对不起,对不起......“

  林怡抬起夏叶那受伤的胳膊,用嘴将她身体里的毒液吸出来,当然这样做,她自己也会慢性中毒,但林怡为救夏叶也只能豁出去了。

  夏叶渐渐醒来,林怡的嘴角终于够了起一丝笑意。

  “小怡子,你还活着。“

  “嗯。“

  “太好了。“

  “嘘!“

  林怡环视四周,没有人了,她打开了地下室的通道,本来这条通道是封锁住的,但她买通了一个人,就是这个人帮她打开了地道。

  “这条地道是通往哪里的?“

  “根据那人描述,应该是东隆岛码头,不过这个码头上交易频繁,到处都是KY组织。“

  “那我们可以伪装成他们的人,然后趁机离开。“

  “不,这样风险太大,每周三晚上凌晨之后,地下室不会有人守着,所以周三晚上凌晨,我们从这里出去,那个人会在码头接应我们,到时我们乔装打扮,混入他那里去执行任务。“

  “这个人,可信度高吗?“

  “嗯,非常高。是自己人。“

  “那就好。这一次你可一定要用武力解决问题。“

  “我尽力。“

  “不是尽力,是必须。“

  林怡对于用武力,还是心里有阴影。

  “林怡你是不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夏叶,有一件事,我一直没有告诉你。“

  “什么事?“

  “你知道我为什么不动武力了吗?当年我虽然赢了比赛,但对手却终身变为植物人,为此我一直很内疚,因为那个人,我的家,一夜之间,变得落魄不堪,父母遭遇不测,我......这一切都是我害的。“

  “这怎么能怪你呢?你千万不要有心理压力,我知道,我当年跟你PK的时候,也不是你对手,我身上还有你给我留的血掌印呢,可是,你依然是我好姐妹呀。况且,你动武力是为了铲除坏人,并没有损害国家利益呀。要是你当年和我一起考警校就好了。“

  “嘘!小心隔墙有耳。“

  “哦哦,小怡子,你不要有心理压力,为了我们,拜托你全力以赴。“

  “嗯。“

  林怡把多年的事情说出来,心里好受多了,这一次她决定和夏叶并肩作战,不在退缩。

  二人终于等到了周三的凌晨,说行动就行动,林怡打开了地下室的通道口,进去之后,盖上了稻草,这样谁都看不出来了。

  通道里面阴暗潮湿,但十分宽敞,全长有一公里远,夏叶和林怡互相扶持着,拉着手,奔跑着,不到二十分钟就走出了通道。

  “辰哥,她们来了。赶快去接应一下。“

  “好!“

  “二位姑娘,你们好,辰哥让我接应你们。“

  “谢谢!“

  “赶快把衣服换上,和我们一起上船。“

  “好!“

  这搜轮船装满了货物,要运往其他各个分部。阮辰,夏叶还有林怡三人一起搬运货物。

  “什么东西这么沉。“夏叶好奇的小声问。

  “先别说话,你和林怡只管干活就行。“

  “嗯。“

  检查人员也进了船里,他们要确保这批货物万无一失,夏叶和林怡都捂着脸,蒙着面,所以他们也就没有注意眼前这两个人的样子。

  阮辰突然微笑着说:“怎么样,胖哥,检验的如何?“

  “没问题,没问题,辰哥办事我放心。“

  “那就行,你赶紧下船吧,我怕一会船沉了,要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各分部还等着这批货呢。“

  “成,辰哥你们注意安全。“

  阮辰做了一个OK的手势,就让船员开了船。这一次,游轮上的货物比以往都好多,全部送完也得需要十天的时间。

  阮辰摘下面罩,做了自我介绍。

  “初次见面,我先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叫阮辰,外号,猎鹰。是猎鹰突击队成员,潜伏在KY组织十年了,所以我的真实身份,只有你们两个知道,一定要保密。“

  “那你凭什么认为我们就是好人。“

  “我早就听林怡说你夏叶的名号,怀南市警局督察警司,怀南高校D班班主任。所以是自己人。“

  “那你一定知道山姆斯是谁?“

  “我知道他是谁,但到现在都是没有见过这个人。“

  “不是吧,十年都没见过,那他可真是个神。“

  “你要没见过,那我们怎么找他。“

  “所以,我们得等。对了,这批货物送完之后,我会安排你们回怀南,KY老巢已经找到,但分部众多,就算是联合跨国警网,也未必是他们的对手,所以,你们回去之后,就是等待时机。千万不要再独自来这里!一有消息我会通知你们。“

  “嗯。“

  轮船继续行驶,突然海面上传来了枪声,快艇飞驰,将整艘轮船包围起来。

  “是海盗。“

  “刚甩掉KY组织,又来了海盗,也够悲催的。“

  “这很正常,我经常遇到这种情况。毕竟这片海域是人家的地盘。“

  “看来,我们又得火拼一把。“夏叶早已备好了装备。

  林怡深呼吸了一下,也拿上了家伙。轮船停止,海盗登船,战火打响。

  砰砰砰......死伤遍地,一举歼灭。

  “林怡,你原来还是个狙击手。你成功了......“

  “噗!“呕出一口鲜血。

  “林怡,你怎么了?别吓我......“

  此时的林怡神志不清,她周围的声音消失了,鲜血止不住的从口里喷出。倒在了地上。

  夏叶被吓傻了,呆呆的坐在地上,手捂着她的伤口,满手占满了她的鲜血,林怡连一句遗言都没有说就走了。

  “夏叶!夏叶!“阮辰呼喊着她。

  “是我害死了她,如果不是我让她动用武力,而是让她躲起来,也许她就不会死。“

  阮辰见这情况,让船员把船开回怀南,他决定先送她回去,待安葬好林怡之后再做打算。这也是他唯一能为她做的事,这一刻,他似乎感觉到,夏叶才是她要关心一辈子的那个人,虽然他与夏叶只有一面之缘,但这也就注定,他们今生的缘分。

  阮辰发现,林怡的血液颜色有些发黑,他初步估计林怡生前是不是中过毒,如果是中毒,他就必须让法医鉴定一下。

  于是他给法医站打了个电话。

  “喂,郑总医,我这有一名死者,需要您鉴定一下。“

  “好的,阮辰,我在怀南市港口接应你。“

  此时游轮距离怀南市港口只有六十公里了,阮辰安慰夏叶节哀顺变,并把林怡可能中毒的事情,告诉了她。

  “林怡怎么会中毒呢。“

  “这我也不知道,等我们抵达怀南港口,让法医鉴定一下吧。“

  怀南市港口被警方封锁起来,法医郑义明带着团队抵达港口,等待着夏叶他们的到来。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了,夏叶和阮辰终于到了怀南市港口,阮辰抱着林怡的尸体,把她放在法医鉴定设备上。

  郑义明戴上口罩和手套,从鉴定箱里拿出手术刀,将林怡的尸体解剖。林怡体内器官完全变黑。

  “法医,我朋友中的是什么毒?“

  “蛇毒,不过这个蛇毒是慢性的,中毒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失去意识。“

  阮辰看到夏叶胳膊上受的伤,他问夏叶:“你怎么受的伤?“

  夏叶看了一眼道:“我在山姆斯别墅踩到了机关,被机关射出的箭划伤了。不过我在那里找到了地下室发现了林怡。“

  “暗箭有毒,这山姆斯可真是个变态。“

  阮辰接着说:“夏叶,也许林怡是为了救你,而把毒从你的身体里吸出来。要不然躺在这里的可是你夏叶了。“

  这下,夏叶才恍然大悟,跪在地上,抱着林怡的尸体,失声痛哭。站在一旁的人们拉开了她,把林怡的尸体推上了殡仪车,送往殡仪馆。

  夏叶一边哭,一边追车,跑了好远好远,直到摔倒在地,爬不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