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君哪得笑春风

第二十章 官司命案(二)

问君哪得笑春风 早晚闯江湖 2066 2018-09-08 22:57:14

  转眼便到了有凤来仪,周文君才想起来没有问清楚红云情况,根本来了也是无头苍蝇,不知从何下手。忍不住埋怨地瞪了面前的男人一眼。

  崔子然似乎知道她在想什么,满不在意地道:“行啦,有我在还需要那些跑腿的做什么?问她们也问不出来什么有用的线索。”

  此时有凤来仪里里外外都已经被围起来了,溜进里头,躲在花娘藏了玄机的房间里,就可以看得到一楼下面乱糟糟的一团,楼里的姑娘们,被困在一楼大厅中央,哭得那是一个梨花带泪,也有不怕事儿的冲上去找官兵理论,但都被粗鲁地推了回去。二楼处有房间被封锁了,门外还有两三个官差看守着,大概就是事发地点了。

  两人相似一眼,彼此便心领神会。

  当初改造有凤来仪周文君是主策划者的,这里的每个房间原本也就有机关,但花娘并不防着她,反而让她在改造的时候兼顾上这些机关,把这些痕迹也彻底抹除,幸好当时也这样去做了。

  扯着崔子然猫手猫脚地溜进二楼看守最薄弱的房间,然后走到床边,在崔子然惊讶的眼光之下撩了一下裙摆爬下床底,一下一下地敲了地板,听到有异声,便知道是寻到了机关所在,从兜里拿了方才跑回去找崔子然时顺手顺的磁石贴上去,一扭,方才还与整个地板连成一体的地方瞬间凸起来了一个小木板。

  崔子然站着等了一会看周文君还没出来,心里实在好奇她到底在做什么,但又有些拉不下面子爬床底,想把整个床推开,又怕有动静惊动了外面看守的人,心里实在是猫爪子挠一样的难受,最后忍不住还是撩了一下衣摆,同样爬了进去。一边爬一边心里忍不住恨恨道:“有辱斯文,有辱斯文!”看了一下认真研究地板的女人,忍不住心里吐槽:“这还是个女人吗?一点女儿家的样子都没有!”

  周文君正高兴自己提前做了准备把磁石带了过来,不然这个机关要打开可是要掀了整个木板才可以强行扭开的,伸手往里面按了一处按钮,就缓缓伸出来一根小管,上头裹了一片反光镜,利用了反光的原理可以通过这头看到另外一个房间的情况,原本醉香楼是没有这个东西的,后来还是周文君为防万一自己加上去的,当时还把花娘震惊了一把,没想到这下果真就派上用场了。正想眯着眼睛去看,就看到身边有人爬了进来一脸好奇地盯着她。

  周文君吓了一跳:“你进来干嘛?”

  “你在干嘛?”崔子然避重就轻,忽视让自己尴尬的场面。

  “这里有机关可以打开这面墙进去隔壁的房间,但要先看一下里面有没有人。”

  “这个小东西就可以看得到隔壁房间的情况?”

  转着小管观察了一圈之后,周文君才一脸嘚瑟道:“可不是!稀罕吧!我就不给你看!”说完啪地按了一下按钮就被小管塞了回去,与隔壁房间相隔的那一面墙沿着墙角那条线的地板自动平移了起来,头顶的床也随着移了开去,原本被床挡住的墙壁竟是贴了一层墙纸,此时这层墙纸慢慢卷来,大概到半人的高度便停了下来,周文君又按了一个按钮,那半人高度的墙才慢慢移了开来。

  崔子然看得目瞪口呆,有凤来仪竟有如此精妙的机关?!看来是该好好查一下了。

  周文君刚找到当007的感觉,此时正兴奋着,浑然不觉已经引起了身边人的注意。

  两人猫着腰进去之后开始细细检查了一下案发现场。此时这里只剩下稽查司为还原现场保留的痕迹,

  周文君转了一圈,实在是看不出来什么,只得放弃了,抬眼看身边的人,这人一改之前吊儿郎当的模样,一脸严肃认真地检查着案发现场,这里摸摸那里摸摸,又走到窗边,推开窗户,凝视了一下外面的风景,不知道在思考着什么。阳光透过窗外树丛洒下的点点光斑落在他脸上,倾城绝世的脸越发显得缥缈虚幻了起来。周文君看着看着都痴了……

  慢慢挪到他身边,问道:“崔公子是看出什么门道来了吗?”

  崔子然听到问话,回了神,痞坏痞坏地看着她,桃花眼微眯,唇角微扬:“有。”

  周文君正兴奋地想开口询问。

  “有……也不告诉你,稀罕吧!”崔子然复制粘贴刚才她说过的话,顿时堵得她哑口无言。

  “哼!”这人白瞎了一张祸国殃民的脸,嘴巴怎么这么欠揍,越看越欠揍!

  “有人来了,我们走吧。”说罢也不用周文君带路,径自沿着方才的机关出去了。

  离开有凤来仪之前周文君还是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拉着崔子然问了一句:“咱就不偷看一下这个时候是谁过来案发现场吗?说不定能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也不一定啊?”

  “稽查司一些跑腿的能查出来什么东西,还不如回家问大冰山来得有意义。”崔子然不屑道。

  “我大哥?我大哥不是外出公干了吗?他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他怎么知道。”

  周文君觉得崔子然纯粹是拿她当傻子耍,切,不说就不说,谁稀罕!

  显然是察觉到身边女孩的低气压,崔子然忍不住心里发笑,到底还是个孩子,却也决定不再逗她。

  “你大哥这个时间差不多也回来了,一切等你回去问他就知道了。晋州府的稽查司名义上是在徐进徐都督的名下,实则听命于赵二爷赵上佐,赵上佐又是亲太子一派,太子……”崔子然眼睛一暗,觑了一眼周文君,又立即收回目光,却不再继续解释。

  “太子?太子怎么了?”

  “太子跟你大哥不对头,想找你大哥麻烦。”

  “这又关我大哥何事?”

  “朝堂上风起云涌,关系错综复杂,你一个小傻瓜又怎么知道?”崔子然满含深意地看了她一眼。

  周文君觉得这个眼神实在让人受不了,搓了搓手上浮起来的鸡皮疙瘩,便也不再追问了。

  “最后一个问题,可不可以带我去看一下徐姐姐再回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