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君哪得笑春风

第十三章 你居然打我屁股!

问君哪得笑春风 早晚闯江湖 2660 2018-09-01 22:27:27

  “给文公子请安。”楼里的姑娘们分批穿着特制的制服一排排地站着给周文君请安,动作流畅标准,让人赏心悦目。

  “姐姐妹妹们好!”

  花娘看着周文君兴奋的小脸蛋忍不住大笑,这人,不会是真的把自己当成公子哥儿了吧?

  “姑娘们,给文公子排一个,让文公子开开眼界!”

  “是,妈妈。”

  姑娘们的声音清丽悦耳,整齐不掺杂质,周文君听着感觉心里都酥了。

  姑娘们这次彩排的是周文君给的剧本之一,其实也没有太多的特别之处,但借鉴了前世歌舞表演的某些形式,相比这个时候的节目而言,就带了新意。姑娘们毕竟底子好,虽然训练时间不长,但节目排的质量是非常好的。

  周文君这些天主要负责统筹全局和督促人员服务训练,对于节目这一块关注少一些,但显然训练出来的效果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好。前些天就已经开始发广告了,如今宣传这一块也完成了,剩下的就是万事俱备,只欠明天开业顾客的这一股东风了。

  “明儿个你可一定得来啊,少了谁都不能少了你。”徐珍珠叮嘱着周文君,她怕这个人觉得任务完成了就可以犯懒了。

  “姐姐放心,小爷我肯定来捧场。”

  周文君觉得徐珍珠这担心有些多余,这东西就像养孩子,好不容易把孩子养大了,不看着她出嫁能行么。

  “姐姐记得把那个新疆美人阿依古丽留给小爷我就好了。”

  溜走之前,大手一顺,揩了花娘一把油,气得花娘直跺脚。

  周文君回到秋水山庄的时候累得都快要趴下了,连洗澡都是宁儿给洗的。安儿没少跟着她跑,但安儿可就没她这么好命了。

  “姑娘,饭备好了。”宁儿看着趴在床上的某人有些无奈。

  “我已经睡着了,不要跟我说话……”然后一动不动地躺着。

  周瑾凌在饭桌上等了一会,没等到人,进里屋,一看某人躺着跟咸鱼似的。宁儿有些无奈地看着周瑾凌,然后转身出去了。

  “君儿……”

  周文君一动不动。我睡着了,我睡着了……

  周瑾凌嘴角一抽,默默看了几秒。

  某人还是没动。敌不动我不动,你能奈我何,哼哼。

  周瑾凌不用猜就知道这人在想什么。

  大步走上前,坐在榻上,看着某人有些曲线的后背,抬手,“啪”的一下,就打在了屁股上,动作还挺重。

  “哇!”

  周文君鲤鱼打挺似的跳了起来,瞪着葡萄一样的大眼珠,嘴里哇哇直叫:“你打我!你打我!你居然打我!你居然打我屁股……”

  叫着叫着就哭了起来,不是很痛,但却是被气的。

  “你这么久不理我,现在还打我!你都不要我了!我不吃我不吃我就不吃!呜……”

  周文君哭的一半真一半假,最开始其实是自己作的,后来哭着哭着就觉得好委屈,真的是委屈。他都这么多天没有理她,没有抱抱她,也没有亲亲。她承认她是矫情了,可是她就这样莫名来了这么个地方,离了父母,没有亲人,可能以后再也回不去了,她一个人担心害怕痛苦了这么久他才慢吞吞地出现,出现了也假装不认识她,他知道她当时的伤心难过和绝望么?她不在他面前委屈矫情,那她还能在谁面前这样肆无忌惮地作。

  周文君哭着有些抽不过气来,边哭边咳嗽,看着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周瑾凌无奈,更多的是心疼。

  一把把面前的小哭包扯过来,抱在怀里,一只手揉着头发,另一只手轻轻地拍着女孩的后背。就像父亲安抚因为掉了糖果而大哭的女儿,他神色温柔,眼里的宠溺可以将人溺闭。

  周文君渐渐止了哭声,但刚才哭的太厉害了,现在还忍不住直打嗝,还流鼻涕。心里有些愤愤不平,扯着周瑾凌的衣服就直接鼻涕眼泪都往上面擦。

  周瑾凌察觉到她小孩子的举动,心里有些忍不住发笑。等她气顺了,方拉着她的脚给她穿鞋子。

  周文君抽脚一躲,又被人抓着拉回去。看着半跪着身子给自己穿鞋子的男人,周文君心里的气早没了,她其实也不是生气,只是有些难过,因为身边的这个人是他,所以她可以放肆,可以无所顾忌。

  周瑾凌给她穿好鞋,又拿了手巾给她洗脸,伺候舒服了方领着她出去吃饭。

  “以后别这么哭了,把眼睛哭坏了可怎么办?”

  “哭坏了,以后你就得当我眼睛。”周文君嘟着嘴。

  周瑾凌想笑,忍住了,但眼里的笑意藏不住。

  “好,我当你的眼睛。但你把我也哭坏了怎么办?”

  周文君无语,我怎么就哭坏你了?

  “你一哭我就心疼,你哭得越难过,我心里也越难受。你要是时常哭,可不就把我哭坏了。”

  “谁让你打我了?”周文君瘪嘴。

  “现在让你打回来?”周瑾凌转过身背对着她。

  幸而因为周瑾凌的怪癖,只要他在的地方没他允许周围是不能有任何人的存在的,不然这时候让宁儿或者任何一个人看到他这样,肯定会吓得心脏病突发——这真的是他们冷酷无情的大公子么?

  “我才不要,怕脏手。”周文君假装嫌弃地走开,“再不吃都要凉掉啦!”

  周文君在有凤来仪忙乱的这几天,煖镜和春霖,也就是李瑾和李霖,两人也没闲着。

  周文君给姐妹两塞了一百两,两人偷偷回了一趟家,帮着李准把赌债给还了,剩下的钱一分为二,一半给了隔壁的王奶奶。王奶奶是个好人,希望以后李准再赌得没钱吃饭了,王奶奶可以给他一口饭吃。剩下的银子都给包好塞到李准床下面墙壁一个挖空的格子里。

  李准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姐妹两把房间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后院菜园字的地早就荒了,姐妹两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菜地给整理干净,至于那几亩田,她俩是没力气干了,也没有干的必要了,索性就让它荒着了。

  折腾完这些已近黄昏,李准也还没回来。两人见家里没米还去给淘了些回来,把饭给煮了还炒了些小菜。

  两人离开前,煖镜给留了张纸条,告知父亲以后再无相见之日。姐妹两知道父亲李准不认识几个字,写的时候都是挑最简单的字写的,只把意思写明白能让李准懂得就行了。写的时候是边哭着的,差点把字给弄花。李准再不好,也是养了她们十多年的父亲,就这么离开了,做女儿的心里还是不舍。但有什么法子,父亲把自己卖了,卖了就是主人家的了。她们姐妹三生有幸,才能遇到主子,才能不落入青楼妓院,才能不被人糟蹋。以后只当自己是没有父母的人了……

  “姐姐,我们是再也不能回来了是吗?”

  煖镜看着自己的妹妹,心里抽痛不已,但也越是坚定自己的做法,“是,我们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春霖其实也不是很难过,她打小就不喜欢父亲,尤其是父亲还经常打母亲,从她知道父亲卖了姐姐,气死母亲的那一刻起她就不想再认这个父亲了。煖镜大周文君几个月,春霖比煖镜小了三岁,煖镜比春霖享受了更多父亲的好。春霖其实也享受过几年的父爱,但那时候太小也就忘记了,她只知道从记事开始,他父亲没有一天是消停过的。

  春霖想,她宁愿没有父亲,如果可以,她愿意拿父亲来换回她的母亲。

  姐妹两离开后不久,李准也回家了。看到整整齐齐的家里,他知道他的女儿们回来过。

  李准看到煮好的饭,烧好的菜,和摆的整整齐齐的桌椅凳子,还有上面铺开的字条,眼泪忍不住就流了下来。

  蹲在地上,忍不住大声哭了出来,缩着的颤抖的身子,就像在路上走丢了的小孩子……

  王奶奶站在自家门口看着他,心里忍不住叹气,何必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