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君哪得笑春风

第八章 大哥,我好想你呀……

问君哪得笑春风 早晚闯江湖 2456 2018-08-27 08:00:00

  “庄老,阿文怎么了?”周瑾凌情绪有些激动。

  庄大夫眉毛一挑:极少看到这小子紧张失态的时候。

  “没有大碍。文君小姐郁结于心,又休息不当,再加上方才忽然大悲大喜,一时间承受不住就晕了过去。老夫开几副方子,好生调养一下也就没事了。”

  “多谢庄老。”周瑾凌已然控制好了情绪,但眼眸里担忧的情绪仍在。

  宁儿跟了庄老出去取药方,房间里一时只剩下两人。

  周瑾凌握着周文君的手,细细描绘着床上人儿的眉眼,明明还是一样地熟悉,却又似乎有些不一样了。嘴唇有些发白,眉头紧蹙着像在忍受什么痛苦。周瑾凌忍不住抚平眼前蹙着的眉头,低头亲吻了干涩的嘴唇。伸出舌头舔了舔,终于使它不再干涩,忍不住地再深入探寻,里面的滋味胜过世间佳肴,是他曾经最熟悉的清香甘甜。

  这一吻竟有些一发不可收拾。若不是听到即将进来的脚步声,理智战胜了情感,周瑾凌怕是还是放不下。

  看着面前虚弱的人儿的嘴唇被他折腾得有些红润,冷凝的嘴角忍不住勾起了一个弧度。

  宁儿进来刚好看到面前的人微笑的模样,一时之间竟愣住了。

  周瑾凌收敛了表情,侧头看向来人,目光一如既往地冰冷。

  宁儿煞时回神:“大……大公子,热水已经备好了,您要先沐浴吗?姑,姑娘这里,奴婢来照顾。”

  周瑾凌回头看了眼床上的人,眼神柔和了许多,慢慢地溢出恋恋不舍的情绪。缓缓送了口气,“你好好照看着她。”说罢转身离去。

  “是。”

  君时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了,外面一片漆黑,除了点点星光与窗台遗漏的夜光,她不知道今夕何时。

  她又做噩梦了。是噩梦么?还是前世今生?她手脚冰凉,心里有些害怕,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苏合香。她深吸一口气,心里渐渐安定下来。

  这次梦境不似上次,是有着故事情节的连续性。只是她已经不把它当成梦了。

  她看到了她的父母哭得泪如雨下的痛彻心扉,母亲一头白发一夜长出,永远挺直的父亲也佝偻了脊背;她看到了她的大哥捧着她的黑白照与她宣誓结婚,立下血一般沉重的誓言;她看到曾经的闺蜜们一把鼻涕一把眼泪,泪水不值钱一般地泛滥,这么爱美的人哭的这么丑,她想笑,扯扯嘴角,却笑不出来;她还看得到本该喜庆的婚礼现场,此刻却鸦雀无声,沉痛弥漫着整个殿堂,只有新郎的誓言在空气中回荡……

  “我愿娶新娘为妻,与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她,比爱自己还要更爱她。不论她富有或贫穷、生病或是健康、甚至死亡,始终忠於她……”

  阿文,你看到了吗,我们结婚了……

  任凭脸上泪痕遍布,她是连抬手的力气也没有了。

  在这之前她还想骗骗自己,只是在做梦,这一切只是梦境而已,什么地震,什么周府,什么大楚,统统都只是黄粱一梦而已!可是现在,她再也没有力气骗下去了。

  周瑾凌的出现与梦境有联系,大概是上天人性化的安排吧,让她死的明白一点。

  可是为什么要这么狠心,就这样让她一辈子自欺欺人下去不可以吗?为什么要把一切都明明白白摊开在她面前?这样要让她如何有勇气活下去……

  那个叫她“君儿”的人是她的大哥吗?是她前世深爱着的爱人吗?如果不是,没有大哥的世界,没有她父母亲人的世界,活着有什么意思……

  周文君一口痰咽不下去,忍不住咳嗽了一下,不想却惊动了奶娘。

  “姑,姑娘,您醒了?”

  以前的周小姐是有让人守夜的习惯,但自从周文君来了以后就没有让人睡在竹韵居了。但没有人守着周父周母不安心,拧不过二人的意见,周文君每夜只让一个人待在离主卧远一些的耳房,有需要再叫人。如今因为周文君昏迷,安宁二人就搬回来偏房住着。

  周文君看到两人有些惊讶,月光透过树丛照进来的余光映在周文君的脸上,衬着周文君苍白的小脸有些单薄,脸上的泪痕还未干,和着月光,恍似一幅画。

  “你们今夜一直在守着我?大哥呢?”

  说到这,掀开被子就想踏下床铺,就被安宁二人按了回去。

  宁儿道:“姑娘您先歇着吧,如今已是三更天,大公子已经歇着了。”

  “我……好吧。”想了想还是作罢,明日再见吧。

  刚想躺下,忽然就听到有人在外细问:“嬷嬷,可是姑娘醒了?”

  “是啊,可算是醒来了,我这老骨头啊,可担不住这样的惊吓。”奶娘重重舒了口气,“韦大人,大公子还没休息么,怎让您这么晚还过来问话?”

  “大公子担心姑娘,如今还在房间里等着属下回去复命呢。”

  “那您快些回去吧。”奶娘见此忙说道。

  “外面可是有人说话?”周文君听不甚清楚外面的轻声细语,但却肯定对方是提到了“大公子”,赶忙出声叫人。

  韦康听到周文君呼叫,赶紧出声应了:“回姑娘的话,小的是韦康,奉大公子命来问话。”

  “大哥可是睡了?”周文君再问。

  “回姑娘的话,大公子尚未睡下。”

  “麻烦您帮我请来大公子可好?”

  “小的这就去。”

  周瑾凌过来的时候,周文君已经把所有的人都赶了出去。周瑾凌一踏进门,外面就有人麻溜地把房门给关上了。

  方才醒来时周文君只让人点了一盏灯,窗外的风吹得烛火一跳一跳的,房间里显得有些昏暗幽深。

  周文君看着一步一步走来的人的眉眼一样地熟悉,鬼斧神工雕琢出来的五官,配上冷峻又带着些柔和的眼眸,恍若天境的仙人。

  昏暗的烛光里,周文君似乎被迷惑了一样。起身轻轻走过去,像是怕惊动了面前的人,小心翼翼地抱住面前的人。手臂忍不住越收越紧——这尘世间她唯一贪恋的一点温暖啊,终此一生也不忍放。

  “大哥,我好想你呀!”小脑袋在某人胸前蹭了蹭,傲娇道,“大哥,你也很想我的对不对?”

  周瑾凌揉了揉胸前的小脑袋,听着某人撒娇的语气,唇角忍不住上扬。但忽然想到了什么,上扬的嘴角煞时冷凝。

  “君儿,你该休息了。”

  怀里的人煞时顿住。抬起头看他:“大哥,你叫我什么呢?”

  “君儿,你身体才刚好,要好好休养。”

  听到面前的人冷漠的语气,周文君慢慢退出了他的怀抱,忍不住泪流满面。

  “大哥……为什么?”

  周瑾凌不忍看她伤心欲绝的眼睛,转身背对着她。“妹妹好生休息吧,既然无事,大哥就回房了。”说罢抬步就走。

  “大哥!”

  周瑾凌停下脚步却不回头。

  周文君看着他的背影,却突然间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周瑾凌见背后再无声音,立即就出门了。

  周文君一时支撑不住,竟瘫坐在了地板上。

  “姑,姑娘!”安宁二人看这自己主子跌坐在地板上,吓了一大跳,赶忙上前扶起她。

  韦康看着屋内慌乱,有些不忍心:“主子?”

  周瑾凌抬头看着依然明亮的月亮,忽然觉得有些刺眼。

  “回去吧……”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