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君哪得笑春风

第三章 李家二女

问君哪得笑春风 早晚闯江湖 2302 2018-08-22 00:22:17

  第二日周文君醒来的时候已是巳时,头痛欲裂,安儿赶紧捧来洗涑用具,待洗簌完后喝了口醒酒汤,才渐渐觉得好了些。看到身上衣服都被换了,身子也清清爽爽的,想来是昨晚睡熟时,安、宁二人怕她难受帮她擦拭了一遍。周文君感叹,真是贴心。

  用完早膳,周文君心思活跃地想要去看昨日收下的两位女子。

  二女被宁儿安置在一处小院,周文君没有来过这儿,想来也是君家房产之一,不过光看外表却看不出丝毫标志。

  坐马车穿了两条街才到,推开门踏进去才发现又是一座别致的园林,虽没有自己现在住的秋水山庄古韵典雅,但也端的是小巧雅致。微风轻拂,树叶沙沙作响,偶有几片落叶掉入水中,便漾起一池涟漪,让人不觉沉醉其中。

  两人所待的院子处于主屋西南,因伤势太重,周文君等人出现在她们面前时她们尚且只能躺在床上,一见周文君等人便挣扎着想要起身。

  “恩人……”

  周文君赶忙跑上前去按住:“别别别,身子还没好就别乱动,好好养着,别讲这些虚礼。”

  仔细端详两人,如今收拾妥当已无昨日所见的狼狈。一袭白麻里衬衬得两张相似的病容更加苍白憔悴惹人怜爱,黑发如锻散披在床上交织纠缠宛如巫女手里致命毒药散发的诱人浓烟。

  二人慢慢躺回床上,刚想再说什么便听周文君道:“你二人的情况我已知晓,醉香楼那边我已为你们打点妥当,你们安心在此养伤便罢。”

  周文君看了眼宁儿,宁儿即时会意,上前一步递上准备好的卖身契。君时心里暗赞“好一个机敏的丫头!”掩下眼中欣赏,向二女道,“此乃瑾儿姑娘你的卖身契,今交还与你,日后如何去留可皆由你们自行作主。”

  二女闻言,霎时感动得无以复加,登时又想要爬起来跪谢感恩。周文君又赶忙拦住,对古代人的礼节实在无法习惯。

  “你们就在此安心养伤,女孩子娇贵,要懂得爱惜自己,宁儿姐姐都已经给你们打点好了,你们也无需客气,待伤好了之后你们便可自由离去。”

  “恩人菩萨心肠,可奴姐妹却断做不得忘恩负义之事。”年纪稍大一些的女子哽咽道,“想来恩人也是知道了我姐妹二人的情况了,子不言父之过,可有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奴婢姐妹早已无处可去,倘若再回家里只怕又要卖进这火坑。若只有奴一人便罢了,此生如何早已不作他想,可奴这小妹却是万不能同奴婢一样经历这些不堪……”说到后面早已满面泪痕,端的是美人梨花带雨,让人心醉,身旁的妹妹看到姐姐这般爱护自己,亦是止不住地哽咽着。

  “奴婢姐妹都是穷苦人家出身,无论什么活儿都是能干得了的,只求恩人给个栖身之地,奴婢愿一生犬马报您救命之恩……”姐妹俩硬撑着爬起来给周文君行了个大礼。

  周文君其实早已动了恻隐之心,如今看着两人这一番做派,心里更是怜惜不已。来之前也想过了要只要她们姐妹开口就给她们一个栖身之所,送佛送到西嘛,总不能救人一半就把藤蔓丢了再把人打入十八层地狱。这样也太造孽了,这时代又不是21世纪,女人顶半边天。

  不过一夜的时间,姐妹俩的身世宁儿早已查探清楚,不愧是她老娘调教出来的,周文君很是佩服。

  姐妹俩过得有些悲惨,就像前世小说里面写的,这让上辈子到这辈子都没吃过苦的周文君听了之后忍不住泪流满面。姐妹俩姓李,大的叫李瑾,小的叫李霖,两人的母亲林氏出生不错,父亲是林家村的秀才,虽是书生,但手能挑肩能扛,再加上家有良田,每年收入也算不错,在现代也是小康家庭,林氏从小跟着秀才父亲也识得几个字,这在这个时代是极为难得的。后来却因为飞来横祸,家道中落,父母双亡后又因为因缘际会嫁给了隔壁村的李准。这李准年轻时候也是个忠厚老实的,后来却不知什么原因性情大变,开始吃喝嫖赌无所不做。林氏是个典型的江南女子,性格温婉贤淑,唯夫命是从,自李准性情大变后她终日以泪洗面,年纪轻轻却郁结于心,大病后家里无钱医治,丈夫却依旧吃喝嫖赌掏空家里银子,终于在一日得知丈夫要卖掉自己女儿的消息后便气的撒手人寰。林氏死后,李准非但不知悔改反而着手实行卖女儿的勾当。

  唉,真真是可怜人。

  周文君看着李瑾,神情有些恍惚,并没有立时答应她的请求。李瑾恐其犹豫,立即翻身下床,忍着身上的伤痛,低声哀求道:“求恩人救奴姐妹二人,奴姐妹愿从此唯恩人命是从。”

  周文君吓了一跳,扶起她:“哎哟!你怎么动不动就跪下了,小心你这一身伤。”

  待扶她躺好,周文君又说道:“留下你也不是不可以,只是……”君时看了一眼宁儿,她一脸沉静,却是瞧不出个什么,只能继续说道,“只是为奴为婢毕竟低人一等,你忍心你妹妹也这般跟着我?”

  旁边李霖一激动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李瑾伸手一挡。

  “没关系的。虽然只见过恩人这两面,瑾儿心里却是深信恩人是个好人,能跟着恩人是奴婢姐妹的福气。”转头看了一眼身旁妹妹苍白的容颜,李瑾心里疼地难受,“更何况我李家原也只是庶民,能入得恩人府上更是前世修来的福气。”

  “能维护妹妹一生平安喜乐,是我此生所愿。”李瑾握拳,表情无比坚毅。

  “好,你们先好生休息养好身子吧,过些日子我再让宁儿来安排你们。”

  “谢恩人大恩。”姐妹二人齐声道。

  ……

  外面依旧烈日炎炎,房间里却清凉舒爽。周文君躺在竹韵居外间,一本书翻开盖在她脸上,一条腿搁在藤椅外晃啊晃。

  “宁儿啊~”这一声慵懒的声音软糯得就跟刚起床时一般。

  宁儿停下手中的针线,转头看着自己跟没了骨头一样的小姐,“在呢,姑娘。”

  “宁儿说说,姑娘我留下她们妥当么?”

  “姑娘宅心仁厚,施手援救是再妥当不过。”宁儿顿了顿又继续说道,“虽然咱们府上以上京为主,但秋水山庄养两个闲人也是养的来的。”

  “随你安排吧,我也不过是见她们可怜。”声音渐渐变小,似是梦中人呓语。

  外面蝉鸣声声,宁儿等了一会发现没了声音,心知主子怕是睡着了,轻手轻脚拿起她盖在脸上的书籍,上面《四国策》三字闪闪发光,她心里有些疑惑,却也不深思,直接往里屋拿出一张毯子给她盖上,坐回原来的位置继续方才的针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