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问君哪得笑春风

问君哪得笑春风

早晚闯江湖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08-20上架
  • 56040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前世今生

问君哪得笑春风 早晚闯江湖 2524 2018-08-19 21:52:30

  时值六月,整个大楚都热得想要将人蒸熟,即便有名的避暑圣地晋州也不能逃脱此热。

  周文君正是被热醒的,虽然身旁还有个给她扇风的丫头。

  已经七天了,她依旧感觉是活在梦中。穿越啊穿越,子不语怪力乱神,更何况她还是堂堂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的忠实拥护者。

  房间古色古香,像无数古装电视剧播的那样,但比之更具有庄重典雅的韵味。

  她眨眨眼睛,想要适应一下光线,抬着小手揉眼睛,语气蠢萌地问道:“几点了?”

  话一出口,就立即惊觉,伸手拍了下脑袋,抬眼看着身旁的小丫头,改口道:“额,我是说,这是什么时辰了?”

  小丫头大约十四五岁,脸上虽然稚气未脱,却也稍显稳重,大约是古时候的人早熟的缘故。见主子醒来,小丫头挥扇的动作不停,张口道:“回姑娘,已经未时末了,您是要起了吗?”

  未时末?那就是快三点了。唉,古代计时与现代不一样,真是让人不习惯。“起吧,太热了睡得也不安稳。”看了眼外面热辣辣的天,周文君抚额,没空调真是让人受不了。回神对小丫头道,“安儿姐姐你也累了这么久了,下去歇着吧,让宁儿伺候我就好了。”

  安儿道了声“是”,倒退着身子走到门边才转身出去。周文君坐在床上发了会呆,不一时进来了个长相清秀的丫头,手上抬了盆水。周文君只抬头看着她,坐在床上却也不动,任由她忙上忙下在自己脸上擦擦抹抹又在自己身上到处摆弄。一番折腾下来倒花了不少时间,周文君脑袋放空,偶尔也只是抬抬手顺着她动作,其余只由她折腾,宁儿看着自家主子这副呆样,只觉得好笑。待给主子收拾干净,宁儿便唤来其他婢女将残水等收拾出去,自己就拿起先前安儿拿的扇子给主子扇风,笑问道:“姑娘如今还没清醒么?要不要宁儿与您说话提提神?”

  周文君伸了伸懒腰,道:“这种天,午睡着实是累人,只不想醒来,却又热得很。”定定神看着身边笑靥明媚的女子,问道:“父亲母亲可是酉时出发回都城?”

  “回姑娘,是的。您要不要过去看看?”

  “去吧,再不去怕是母亲大人就要过来拉人了。”说着便起身与宁儿离去。

  周文君住的竹韵居离她母亲住的栖霞居倒是不远,沿路走的都是回廊,日头虽晒不了,那热气却是挡不住的,周文君一路行至母亲屋中,身上就出了不少汗。还未进门就感到丝丝凉气从房中透出,这是用了冰块在房中降温的缘故。周文君不禁感慨,这也亏是穿在地主阶级,不然热都可以热死。刚一跨进门槛,就见一美貌妇人从里头冲出来握住她的手,满心满眼欢喜:“君儿你终于来了,再不来娘都要过去拉人了,你这个小懒鬼,怕是现在才起吧。”

  周文君一脸羞赧,嘟着嘴道:“娘你知道就好干嘛还要说出来嘛。”

  美貌妇人闻言忍不住笑着抬手戳了戳周文君的小脑袋,“你呀……”

  母女俩说说笑笑的就进了屋,屋内清凉较之外面炎热自成一番天地。周禀赋刚进来便是看到这样一幅笑声不断的愉快场景,心里便溢起满满的幸福,有妻有子有女如此,人生当得意。

  周禀赋是太子太傅,年轻时可谓是大楚四大才子,如今虽人入中年,风华却不减当年,依旧无比风流倜傥。其夫人乃王尚书家嫡女王敏,稳坐大楚第一才女称号二十多载,如今即便将近四十,时下年轻女子却也没有一个能比得上她的。周家如今红极一时,皇恩隆重,真是天上有地上无的。

  刚一跨进门,就被一团东西冲出来抱住,周禀赋笑的脸都要起皱纹,伸手拍拍毛毛的脑袋,“小调皮蛋,仔细你娘看了笑话。”说是这样说,却也舍不得把她推开。

  周文君窝在父亲怀里撒了会儿娇才起身,傲娇道:“让她笑去,也不知刚才是谁直拉着我不放呢!”

  “好好好,娘不笑你好了吧,快让你爹坐下喝口水。”说着便倒了杯水给周禀赋,“都安排好了吧,这大日头的,累了你这身汗。”

  接过水喝了一口,任由妻子给自己身上擦抹汗水,看着妻子温柔地道:“累是不累,热倒有点。该嘱咐给闺女的你都吩咐妥了吧,时辰也不早了,我们一会就该启程了。”

  “都说妥了,只是舍不得,好不容易看着君儿才好了,真想把她也接回去。”说着说着眼眶便有些红。

  “娘您别伤心,爹爹也说了君儿不会在这边待太久,只是如今刚好,大夫也说要将养些时日,不宜动身。您不在,君儿会好好照顾自己的。”周文君走过去握住母亲的手安抚道。

  周禀赋其实也有些不舍,但朝中事多,女儿如今的情况也确实只能如此安排。起身揽住妻子,低声温柔地道:“过些日子瑾凌回来了再让他接闺女一起回去,你且忍忍,都城确不是养身子的好地方。”

  王敏用帕子抹了抹眼角,道:“我只是舍不得,自然知道闺女如今不适合回上京。”转身握住周文君的手,殷切道,“君儿,娘跟你说的那些你可都要记住了,宁儿是府里的老人了,娘亲看着她长大,为人稳重,你有些事情不懂的可以与她商量,凡事多问着她一些。”

  “知道啦娘,您放心吧。”周文君轻轻回握母亲的手,安抚道。

  “时辰不早了,我们也启程吧,君儿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别让爹娘担心。”

  “知道了,父亲。”

  马车缓缓离去,周文君站在门口久久望着不愿离去。心头忽起一丝悲凉,原来不管到哪儿都要经历生离死别。直到完全见不到踪影,宁儿才出声道:“姑娘,回去吧。”

  周文君这才收拾好情绪往回走。

  周文君刚过来的时候秋水山庄还是一片狼藉的。地震穿越了两个时空,也把周文君给送到了这里。当然,周文君有意识的时候已经是地震后半个月了,周父周母担心离家在外而且精神又有些不正常的女儿,特地从都城上京赶了过来。周文君刚醒来那会不敢相信自己魂穿了,但周围的环境以及出现的人又有把一个正常人逼疯了的能力,周文君果然发了一阵子的癫,才被迫承认自己是穿越了,而且还是穿越到了一个不知名的时代。也是幸运,原主本身也是一个精神不正常的人,周文君“发癫”的那几天才没有人怀疑周小姐的躯壳早已换了一个灵魂。不然,也不知道周文君会不会被当成妖怪抓去烧了。

  能让周文君这么快接受现实,周父周母功不可没。说来也是奇怪,周父周母长相性格竟似周文君原先世界的父母,就连周小姐本身也是周文君十二三岁时的长相。周父严厉,周母慈爱,两人对周家唯一的女儿更是无比溺爱。看着和自己父母一模一样的面孔,周文君就算再不接受现实,对自己百般宠爱的周父周母也是狠不下心拒绝。这也让从不信命的周文君同志开始怀疑人生——难道这是所谓前世今生?不然为何她会来到这里。

  沿来路一直走回竹韵居,花草盆栽,亭台楼榭也早已收拾妥当,早不复初来时的狼狈。夏日日落时的余晖照在人身上,伴着摇晃的枝叶送来的微风,竟也凉爽舒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