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胭脂泪,心头血

真正的穿越 (遇到爱情篇)1

胭脂泪,心头血 上官棠曦 1549 2018-08-20 08:35:00

  『这次穿越你的名字将会改变,跟着剧情走,便可获得50积分』

  “好,恢复记忆。”

  “我堂堂南宫家族的嫡女,王上的烟妃,想让我跪下,绝不可能!”

  冷宫。

  一片死寂,静得连叶子掉下来都听得见。

  但有一座宫殿,却传来了两个女子的对话……

  “本宫是该叫你烟妃娘娘呢,还是直呼您的全名—南宫烟呢?”站在她面前的,是王上的新宠妃—柔妃,左丞相陈源的庶出女儿,陈婉柔。此刻的陈婉柔,一身华服,与这冷宫的景象格格不入。

  南宫烟端坐在椅子上,多年来忝居高位的她不经意间便散发出震慑的威力。

  即使是在这破落的冷宫里,她也是骄傲的。她一直都是—因为她是南宫家族的女儿。

  “呵!本宫虽被遣到这冷宫里来,但烟妃就是烟妃,即便你我都在妃位,但出身悬殊,何来姐妹之称。”南宫烟撇眼了一眼陈婉柔,语气不屑的说。

  “你……你!”陈婉柔气的直跺脚,用手指着南宫烟却说不出来话。陈婉柔捋顺了气,顿了顿说:“姐姐莫不是不知?王上已将在暗中部署了,只怕不日便会将南宫府一网打尽。到时候,姐姐的身份,怕是连我的婢女都不如了吧,啊?”陈婉柔掩唇轻笑,眉宇间尽是得意。

  南宫烟听到此事并不惊讶,她很早就知道了,很早很早……之见她慢慢的起身,她身上所穿,是她刚入宫时的衣服,正红色的底子,繁复的图纹,端庄而不失礼仪,依例除了王后嫔妃是不可穿红色的,但那个时候的她却不怕,因为她有南宫府。

  南宫烟走到陈婉柔跟前,语气缓缓的说“你方才说,不日之后便会抄了南宫府是吗?”

  陈婉柔以为她害怕了,洋洋得意的说“那还有假,我可……”话还未说完,脸上就以结结实实的挨了一巴掌。

  还未等她回过神来,便有挨了一巴掌,一次比一次响亮。

  “你说的,不日之后。那么现在,南宫府还在,我还是有权利教训你的。”南宫烟又打了一巴掌,“呵!想必你进宫晚,没有领教过本宫的厉害。

  昔日本宫处理六宫事务,手段,可比这还要狠。”陈婉柔的脸早已被打肿了,猛地推开南宫烟,便跑出去了。

  稳住身子后,南宫烟走到床边,从枕头底下拿出一份圣旨来。这是她被遣宫时,偷偷带出来的。

  这是她封妃时的诏书,王上亲手交到她手里的,她一直保存着。

  南宫烟抚摸着这熟悉的字迹,泪悄然而至。砸在圣旨上,开出一朵绚丽的花。

  她怎会不知,王上对家族早已起了疑心……

  她怎会不知,她为何没有子嗣……

  她怎会不知,王上从来没爱过她……

  她记得,有一回王上喝多了酒,

  抱着她说,若你不姓南宫该有多好。是啊,若我不姓南宫,你是不是就会娶我,

  让我做你的妻子,与你白头偕老,而非侍妾……南宫烟抱住自己,蜷缩在一块,泪不住的往下流。

  他们都说,她不适合管理后宫,手段太过于惨烈,更有人说她是妖妃,害死这许多人。对此她也只是笑笑而已,因为他说过,要她帮王后管理好后宫。

  她一直在尽心尽力,只要他说的话,她从来没有当过耳旁风。她是嫉妒王后,她嫉妒她是王上的妻子,她是她却从未害过王后,可他不信她啊……她第一次见他发那么大的火,而且是对着自己的。

  那个时候所有的证据都指向她,她是有口难辩。最后,是父亲出面,摆平了此事,但她还是被罚了三个月的禁足。

  虽然父亲不说,但是她知道,父亲很失望。

  父亲把送她进宫,就是想让她受宠,辅佐家族。可是她真的不知道怎么样才能让王上喜欢她,她很努力很努力,为了他,十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小姐每天跑到御膳房学做饭;为了能让他舒服些,她学了半年的按摩手法;为了能让他安心,她把后宫所有爱惹是生非的人都杀掉了……可是最后却只换来了一句“烟妃失德,遣入冷宫。”

  呵……这么多年,勤勤恳恳,无怨无悔—真是太不值了……罢了,罢了,既然沦陷了,就不要出来了吧。

  元帝九年,烟妃去世,王上下令举国哀丧,一切殡仪礼制全部按王后来办。

  “若有来世,你不要再是王上,我也不要再是臣女,只愿做一对平凡人,隐居山林,耕地而食,可好?”

  『你可是真的动了情?若是,那你便多加休息几日,我会给你安排,可好?』

  “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