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纯爱 康宗宪的青葱岁月

《康宗宪的青葱岁月》·〔第10季〕

康宗宪的青葱岁月 康宗宪 1459 2018-08-19 18:21:14

    ~〖祂走进了一座围城里〗

  2012年和吴晓婷结婚以后,刚开始我和她之间的感情彼此都很融洽。可是时间一长,我一想到那个孩子不是我亲生的时候,就非常恼火,就如同感觉到有一块千斤巨石压在我的心间。

  于是,我开始鸡蛋里挑骨头,对她时常进行人格性的言语上的辱骂,对她的孩子也开始冷颜相对,还常常无端打骂她的孩子,那个孩子那时候才2岁。

  父母对我的行为痛心疾首,屡次三番的劝我不要这样做,可是我却视而不见,置若罔闻,依然我行我素。

  这样的生活,持续了半年之久。到了结婚后的下半年,我就无法再忍受了,因为我和她一呆在一起,就会想起她的以往经历,还会想起那个孩子不是我亲生的,心里就痛苦异常。我在家里,也会无缘无故的大发雷霆,对她母子俩进行永不休止的侮辱,谩骂和殴打。

  在结婚后的下半年,也就是2012年6月份,我通过南阳的出国劳务派遣公司,又去干海员了。邻居们劝我不要去,说这一年是一个灾难之年,可是我不信,执意要去。

  那一次,我是从广州的白云机场出发,坐飞机坐了4个小时后,来到了新加坡机场。算起来,那一次已经是我第二次坐飞机了吧!第一次是在2010年1月份,我在广州白云机场坐飞机,飞了3个半小时,飞到了新加坡。

  那一次在飞机上,因为时间久一些,飞机上管了我们两次饭,飞机上的饭食就是盒饭装的一盒米饭,还有两份菜,一份红烧肉,一份蘑菇炒肉,还有可乐,雪碧,咖啡,奶茶等饮料。不过,每人只有一份,饮料倒是可以多喝。飞机上的空姐具体不知道,究竟是新加坡人,还是广东人?但是,她们一律说的是英语。她们的装束是上身浅红色锦缎式褂子,下身是一条黑色紧身裤,腰间系着一根蓝白相间的带子。起飞时,飞机在白云机场的跑道上跑了一圈,然后慢慢起飞,降落的时候,是在新加坡的机场上又跑了一圈跑道,然后再慢慢停下来。

  那一次,我们跑的是台湾的新航号,大副是一个黄头发,戴着眼镜的台湾小青年,脾气还算不错,挺柔和的。可是,那一次在船上出了一场打架的风波,起缘于一个越南人把厨师做好的饭放到了餐厅的木地板上,因为人多的缘故,所以没地方放置,只好先放在了地板上。可是一群菲律宾人一看到,立马就恼怒了,就把那个越南人给揪了出去,放在甲板上,他们准备打一次群架。一个大陆的老乡,叫吴耀东,他是洛阳人,见状,连忙进行制止。可没有想到的是,一个18岁的菲律宾小孩,直接就拿起一根钢棍就朝吴耀东的头部砸了下去。最后,吴耀东失血过多,一下子就晕了过去,最后,船长得知情况后,却是有心偏袒菲律宾人,因为菲律宾人多势众,就连船长都有些怕他们。

  在迫不得已的情况下,船长用卯绳给吴耀东把头部缝了起来,可是随时都会有感染的可能性。

  南阳的二副娄纪东因为此事非常恼火,就提出了大陆人全体回去,最后工资也没要,我们6个大陆人坐着台湾船长联系好的冻船回到了高雄。

  在高雄安置所里待了几天后,我们从高雄机场坐飞机飞到了香港机场,香港机场是在一个海边,机场的上方背靠着一座高山。在香港机场没多停留,因为是倒机,所以急匆匆的拿着飞机票还是坐上了港龙航空的那架飞机,飞到了福建厦门的高崎国际机场。

  在高崎机场的附近,我们几个人需要坐火车回家,可是,没有人民币,身上只有美元。携带着美元,到附近的商店去换,可是女店主说,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钱。最后身旁的一个男人也认出了是美元,可是她还是不换,她说,如果换了,她拿着美元也花不出去。

  最后,我们只有拿着美元去中国银行里面换了下人民币,才得以坐火车回家。

  回去了以后,见到了久违的妻子,也没有给她好脸色,在家里不过待了一个星期,就又通过劳务派遣公司,去干海员了。

  再次回来的时候,已经是2013年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