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N次元 同人衍生 综漫之泪妆半面

眼泪

综漫之泪妆半面 烟熙情 2011 2018-08-23 09:00:37

  心儿的话让赤也全身一振,“姐姐,你在开玩笑吗?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赤也不相信的说到。

  心儿深吸了一口气,看着他的眼睛,语气还是有些颤抖“赤也,樱月阿姨和田源叔叔出车祸了!”

  切远赤也觉得好像有一颗原子在他的脑子里弹炸开了。

  心儿站稳了身子走到赤也面前用手捧着赤也的脸,强迫他看着自己的异色眸,“赤也,现在不是你崩溃的时候,赶紧和我去医院,说不定你还能见到他们...”的最后一面...

  最后一句心儿不敢说出来,她怕他崩溃......

  “姐姐,走,我们走,我要去医院!”切远赤也回过神来,赶紧拉住心儿的手,急切地想要去医院里确认事实。

  “好,我们走。”心儿明白他的心情,所以,她不会拦他。

  “今天打扰了,现在我要带赤也去医院,失陪了。”对着网球部的正选们鞠了一躬,转身拉着赤也急急忙忙的跑了出去。

  原地的正选们有些懵,不知所以,齐齐的看向有军师之称的柳莲二。柳莲二淡定的翻了翻笔记本,随后说出了原因,“切远田源,38岁,男,是切远赤也的父亲,切远樱月37岁,女是切远赤也的母亲。”声音有些不自然,里面显然多了几分担心。

  其他人也是十分震惊,小赤也的父母!?他们出事了!?

  回过神来的正选们也纷纷向医院跑去......

  —————神奈川综合医院—————

  “哒~哒~哒~”心儿和赤也一到医院,急忙跑到前台,“请问,今天下午出车祸的切远田源和切远樱月现在在哪里?”心儿努力平复心情,开口询问。

  “啊,啊,出车祸的那对夫妻吗?现在还在手术中,在八楼的手术室。”前台的护士看着心儿不免呆了一下,但回过神来还是认真的回答了心儿的问题。

  “好的,谢谢。”说完,心儿就拉着赤也往电梯跑。他们刚走,幸村精市他们就到了。

  “请问,切远田源和切远樱月现在怎么样了?”开口询问的是幸村精市,他有必要确定一下情况。

  “那对出车祸的夫妻现在在八楼的手术室了进行手术,还没有出来。你们可以去看看。”这次前台的护士并没有在看呆,毕竟人家也是有急事的。

  “好的,我们知道了,谢谢你。”幸村精市道完谢就呆着一行人往八楼去了。

  ————八楼,手术室门口————

  “医生,情况怎么样啊?”一上来赤也就抓住一个医生的衣服,急切的询问道。

  “你是哪个病人的家属?”医生有些受惊,但还是恢复到了职业态度。

  “切远田源和切远樱月的家属。”见赤也的神情,心儿便知道他没心情回到。

  “哦~是那对出车祸的夫妻的家属啊,那么嫌麻烦你们来签一个字,我们正在努力。”

  “好的,请一定要救下他们,不管要我们付出什么都可以,请一定要救活他们!”赤也此时已经彻底慌了,口不则乱的开口。

  “好的好的,我们一定尽全力抢救!”

  “赤也,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签字。”看着这个从小看到大的男孩,心里还是有止不住的心疼,她也知道,正在手术的是她妈妈的妹妹和妹妹的丈夫,也是他的爸爸和妈妈...

  “嗯,姐,你去吧,我在这等着...”语气不在像往常一样充满活力,有的只是点点的担心和害怕,即使藏的很深,心儿还是听出来了。

  “嗯,我尽快回来。”心儿最后看了赤也一眼,快步跟上医生。

  “哒~哒~哒~”又是一阵慌乱的脚步声,幸村精市他们也赶到了,“赤也,现在情况怎么样?”他们很担心如果伯父伯母真的出事了,那他们的这个小学弟的生活该怎么办?

  切远赤也看了一眼幸村他们,然后又把头低下,闷闷的开口“不知道,还在抢救,姐姐和医生去签字了。”

  “你也别太担心,伯父伯母吉人自有天相,不会有事的。”看到他这个样子,幸村精市开口安慰到。

  “赤也!”心儿回来了,看到了围在切远赤也的周围的少年们,微微昂了昂首,算是打招呼了。

  走到赤也的身边,坐在他的旁边,伸手轻轻拍了拍他的背,试图帮他放松心情,她经历这种感觉,这种让人无奈又绝望的感觉,在她妈妈死的时候......

  “赤也,没事的,樱月阿姨和田源叔叔会没事的...”

  “赤也不怕哦,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人了...”

  “赤也,你还小,樱月阿姨和田源叔叔是不会舍得丢下你的,你可是他们最宝贝的儿子啊...”

  “所以啊,赤也就放心吧,我会陪着你的...”

  一声一声的安慰,想要让赤也不再那么难过。

  切远赤也不吭声,默默地转了个身,把头埋在心儿的怀里:也许现在他很懦弱,还要依靠她,但只有这一次,真的,只有这一次,下一次,让你来依靠我,好不好?

  “........”站在一边的立海大的正选们只是默默地看着这一切,他们知道,现在只有心儿能安抚好赤也。

  “哗~”手术室的门开了,但灯还没熄灭...“谁是切远田源和切远樱月的家属?”一个身着白衣大褂的医生从手术室里走出来看着心儿他们问到。

  “我是!医生,他们怎么样了?”赤也猛的抬起头,眼神殷切的看着医生。

  那人看了看赤也,后摘下口罩,面带愧疚的开口“对不起,我们尽力了,病人想见你最后一面。”无情的话语一下把切远赤也和心儿打入无尽的深渊...

  “...你说什么?”心儿不信,自己明明把那两颗猫眼石送给他们了,怎么可能还会出事?

  医生看了看心儿,依旧是面带愧疚的开口“很抱歉,我们已经尽力了。请节哀。”

  “我不相信!”切远赤也猛的推开面前的医生,往手术室里跑。心儿跟在后面。

  当看到躺在手术台上的父母以后,他才明白,爸爸妈妈回不来了,他只有她了...一滴眼泪,悄悄滑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