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仙屋藏娇:高冷上神,你别跑

第九章 鸣凤公主

仙屋藏娇:高冷上神,你别跑 遗鸠 2526 2018-08-24 18:46:59

  这天孙旭白已入人道,这看热闹的鬼魂们便走的走,散的散,离陌也将放在苏离腰间的手放开,理了理身上的长袍,苏离也慢慢走近孟婆的汤店。只见这时,冥界的上空飞驰而来一辆马车,带着阵缥缈云烟,马车落地,只见下来一个螓首蛾眉的女神仙,她急急地跑进孟婆的汤店,只见里面空荡荡的只有苏离几人在,于是,她问冥王阎尘道:“旭白哥哥呢?”这厢冥王阎尘听到她如此单刀直入,于是便不搭理她,那位女神仙又重复的问道:“旭白哥哥呢?”冥王阎尘挑眉说道:“听闻鸣凤公主自小便跟随天后左右,见到长辈不问好也罢,还如此大呼小叫,天后便是如此教育鸣凤公主的吗?”鸣凤公主自知理亏,便委下身来,对冥王阎尘说道:“鸣凤见过冥王殿下,姑母差使鸣凤来送送旭白哥哥,可鸣凤一进门便未见旭白哥哥,待会不好向姑母交差,这才心下焦急,刚刚多有得罪之处还望冥王殿下多多包涵。”冥王阎尘冷哼一声不予理会。

  这时站在一旁的苏离仔细的看了看这位公主,传说她可是这四海八荒第一美人,苏离看后不由点头赞赏,眼前的女神仙丰满婀娜,又有几分纤细柔落忍人怜,偏生眉眼之处有几分英气,这所有的矛盾的事物在她身上浑然天着,没有丝毫不妥之处。苏离是见不得美人受委屈的,于是她开口对鸣凤公主说道:“公主,天孙已入轮回。”鸣凤公主听后,转过头来,想看看是谁搭的话,只一眼,鸣凤公主便呆住了鸣,她拉着苏离的双肩,对苏离大声询问道:“你是谁?你到底是谁?”一旁的离陌赶紧将苏离拉回自己身边,这时,正在一旁悠闲喝茶的冥王阎尘对鸣凤公主说道:“这是我的义妹,我冥界的幽离公主,怎么鸣凤公主认识?”鸣凤定了定神,又恢复刚刚那一副怡然自得说道:“不认识。”鸣凤盯了一眼苏离,仔细的看了看,只见那张脸相貌平平,于是说道:“既然旭白哥哥已上路,我便会去交差了。”说完便是要离去,这时,护着苏离的离陌开口道:“鸣凤公主一来,便目无尊长,致冥界的幽离公主身受重伤,明日我便与冥王去九重天问问天帝,天后娘娘是如何教导鸣凤公主的。”苏离听后不由眼皮一跳,她哪有重伤,别说重伤,就连刚刚被抓的两肩红印都没有,这离陌睁眼说瞎话的功夫真高。只见那鸣凤公主被离陌这么一说,气的满脸通红,离陌是上古大神,鸣凤曾在宫宴上见过离陌,所以鸣凤只能打碎牙往肚子里吞,转身对苏离说道:“刚刚只觉得幽离公主眼熟,像极了一位旧相识,冒犯之处还请幽离公主见谅。”苏离摇了摇头,她是不会为难美人的,既然美人已经道歉,她便不计较了,而且苏离厚脸皮的心想,人间有句话叫: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美人的旧相识一定也是一位美人,她像极了那位旧相识,那她苏离也是一位美人,这样想着苏离便对鸣凤公主说道:“无碍,公主不必自责。”鸣凤公主在听到苏离这般说后,满意极了,她与众人道别后坐上马车便返回九重天了。苏离看着远去的马车感叹一声:“真是个娇滴滴的美人。”一旁的离陌看到苏离那艳羡的目光对苏离说道:“掌柜的,你很美。”苏离听后笑嘻嘻的对离陌说道:“离陌,你刚刚说什么?再大声说一遍给我听听。”离陌不理会她,与冥王阎尘一同离开孟婆店。

  鸣凤坐在马车中,想到了那位冥界幽离公主的模样,仔细一想,除了那双眼睛,她再没有别的地方像龙族的圣珠公主了。鸣凤记得自己自小便生在凤族,凤族不同于其他各界,凤族一直都是女子当权,凤族掌权者有无数男宠,亦有无数不知生父是谁的子女,鸣凤便是众多子女中的一个,只因姿色尚佳,便被格外看重,其他兄弟姐妹便欺负她,后来又被天后娘娘带到九重天,天地亲自册封为“鸣凤公主”那时鸣凤便有了名字,再也不是从前任由大家欺负的小凤凰了。鸣凤与天孙旭白一同长大,鸣凤知道天后有意将她赐给天孙旭白,于是鸣凤对天孙旭白格外的好,亦如她巴结天后一般,巴结着天孙旭白,天孙旭白对她也挺好的,只是这种好让鸣凤觉得隔着点什么,直到鸣凤看到天孙旭白是如何对待龙族的圣珠公主的,那才是真真切切的好。关于龙族的圣珠公主鸣凤还是有所耳闻的,传言说这龙族圣珠公主顾盼生辉就连那湘江神女都失色几分,龙族龙王烛九阴更是将她捧在手心,呵护备至,四海八荒追求者众多,这让自小就在众多兄弟姐妹中浃底生存的鸣凤很是嫉妒,最让鸣凤嫉妒的就是天孙旭白看着龙族圣珠公主的眼神,还有他对她的关怀。鸣凤不止一次的想过要是这世间没有龙族圣珠公主那该多好。没过多少时日,鸣凤的心愿便达成了,当鸣凤听说龙王烛九阴在女儿大婚当日谋逆,被天孙旭白斩杀,而那个四海八荒第一美的龙族公主也自毁元神的消息,鸣凤很是高兴,就算是之后看见天孙旭白日日思念那位龙族公主,鸣凤都是高兴的,因她知道,这四海八荒除了她再没有任何一位女神仙有能力站在他身边了。鸣凤正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恍惚间听到身旁的女宫娥对她说道:“公主,天后娘娘已在瑶池等候公主多时。”鸣凤这便下车,一群女仙便浩浩荡荡向瑶池走去。

  鸣凤向天后行了一个理,天后向她招招手,对鸣凤说道:“坐过来,与你说过多少遍,我是你姑母,这些繁重的礼节能免则免。”鸣凤赔笑道:“姑母是天后娘娘,是这三界的主人,鸣凤见到自该行礼问安,就算姑母不在意,可难免会招那些有心之仙的口舌。”天后满意的点点头说道:“我的鸣凤果真没让我失望,本神没有白疼你。”而后,天后接着问道:“本神让你去送旭白了,可是见着了?”鸣凤摇摇头,一脸委屈的说道:“鸣凤去时,旭白哥哥已经上路了。”天后点头说道:“这番历劫本是再所难免的,很快旭白便回来,待旭白回来之时,本神便奏请天帝为你们赐婚。”鸣凤听后很是开心,但是转念对天后说道:“姑母有所不知,我自冥界回来,听宫娥们说,冥界有一位幽离公主,是冥王阎尘的义妹,更有上神离陌围棋撑腰,才一会儿的功夫便勾搭上了旭白哥哥,说是旭白哥哥上路前还与她说过几句话,就连鸣凤也因着受了点委屈,姑母,鸣凤受委屈不要紧,只是这旭白哥哥一向被天帝委以重任,而冥界却是一直游离在三界之外,鸣凤怕他们这是在打旭白哥哥的主意。”天后的脸上阴沉的问道:“说什么了?”鸣凤支支吾吾道:“说是会记住那位幽离公主。”天后脸色黑沉沉的,一旁的鸣凤低眉着,只听天后对鸣凤说道:“你下去准备婚礼的用物吧,有资格站在本神孙子身边的只能是我们凤族所出。”鸣凤低头行礼告退,只是鸣凤的嘴角闪过一丝阴沉的笑容,就连站在鸣凤身边最近的宫娥也不曾看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