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仙屋藏娇:高冷上神,你别跑

第四章 孟婆汤

仙屋藏娇:高冷上神,你别跑 遗鸠 2097 2018-08-22 15:03:40

  孟婆揉了揉自己的屁股,抬头对苏离说道:“几日不见,你这张嘴损人的功夫倒是突飞猛进呀。”苏离施了个法,只见顷刻间陈老头的面摊恢复原样,苏离将孟婆扶了起来,坐在了小矮凳上问道:“孟孟,你这是在耍什么技能,怎么手滑摔了下来?”孟婆瞪了一眼苏离,说道:“阿离,你再如此说话,我便不理你了。”苏离眨眨眼对孟婆说道:“我怎么说话了?”孟婆白白眼说道:“阳奉阴违,怪里怪气。”苏离一脸笑嘻嘻看着孟婆不愿说的模样道:“好了,我不是看到冥界八面威风的郡主孟婆今日从天而降一时感到新鲜嘛,你不喜,我便不说了,只是你要告诉我,你是怎么失足的,不然,明日这大街小巷的鬼魂们是如何谈论此事我就管不着了。”孟婆看着苏离那张脸上写满了今日我必须知道,无可奈何的对苏离说道:“你与我先回我的汤店去,我与你慢慢道原由。”苏离点点头,将孟婆扶了起来,与陈老头道别,扶着孟婆往孟婆汤店走去了。

  人间有传言,相传有一条路叫黄泉路,有一条河叫忘川河,河上有一座桥叫奈何桥,走过奈何桥有一个土台叫望乡台,望乡台边有个老妇人在卖孟婆汤,忘川河边有一块石头叫三生石,孟婆汤让你忘了一切,三生石记载着你的前世今生,我们走过奈何桥,在望乡台上看最后一眼人间,喝碗忘川河水煮的孟婆汤。苏离扶着孟婆到孟婆所开汤店,便有一股香气扑面而来,苏离知道那是孟婆汤的香味。孟婆的汤店不是很大,只有几张桌椅板凳,大厅的偏角有一口大锅,那便是煮孟婆汤的大锅了,苏离进门所闻到的浓郁香味便是从那冒出来的。苏离走近那口大锅对孟婆说道:“孟孟,你这孟婆汤香味十里飘香可真不是吹嘘的,你这口锅常年累月沾染了孟婆汤的香味,就连空锅都香气阵阵。”孟婆谈了一口气,走了过去。

  孟婆似是有意无意的转动手中的大勺,对苏离说道:“阿离,你知道孟婆汤是怎么做出来的吗?”苏离点点头,关于孟婆汤的做法苏离还是有所耳闻的,于是回答道:“孟婆汤八泪为引:一滴生泪、二钱老泪、三分苦泪、四杯悔泪、五寸相思泪、六盅病中泪、七尺别离泪、这第八味,便是一个孟婆的伤心泪。孟婆汤八泪为引,去其苦涩,留其甘芳,如此煎熬一生,方熬成一锅好汤。”孟婆点点头,说道:“阿离,你只知孟婆汤的配方,有一事你却不知。”苏离疑惑地问道:“何事?”苏离是一个热衷八卦的粉丝,这四海八荒,上天入地,那件事情是她不知的,她苏离就连昨日天帝又宠幸了一个小宫娥,天后娘娘为此大发雷霆,将那爬床的宫娥剔去仙根,永世不能位列仙班的事都知道。孟婆轻笑道:“阿离,这孟婆只是冥界的一个官职,世世代代的孟婆都是从这孟婆庄选拔上来的。我亦是如此,没人知道我的真名,所有人都叫我孟婆,日子过久了,就连我自己都忘记我叫什么名字了。”孟婆放下手中的大勺,慢慢走向店中的长凳,坐了过去,苏离便也跟了过去,只听孟婆又慢慢的对苏离说道:“几千年前,我还是孟婆庄一个无忧无虑的小姑娘,孟婆庄所有姑娘都有一个梦,那便是当上下一任孟婆,我也不例外,我潜心修炼,就为有朝一日当上孟婆,那时上一任孟婆已无心管理孟婆庄,我便时常跟在她的身边,学做孟婆汤,只是我怎么都做不好,上任孟婆告诉我,只是时候未到,时机成熟,我的孟婆汤便会如同她的孟婆汤一样香飘十里。”苏离听到这个不由心想,那个时机是什么?如今孟孟的孟婆汤香气宜人,想来是成了,只是孟孟到底是遇到什么事,为何孟孟如今成功做出孟婆汤孟孟却不开心?孟婆看了一眼苏离疑惑地小脸对苏离继续说道:“阿离,孟婆汤有一味非常重要的成分便是第八味:一个孟婆的伤心泪,那味泪可去其苦涩,留其甘芳。阿离,前几日我去人间游玩,遇到了一个人,我总觉得我在哪里见过他,我觉得他好熟悉,于是我便日日去找他,那种感觉与日俱增,每每见到他时我心口便隐隐作疼,阿离,我这孟婆庄便在奈何桥三生石旁,人死后便是要经过我这里的,可是,我却从未见过他。阿离,你说是不是很奇怪?”苏离听到这点点头,确实很奇怪,孟婆继续说道:“今日,我鬼使神差,去到三生石前,我看到他的前世今生,阿离,几千年前,当我还不是孟婆时,我因做不出孟婆汤独自懊恼,去往人间游玩,便认识了他,那一世的他是威风赫赫的大将军王,身边美女如云,为了我,他放弃了人间的名利,来到这八百里黄泉路上,我本打算与他成亲,生死簿的生簿都请了出来,只是在成亲那天,他却在生簿上划下了其他女子的名字,我才知原是他心爱女子病入膏肓,他寻遍名医为她就诊,一个江湖道士与他说起冥界有生死簿,生簿可是死人起死回生,长生不老,孟婆嫁娶可请出生簿。阿离,我爱他,就算明知他骗我我也爱他,我原谅了他,只是这事被冥王得知,冥王便将生簿上那女人的名字重新载入生死簿,便命阴兵捉拿他。我在冥王殿苦苦哀求,最后以生生世世留守在这八百里黄泉为代价求得冥王下旨放了他。自那之后我的孟婆汤便做成功了,我也继承了孟婆之位,忘了他。”

  苏离回去的路上一直在想孟婆的事,孟婆今日去三生石差点被守卫三生石的阴兵发现,在逃跑时从陈老头的面摊摔了下来。今日中元节,苏离戳了陈老头的伤心事,听了孟婆的伤心事,顺带着自己的心情也不怎么好了。苏离撑着那把红色的油纸伞慢悠悠的回自己的酒楼,突然有点想离陌了,想快点见到离陌,将自己郁闷的心情对离陌说说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