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仙屋藏娇:高冷上神,你别跑

第二章 这个掌柜太贪财

仙屋藏娇:高冷上神,你别跑 遗鸠 2240 2018-08-20 03:26:38

  苏离数着手中的票子,数完后将票子放在桌上理一理,待里整齐后,看着面前的离陌说道:“看着这些黄灿灿的冥币,我能心情不愉悦?”离陌点头赞同,这掌柜的爱财鬼尽皆知。冥界不过人间的春节,偏生这苏离贪财,在她苏醒的那年新年前几天,离陌便见苏离经常躲在屋里鼓捣一些画像,说是送过众鬼的礼物,离陌刚刚开始也没在意,谁知这苏离在年三十那天将画亲自给众鬼送去,还讨要了新年礼物。之后冥王阎尘找到离陌与离陌谈及此事,离陌才知原来,苏离讨要的新年礼物是压岁钱。

  离陌还记得当时冥王阎尘扶着额头对他说道:“离陌,你们那酒楼是不是发生什么事?”离陌说道:“我们酒楼好好的。”冥王阎尘看了看离陌说道:“倘若发生什么事了,你尽管开口,反正你也没少同我客气。”离陌一听这话里有话,于是说道:“阎尘,发生什么事,你直说吧。”冥王阎尘问道:“苏离是否作了许多人像画?”离陌点点头,冥王阎尘继续说道:“前几日是人间的除夕,苏离拿了张我的画像给我,说是给我的新年礼物,我本是挺高兴的,于是便欢喜的收下了,那丫头便向我讨要礼物,你是知道的,我们冥界从不过人间的新年,我从哪便礼物给她,于是,我便对她说,让她自己去挑,苏离倒是拒绝了,她与我说,这人间过年,长辈是要给晚辈压岁钱的,既然我没准备礼物,就拿压岁钱抵押吧,我觉得这没什么,于是便同意了。”离陌点点头说道:“礼尚往来。”冥王阎尘顿时一脸黑线,继续对离陌说道:“我本觉得这事便告一段落,哪知,这几天十王殿殿主,郡主孟婆,黑白无常,左右玄冥使都与我提及此事。”离陌淡然道:“来而不往非礼也。”冥王阎尘继续黑线说道:“离陌,当年顾恺之来冥界,为本王作画一副,都没有苏离画像值钱。”离陌看着冥王阎尘说道:“倘若有人提及,你便与他说,我想让苏离都我画像,她都不曾送过我画像。”说完转身便走,冥王阎尘待在原地,是呀,离陌是谁,自从万万年前魔界与仙界那场大战之后,这天地间只余有最后4位上神,离陌就是其中之一,这样的上神都渴求的事物能不值钱吗?自那以后,每年新年,苏离便要到处送画,到处揽财。

  离陌看着苏离两眼放光一遍又一遍数着票子,乐不思蜀的样子,会心一笑,对苏离问道:“掌柜的,你要那么多钱干嘛?”苏离说道:“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谁会嫌钱多。”离陌赞同的点点头。苏离数了几张冥币递给离陌说道:“那,这是你上个月工钱。”离陌收了起来,放在荷包里。苏离满意的笑眯眯的,拉着离陌说道:“我想吃红烧排骨,我们早点打烊,去人间溜达溜达。”离陌点头答应。

  几个时辰以后苏离和离陌坐在人间的一家酒楼的包厢里。苏离推开包厢的窗户,张开双手,感受着阳光的沐浴,苏离对离陌说道:“这人间真好,有阳光,有空气,有花的香味。”离陌看着苏离,心中隐隐心疼,离陌想着其实,苏离本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中更好的地方,只是,对如今的苏离来说,这伴有着花香的空气都是一种奢侈。下一秒苏离便转过身对离陌说道:“离陌,你闻到红烧排骨的香味没有?”离陌顿时汗颜,敢情在红烧排骨面前,这花香的空气都是浮云。

  店小二将菜上齐时,一盘红烧排骨已经所剩无几,苏离对店小二说道:“再来一盘红烧排骨。”店小二看着桌上已经空盘的红烧排骨和另一盘快要空盘的红烧排骨,眼下有点了一份红烧排骨,又看了看正在大快朵颐的苏离,心想,这美女也太能吃了,这是要吃光家底的节奏,可让谁叫她是美女呢,于是,店小二同情的看两眼离陌高声对楼下说道:“天字号包厢再一份红烧排骨。”

  吃饱喝足,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人间的夜晚来临,苏离和离陌躺在酒楼的屋顶上看着满天星光。苏离对离陌说道:“这人间就是好,有昼夜之分,有四季更替,不似我们冥界,常年累月一个样,变得只有每日来报道的鬼魂。”离陌看着星空,对苏离说道:“掌柜的很喜欢人间?”苏离摇摇头说道:“我不是喜欢人间,我只是贪恋人间的美景,和美食。我喜欢冥界,喜欢八百里黄泉路,我所有的亲友都在那里。”离陌紧盯着苏离,如今苏离不记前世,就连苏离的真身都被离陌用法术封印了起来,她只知道他想让她知道的,她将冥界当成家。遥记得那日苏离和天孙旭白大婚,离陌是不准备去的,只是听门童来报龙族谋逆,天孙旭白已将龙王烛九阴斩杀,毁了龙族圣物龙珠,于是,离陌便匆匆赶去九重天。离陌到时只见南天门重重天兵把守,天孙旭白在队伍最前方与苏离打的难舍难分,离陌上前将苏离与天孙旭白分开。血色将天边祥云染红,苏离抱着已逝龙王的尸首不哭不闹,看见离陌到来,对离陌说道:“前几日父皇得了一壶美酒还念叨着上神,说是上神最喜美酒,改日定找上神品鉴美酒。”离陌不喜美酒,只因苏离贪杯,便收藏四海八荒,三界六道所有美酒,空闲之余便与龙王烛九阴品鉴品鉴,说是品鉴,只是去给苏离送酒罢了。离陌对着苏离招招手,换苏离到他身边来,苏离看着离陌说道:“上神,神通广大,可有办法唤醒父皇?父皇睡着了,苏离怎么唤也无法唤醒他。”离陌紧盯苏离,龙王烛九阴已经仙逝,气息全无,就连仙根都毁了,纵然他是上神,又有何用,苏离黯然道:“父皇最不舍我了,倘若我自私着不陪他在他身边,他必然伤心难过。”话落,只见苏离运用法术,意图自毁元神,离陌知道,只有在众目睽睽之下,龙珠圣珠公主死了就真的死了,没有人知道,离陌悄悄使用法术保下了苏离,将她带到了冥界。倘若有一日,苏离忆起前事,知道自己族人早已不在,不知她会如何,离陌摇摇头,只要有他离陌在,必将护好苏离,他可以保下她一次就可以保下她两次,三次,四次。要知道,苏离的名字是他离陌取的,那便是他离陌的人,离陌已将她错过一次,就不会错过第二次。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