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醉花无秋

醉花无秋

核桃非桃

  • 古代言情

    类型
  • 2018-08-20上架
  • 6185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醉花楼

醉花无秋 核桃非桃 3819 2018-08-19 16:26:26

    “不要!求你了!”

  挑高的门厅和气派的大门,圆形的拱窗和转角的石砌,尽显雍容华贵。此时,阔气的大门却敞开着,一名家仆拽着一名身穿锦衣华服的女人,半推半拽地将她从莫府中拉了出来。

  “求你,求你......不是这样的....不是的...”女子掩面道,她肌肤胜雪,双目犹似一泓清水,顾盼之际,此时却满含泪水,“不是我,我没有给莫夫人下毒啊....”她哽咽道,泪水禁不住滑下她精致的脸庞。

  “哼,还狡辩?前夜进我夫人房中的人只有你!”一名身躯凛凛的男人微仰下颚,一双眼光射寒星,两弯眉浑如刷漆,俯视着那名女子道:“就算你未曾下毒,那我三年未动你,你腹中那孩子是从哪来的?”语话轩昂,似吐千丈凌云之志气,他便是这莫府之主——莫梁臣。

  一旁一名家仆见了主人的脸色,立刻见风使舵道:“就是!老爷三年没动你,你就莫名其妙怀孕了?”

  “我....我真的没有....没有.....那个孩子,确实是你的!我说过!我.......我是神鬼圣魅的后人......这不管多少年,必定会有两个孩子.....”女子的声音颤抖着,她秀美的娥眉深深地蹙着,声咽气堵着仿佛要晕过去一般。

  莫梁臣双目无情地看着这名汪汪流着泪水的女子道:“神鬼圣魅?你这是中了邪吗?”又道,“未满花,当初我把流露街头的你收为妾,这些年带你好你却不领情,好生不易地怀上一个却因为自己折腾而没了,你这命是我捡回来的我也有权决定你的命。”说罢,他一挥手:“带她去醉花楼。”

  那名叫未满花的女子听罢,睁大了那对那长长的睫毛上挂满了泪珠的杏眼,全身轻微地颤抖,眼泪更是不能遏止地往外汹涌,她双唇颤抖着,却说不出话。

  “走了!”那名家仆用如同避瘟神般的眼光瞪了未满花一眼,随即将她推上马车。

  莫梁臣笔挺着身躯,双手交叉着背在身后,脸上浮现出一丝似笑非笑,似愁非愁的表情,他幽暗深邃的眸子望着渐渐远去的马车。

  “老爷,未满花那儿子,您觉得取什么名字好?”一名身穿淡黄色华衣,头插蝴蝶钗的女子从后走来,她裙幅褶褶如雪月光华流动轻泻于地,挽迤三尺有余,使得步态愈加雍容柔美。

  此女乃是莫梁臣家中正室——唐艳。

  莫梁臣略有所思,随后便道:“莫铜忎。”说罢,他微微侧首,“夫人,万万不可让那孩子得知自己为未满花之子,你要从小把他当自己的孩子好好抚养大。”

  唐艳小巧的嘴角微微翘起,含笑点头。

  (七年后,醉花楼内)

  “花姬,林公子又点名要你啦!”

  “来了。”一名女子缓缓走下楼,她红衣罩体,修长的玉颈下,一片酥胸如凝脂白玉,半遮半掩,素腰一束,竟不盈一握,一双颀长水润匀称的秀腿裸露着,她红唇轻挑:“林公子,又来找奴家了。”

  林公子折扇一收,眯起眼轻浮地笑道:“花姬貌美如花,绰约多姿,公子我不找你还能找谁?”说罢便升起一只手,搭上花姬由红衣略遮的肩。

  花姬鲜红的嘴唇微微上扬,玉手轻轻拨开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柔声说道:“还望请公子稍等,奴家稍安置一下那两稚子,也好让奴家绝无二心地陪林公子。”

  本醉花楼当然不能推脱点名上来的客人,可花姬却因她倾国倾城的面貌而稍待推脱也无人指点。

  林公子道:“也好。”便一转身,在一张长椅上坐下了。

  花姬冲他莞尔而笑,一欠身,匆匆上楼,来到一间房前,推开门对两个孩子道:“未旻,未逢,到赵小姐那去!”

  在床上蹦跶着的小男孩悻悻爬下来乖乖哦了一声。

  坐在桌边看书的名叫未旻的女孩回头,一对微微上吊的凤眼看着她的母亲,虽只有八岁般大,却是修眉端鼻,纤细柔眉,仿佛用最好水墨松脂也调不出之淡雅脱凡。她的双眸含春水清波流盼及一丝淡淡的冰冷,肤如凝脂,细致乌黑的短发散于耳边,留着一排额发,两缕细长的发丝垂于脸颊两旁,耳上带着翠绿的翡翠缀下的绯红穗子,虽年幼却繁丽雍容,冰肌玉骨。

  “那林不死又来?”未旻冷着眼却带着几分俏皮。

  “哎,叫你去就去。”花姬催促道。

  “哦。”未旻眨了眨眼,长长的睫毛随着颤动,听话地离开了房间。

  “看好你弟弟,一会我去接你们。”花姬又追了出去,一袭红衣飘动。

  “嗯。”未旻道,片刻又道:“娘!我可以让赵小姐买麦芽糖给我吃吗?”她的眼睛睁的很大,以小动物般可怜的眼神怔怔望着花姬。

  花姬不由地柔声道:“好,好,不要买太多就行了。”

  “嗯!谢谢娘亲!”未旻侧过脸,绯红的耳穗轻轻摆动,殷红的双唇一提,露出白白的糯米牙。随后便跑下了楼。

  花姬已来醉花楼七年,她舍去了原先那个曾于莫家有缘的名字——未满花。刚来此处之时,她夜夜哭泣,并不理会前来的客人,独自俯卧在床上全身搐动,一声声压抑的、痛苦的唏嘘,仿佛是从她灵魂的深处艰难地一丝丝地抽出来,散布在屋里,她怀着怨,含着泪,想告诉别人那肚里的孩子切切实实不是其他男人的骨肉;想质问莫梁臣她的另一个孩子!她不信!不信她的孩子就这么逝于尘世喧嚣之间;也想辩解,辩解她来这莫府四年,从未有过想害人之心!从未给莫夫人唐艳下过毒!莫梁臣未碰她三年内,她并未亲近男色,守着妇人之本,但她又怎能与他人解释她的特殊身世导致她产下一人之子后的三年内必将再次怀此人之子,但这旁人看似荒唐的理由谁又会相信她?但作为一个母亲,她自是对肚子里的这份生命有着情感,为着这个孩子,为了经后的生活,未满花便强忍心头之怨恨,渐渐融入这烟花之地。

  楼内歌舞升平,香烟缭绕,给人一种似真似幻的感觉。这种烟花之地;这灯烛辉煌,真似烟花色海中却难寻一丝真情。

  来醉花楼一年后,未满花生下了一个女孩未旻,正犹如她的母亲,从小就是个美人坯子,肌若凝脂气若幽兰,花容月貌如出水芙蓉。有着同龄人般的稚嫩与顽皮,但却带着一份罕见的冰艳之美。

  而未逢,并非是未满花的亲生子,而是路边一名弃婴。未满花生性善良,同情这名弃婴,便把他带回醉花楼。

  未旻带着未逢穿过那些袅袅娉娉的女子,身边的女子个个脸衬桃花瓣,秋波湛湛妖娆姿,又觉得有人想来拉她,未旻用力拉紧未逢的手,来到赵小姐房前。

  赵小姐正坐在镜前,理着如黑色锦缎一般的长发,见姐弟两进来,一拦长发,坐到榻上道:“花姬在接客?”

  未旻点头,随即道:“姐姐,我想吃麦芽糖。”

  赵小姐笑了笑,“今天不行,我要记账。”

  “姐姐...”未旻睁大了双眼,双唇一抿,极长的眼睫如两面排扇,静静地卷翘不动。

  赵小姐立刻心软了,便道:“那自己去买行吗?我给你钱。”

  未旻听后一喜,拿着钱到了谢便跑了出去,但随后似乎忘了什么,折回来道:“姐姐,能帮我看一下弟弟吗?我马上回来。”

  赵小姐心想这孩子可爱,心里不由欢喜道:“好,快去。”

  未旻这才安心。

  糖铺离醉花楼并不太远,未旻不久便买到了麦芽糖,她口含着甜滋滋的糖块,边往回走边心算这这些糖还够她吃多久。

  “哟,你不在青楼呆着出来干嘛?”

  一个猖狂、浮躁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喔,来买糖啊,我们以后是不是还是别吃这种东西了,毕竟娼妓之女都吃过。”

  另一个带着狂妄的稚气未脱的孩童声音在身后响起。

  未旻冷冷地转过身,一双凤眼凝眸着眼前几个男孩。

  “哎?怎么了?说你几句不乐意了?”

  “我父亲说了可别和这娼妓之女扯上关系,据说她娘还不守什么妇道。”

  未旻漆黑的双眸似两个深不见底的深潭,薄薄的嘴唇勾勒出一道弧线,微微向上翘起的嘴角透出一丝冷笑,“呵...”

  几个男孩看她的表情有些不寒而栗,“你笑什么!娼妓之女!”

  不知何处,清风吹过,未旻双颊两边两道长长的发丝伴着绯红的耳穗飘起,在空中划出优雅的弧线,她嘲讽道:“娼妓?妇道?你们的父母就只单单跟你们说了两个词么?”

  “啊?你什么意思?不然呢?让我们不要和你这种娼妓之女有代沟!”

  未旻冷着脸道:“看来你们的父母没有跟你们解释这两个词呵,那我来跟你们解释一下如何?不知你们有没有听过一首诗,看你们的样子似乎也是富家子弟吧,好歹也是读过书的。”说罢,她顿了顿,吟起一首诗:“自怜胶漆重,相思意不穷;可惜尖头物,终日在皮中。数捺皮应缓,频磨快转多;渠今拔出后,空鞘欲如何。”

  未旻面前这些十多岁的男孩们听的脸色惨白。虽说还是孩子,但多少也懂些男女之事,他们从未听过这样的淫诗乱词,各个说不出话来。

  “你.....你.....你.....你你.....”一个个子较高的男孩语无伦次。

  “你什么你?还没听懂?还是听傻了?呵呵?”未旻毫无半点羞愧之情,眨着那对凤眼,眼中似乎带着几分孩童之气。

  “你....你...你不害躁吗!”那少年总算把话说完了。

  未旻却显露出一副淘气相:“呵,你自己呢?我好心给你解释了一下这词的意思,你们这样一口一个娼妓叫的这么顺溜,你们不害躁吗?”

  那群男孩的脸刷的一下就红了,“我....我回去告诉父亲.....你....你真流氓!”

  “都知道了这些,你在你长辈面前下的了口?”未旻道。

  “你真不要脸!恶心!低贱!”

  未旻冷笑道,“怎么不叫我娼妓之女了?怎么不说我娘不守妇道了?我不要脸我恶心我低贱那又管你什么?我是娼妓之女,我不在乎。你们要骂骂我无所谓,但是你们骂我娘,谁给你们的资格?谁给你们的勇气?我娘是娼妓没错,但又怎么样了?这荆陵城内,哪个女子能比得上我娘亲一样丽质天成?”

  “............你....”高个子男孩的拳头握紧了放,放后又握紧,剑眉敛的紧紧的,愁眉锁眼,突然间,他挥起拳头,朝未旻砸来。可未当他的拳头碰着未旻一丝时他就被其他男孩拦住。

  “少...少爷别这样!你父亲不是说了不要和这个娼....女孩搭上关系吗!你这样打了她万一留了伤她回去告诉那娼.....她娘亲,她娘亲一定会来跟老爷告状的啊!到时候我们....少爷,您就骂骂吧骂骂吧,打不得啊”一名身穿灰衣的少年拦住他道。

  终于,那名高个子男孩狠狠撇了未旻一眼道:“走!”

  一行人便匆匆离去了。

  未旻凝视着他们远去,略挑的凤眼中闪过一片寒冷,但最终淡化而去。她看了看手中的糖包,一侧首,向着醉花楼而去。

  —————————————————————

  (小彩蛋)

  核桃:你这么开车真的你点不害燥吗?

  未旻:还好。

  核桃:老司机带我!

  未旻:不带。

  核桃:.......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