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灵幻鬼事

第十二章 疯丫头

灵幻鬼事 不沾一滴酒 2585 2018-08-24 01:06:18

  从村长家里出来后,天色已经昏暗,罗平要找他的父母,我则打算独自回到从前和师傅一起居住的小院里。

  至于孟荃龄我让她跟着罗平回家了,我现在需要一个人静静。

  银色的月光洒在铺了一层厚厚尘灰的木桌上,我轻轻地一抹而过,桌面上留下了一道流星般的痕迹。

  试了一下许久不用的泛黄灯泡,发现居然还能亮。

  看着眼前屋内的荒凉破败,我长叹一口气,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借着昏暗的灯光,我开始在屋内翻找起来,两年前师傅去世后我就彻底离开了这里到县城定居下来,除了过年过节回来跟乡亲们打声招呼之外,几乎是没再回来过这里了。

  一番寻找后,没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把床简单收拾了一下后就睡下了。

  第二天一早,刚睡醒我就迫不及待拉着罗平他们去了师傅的坟上一探究竟。

  来到师傅的坟上,只见棺材盖没有钉死,而是铺在顶上,稍微一推开,果然整个棺材内空空如也,只剩下一些下葬时我放下的衣物。

  看着眼前的景象,我心里有些难受,毕竟师傅死后都不得安生,这是我这个做徒弟的不孝。

  现在最大的嫌疑就是那个奇怪的鸟面人,只是我现在没有什么线索,只好等会下山后去找那个发现鸟面人的村民打听一下情况了。

  “安子,你也别太难过了,找到那个什么鸟人,说不定就有线索了。”罗平安慰我说到。

  其实过了两年了,说不定师傅早就化作白骨也说不定了,但就算是白骨也不容他人随意践踏。

  “嗯,说到鸟人,我想到一种怪物,说不定就是我们要找的鸟人。”我说到。

  我顿了顿后,继续说到:“这种怪物唤做姑获鸟,在《本草纲目》和《奇异雑谈》皆有姑获鸟的介绍,传说姑获鸟是死去的产妇的执念所化,抱着婴儿在夜里行走,怀抱里婴儿的哭声就化成了姑获鸟的叫声,而姑获鸟喜好在夜间闲逛,看见谁家屋外晾着小孩的衣服就在上面点个血点,第二天再把小孩偷走,所以现在就有很多人忌讳把小孩的衣服晾在外面过夜。”

  “那这姑获鸟到底算是鸟还是人?”孟荃龄不解地问到。

  “鸟人!”我和罗平异口同声地说到。

  “嘻嘻嘻。”这个时候一个笑声传来。

  我们顺着声源望去,看见不远处的小山头上站着一个蓬头垢面的人,仔细一看,是昨天遇到的那个吃老鼠的怪人。

  他露出一口白牙,嘻嘻哈哈地拿出一只死老鼠朝我们丢来。

  死老鼠差点砸到孟荃龄,把她吓得急忙往旁边跳开。

  之前因为在傍晚光线不好,现在借着清晨的阳光我又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个怪人,这一打量我才猛地发现她原来是个女的。

  “又是这个疯子,我去赶走他。”罗平说罢就要上前。

  我拦住了他,说到:“算了,这个人可能精神不太正常,对我们又没有什么恶意,没必要和她计较。”

  下了山后,我们根据村长的指示,找到了发现鸟面人的那个村民,他稍微回忆了一下就对我们说到:“当时我去砍柴,突然听见一种从来没听过的鸟叫声,于是我顺着声音找去,就看见了张道人的坟头被挖开,棺材盖都翻倒在一旁,而且坟头旁还站着一个形似女子的人,于是我壮着胆子上前,没想到那人一回头竟然是满脸的羽毛,嘴巴的位置也有像鸟一样的喙,我吓坏了赶紧就往村里跑,好在那个怪物没追上来。后来我们再去找时却不见了怪物的踪影。”

  村民所说和村长说的大体上一致,没有得到重要的信息我不免有些失望,这时我突然想到刚才出现的疯女子,便问这位村民有关疯女子的信息。

  “哦,你说的是姜如莺那疯丫头吧,唉,说起来她也真是可怜。年纪轻轻就得了疯病,她是一年前来到我们村庄附近的,来的时候就已经是这副模样疯疯癫癫的样子了,好在她也没有什么攻击性,村民们看她可怜就经常把剩饭放在村头,让她自己取去吃。至于她是什么身份又是怎么疯的,都没有人知道。连姜如莺这个名字也是有个婆婆好心要给她换套衣裳时,找到一条纹有这个名字的手绢,我们才知道那疯丫头叫什么名字。”村民向我们说到。

  “那这个姜如莺,平时有吃老鼠的习惯吗?”我问了一句。

  “什么?以前没听说过疯丫头会吃老鼠,按道理说她经常吃些剩饭也不至于饿到去吃老鼠吧。”村民回答说。

  “那她平时住在什么地方呢?”孟荃龄忍不住问说。

  “刚开始倒是有人想要收留她,可每次趁着天黑,疯丫头就会自己跑出去,渐渐地大家也就不再想着收留她,由着她在山里乱窜了。我想疯丫头应该有个藏身的山洞吧。平日里刮风下雨也没怎么见她身上湿哒哒的。”村民说到。

  感谢了村民后,我们计划着下一步该怎么走。

  “依我看呐,我们应该试着把鸟人引出来,要不我们试试把小孩衣服挂在山上的法子,万一那鸟人真是姑获鸟呢?”罗平说到。

  我觉得他的法子可行,于是就打算先去借一件小孩衣服,等到天黑再利用它引出鸟人试试。

  这时候,孟荃龄有些犹豫地说到:“要不,我们去看看那个疯丫头?”

  “你想什么呢,我们没事在他身上浪费时间干什么?”罗平说到。

  但是罗平被孟荃龄瞪了一眼后,突然临阵倒戈,改口说该去看看姜如莺。

  我心想反正要到晚上才去引诱鸟人,去看看姜如莺也无妨,于是我们三人收拾了一下就打算上山去找姜如莺。

  来到山上已接近晌午时分,原先师傅的坟头处不见了姜如莺的踪影,为了避暑,我们就开始往山上走去。

  我们三人许久不曾爬过山,除了我还能受得了,另外两人到了山顶时已经是上气不接下气了。

  好在山顶绿叶成荫,又不时有清凉的山风吹过,很快我们就在炎热的中午感受到了一丝清凉。

  从山顶刚好可以望见进村的那条路,我往那里眺望了一会,正好看见有两辆黑色轿车从公路上开进土路,方向正是对着银洼村。

  罗平也看见了,于是他就开口嘲讽说:“这些人真是傻子,居然想把车开进村子里,不出半公里,他们就得下车!”

  罗平说得对,进村的路还没修,车辆根本进不来,他们的确需要下车步行。

  “啊!你们快看,那个是姜如莺吗?”随着孟荃龄的一阵惊呼,我们顺着她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个浑身脏兮兮又披头散发的身影在不远处的一棵果树下晃悠。

  那不是姜如莺又是谁!

  于是我们就朝着那里走了过去,没想到姜如莺看见我们逼近竟然不躲也不跑,仍旧呆呆地看着那棵果树。

  直到我们到了她跟前,她也只是扭过头对着我们露出牙齿笑一下。

  我们便跟着她抬头看,树上结了很多白里透红的桃子,我会心一笑,原来疯丫头是馋了啊。

  我一拍身旁的罗平,给了他一个眼神,他原本没想上树,但是看到孟荃龄也向他投去期待的目光后,他叹了一口气,三步并两步,像只猿猴似的爬上了树。

  从小我就知道这家伙爬树本领特别出众,每次只要想吃什么树上的水果了,都是他出马。

  罗平在树上摘了不少新鲜的桃子下来递给姜如莺。

  姜如莺很高兴地接到怀里,不小心掉了两个,姜如莺忙弯腰去捡,一弯腰怀里的其他桃子就咕咚咕咚地掉了一地。

  这疯丫头!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