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灵幻鬼事

第八章 困兽之斗

灵幻鬼事 不沾一滴酒 2505 2018-08-22 20:53:42

  早先从孟荃龄的话中遇到了风水师我就猜测困住我们的不是鬼打墙,而是一个风水局。

  我就顺势利用罗盘找到了风水局的阵眼所在,也就是茶几上的茶壶,毁了压阵之物后,风水局不攻自破。

  不过走进钱富贵办公室之前,我把之前攥在手里的铜钱放在门外一株盆栽底下压着,再掏出盆内的一些土渣洒在周围后,从包里拿出一瓶矿泉水浇在盆栽上,直到水要漫出来才停止,做完这一切后,我才打算进门。孟荃龄还埋怨我把地上弄得脏兮兮的和要把盆栽浇死了,不过我没有搭理她,而是给了他一个自信的微笑。

  之后我们走近钱富贵的办公室,办公桌后一张旋转真皮座椅背对着我们,座椅的把手上搭着两只手。

  “钱富贵,你究竟要耍什么花招?”我喝问到。

  谁知座椅转到面对我们的方向时,上面坐着的竟然不是钱富贵,而是那个风水师!

  此时他正捻着自己的小胡子,一脸得意地看着我们,然后开口道:“原本我还以为你们会被困得很久,没想到你们上来地挺快的嘛。”

  “严大师,钱总呢?我这又是在做什么?”孟荃龄皱了皱眉头问到。

  风水师于是从办公桌上拿起一个遥控器,对着旁边的一个电脑一按,电脑屏幕中赫然出现了钱富贵的身影,只是画面中的钱富贵此时看起来颇有些狼狈不堪。

  画面中的钱富贵被绑在一张椅子上,嘴里被一团破布塞住,头发凌乱,西装也多了不少个窟窿,被束缚住的钱富贵不住地在挣扎,奈何绑得太死根本没有办法逃脱。

  “严炳华,你把钱总怎么样了!赶快放了他,不然有你吃不了兜着走的时候!”孟荃龄看到屏幕中的钱富贵被绑,非常生气地对着风水师大喊。

  “哦,吃不了还能让我兜着走呢,挺大方啊。钱富贵是被我抓起来的,你们也是我引来的,也不怕告诉你们,无头女尸案也是我一手策划的,你们反正也没有办法活着走出这间办公室了,知道了也没关系。”严炳华带着戏谑的口气说到。

  “既然要死,不如让我们四个明白,首先你为什么要绑架钱富贵,然后无头女尸又是怎么回事?”我对着严炳华问到。

  “喂,他想死得明白能不能放过我们,我们会当作什么都没看见的。”罗平边说边移动到了办公室的门口,才发现刚才打开的门已经关上,而且怎么都打不开。

  “今天你们一个也跑不出去,都要死在这里!那个会点法术的小子,既然你想知道,我也不妨告诉你。绑架钱富贵是我一开始就计划好的,先提前把无头女尸埋入那块地里,然后假意要帮钱富贵看一块盖楼的好地方混入他的身边,再通过工人挖出无头女尸导致工程停止,我再给钱富贵添油加醋地说工程停止对布置风水的严重性,让他利用财力和人脉把无头女尸案定性为无果悬案,减少警方的监控,之后我再把钱富贵绑架利用一种特殊方法假扮成他,这样他的万贯家财就都是我的了!至于无头女尸,那是用来替我杀人用的工具。知道了这么多,你们也该去死了。哈哈。”严炳华说完拿起办公桌上的一个杯子,往地上狠狠地一摔。

  随着杯子粉碎的声音响起,周围突然阴风大作,办公室的灯光忽明忽暗,一种熟悉的气味钻入我的鼻腔内。

  糟糕,是无头女尸来了!

  果不其然,很快无头女尸就出现在了我们眼前,只是不知道这次的无头女尸是实体还是灵体。

  “哈哈,你们就和我的宝贝好好玩玩吧,我先走一步了。”说罢严炳华起身按下办公桌上的一个按钮,办公室的门就自动打开了。

  看见门被打开了,罗平想要夺门而出,却被眼前一股浓厚的黑雾挡住去路。

  “诶,怎么回事,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了?”罗平惊恐地大喊到。

  既然严炳华敢当着我们的面打开门,必然是不怕我们会先一步逃走的,肯定也有所准备。

  此时严炳华脸上扬起阴险的笑容,嘴里说到:“还要做无谓的困兽之斗吗,也是,猎物总要蹦哒到生命的最后一刻才会甘心,哈哈哈!”

  说完严炳华就从我们身旁径直走向门口。

  此时我脑中闪过一个挟持他的念头,但很快又被自己否定了,他敢旁若无人地从我们身边走过,想必也是有恃无恐,挟持他也不过是徒劳无功。

  就在我亲眼看着严炳华走出办公室后,突然喊道:“霹雳神将,太上灵尊,五行道生,阴阳阻断,弟子虔诚,愿启元阵,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就听见门外传来严炳华气急败坏的声音:“臭小鬼,竟偷偷施法困住我,等无头女尸把你们都结果了,定讲你们挫骨扬灰!”

  先前我在门外放下掏钱,洒出土壤,又给盆栽浇水,就是暗中布下了一个五行阵,我本来是想着给钱富贵等人还以颜色,没想到事到如今正好发挥作用困住了严炳华。

  要摆五行阵,五行元素缺一不可,我的五行阵以铜钱为金,盆栽为木,又有了现成的水和土,而什么又代表火元素呢?阳光!窗外照射进来的阳光便为火。

  只是现在我们顾不上门外严炳华的叫骂,眼前这只无头女尸才是真正棘手的问题。

  我往被黑气缠住的罗平身上贴了一张净身符后,他身体周遭的黑气很快就散去了。

  “罗平,你从旁边上去踢她一脚,她没有头,看不见你的。”我对罗平说到。

  罗平本来想拒绝,但是看到孟荃龄在旁边一脸期待地看着他,于是深吸一口气,对着无头女尸冲了上去,在马上两人要相撞的时刻,罗平稳住身形,抬起一脚直击无头女尸的腰部,无头女尸倒也不躲,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硬抗罗平飞起的一脚。

  “我去你大爷的,张正安,这他娘的哪是尸体,这就是一堵墙!哎呦,疼死我了。”罗平叫唤着跑了回来。

  既然是尸体,那不过是一具行尸走肉罢了,没什么好怕的。

  于是我掏出之前在停尸房对付无头女尸的化煞符,嘴里喊到:“天地自然,道㤅分散,太元朗朗,邪煞不存,凶秽消散,道㤅长存,急急如律令!”说完便把黄符甩向无头女尸。

  我本以为无头女尸会躲掉,所以提前准备好了第二张符,没想到无头女尸竟直挺挺地任黄符贴到身上。

  没想到这么成功,我顿时长舒了一口气,可是当看见无头女尸没有像之前在停尸房那样瘫倒在地而是用手直接把身上贴着的黄符撕下后,我又倒吸了两口凉气。

  我的天,这是什么怪物!

  无头女尸撕下了黄符后,身上的煞气猛然爆发,煞气浓重得让我们都有些睁不开眼,无头女尸再发出一声诡异的婴儿啼哭声后,就挥动青筋暴突的惨白手臂扑向我们。

  眼前这番诡异的景象让我们都不敢大意,在无头女尸扑过来的同时,我和罗平都避开了,但是孟荃龄毕竟是女流之辈,不免心里犯怵,竟呆站在原地不知所措。

  无头女尸似乎也知道柿子要挑软的捏这个道理,转过身就要对着孟荃龄发起攻击,只见无头女尸像只羚羊一样向着孟荃龄屈膝一跳,尖利的指甲离孟荃龄吓得煞白的小脸只有几公分远了!

  不好,孟荃龄危险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