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灵幻鬼事

第七章 风水局

灵幻鬼事 不沾一滴酒 2625 2018-08-22 17:44:07

  孟荃龄和罗平遇到这种情况也是有点发慌,孟荃龄有些哆哆嗦嗦地说:“要不,我们走楼梯试试看。”

  说不定真是电梯坏了呢,于是我们打算走楼梯上楼,当我们从四楼的楼梯往上走到四楼后,我们才恍然大悟,原来电梯没坏,是真的遇上鬼打墙了!

  我正要拿出黄符有所动作,罗平突然把食指树立在唇前“嘘”了一声。

  我和孟荃龄都一脸疑惑地看着他,这时候罗平咳了两声,算是清了清嗓子,然后开口说到:“咳咳,你们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据我专业的分析,这就是传说中的的鬼--打--墙!”

  说到鬼打墙三个字的时候,这货还特意拉长了音调,我忍不住对他犯了个白眼,但是孟荃龄似乎被罗平那一套唬得一愣一愣的,吓得有些花容失色地问说:“你,你别吓唬我啊!”

  罗平一看有效果了,就继续开口说:“我可不是吓唬你们的,我给你们讲一个我们同事身上发生的亲身经历哈!”

  我去,都什么时候,这货还有心情讲故事,不过看四周似乎也没有什么危险,我也就没有打断他。

  “我有一个同事叫大春,去年他接到一单生意,要去给厂商送货,于是他开着满载货物的卡车出门了,恰巧那天刚好是农历七月十五,也就是中元节,本来他的家里人都劝她过了今天再出去送货,但是他不想耽误时间就执意要去送货。本来刚开始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直到他开着车上了一条靠山的高速公路。大春经常跑车送货,对这些路都很是熟悉,所以当他上了高速公路后就开始估计自己大概半小时后会下高速,可是他沿着山路开了快一个小时了还没有看见出口处的收费站,这个时候大春就开始有点慌了,于是他就留了个心眼,把路边一个路牌作为标记,在上面抹了条砖灰继续上路。可当大春开车又行驶了一段路后,大春惊恐地发现又一次看见了那个路牌,当时他还安慰自己说是长得一样的路牌然后继续往前开,更离奇的事,每当大春开出一段路后总能看到这个路牌,终于大春生气了,把车停在应急车道上下了车一看,这不看不要紧,一看是把三魂七魄都吓跑了一半,路牌上赫然有着一道砖灰,位置和大春之前划的一模一样!大春开始慌了,上了车拼命地向前加速,就在一个山道转弯处,大春猛然看见了一个身穿白色衣裙,一袭黑色长发遮挡了整个脸庞的女人直挺挺地站在路中间,大春此时已经来不及刹车,而路中间的女人似乎也对大春疯狂摁响的喇叭置若罔闻。当大春的货车和女人马上要撞在一起的时候,大春绝望地闭上了眼睛,可是许久却没有听见一丝一样的声响,等车停下来后,大春急忙下车查看,可是路上哪还有白衣女子的身影,连车底下也是空无一物,甚至连车轱辘色也并未沾染上想象中的鲜血。大春这才知道,自己估计是碰上什么不干净的东西了。绝望的大春后悔没有听家人的劝告,而这时候他也突然想到老人常说的鬼怕污秽之物,像是人的屎尿或者是污言秽语。于是大春就试着对卡车骂起来,大春把心里的憋屈和对生活压迫的不满全都化作各种不堪入耳的声音发泄出来,大春越骂越起劲,重新上了车后一路都在破口大骂,说来也怪,这样一路骂骂咧咧的,竟然真的让大春开出了高速公路。后来回到家后,大春就生了一场病,吃什么药都不怪用,直到大春婆娘去城隍庙求了一道符后病情才开始好转。”罗平说完后还不忘扫一眼我们的反应。

  孟荃龄估计没听过多少鬼故事,听完罗平讲的故事两眼瞪圆,面目惊恐。

  我则从罗平讲的故事中有了些想法,故事中的大春在中元节出门送货遇上鬼打墙,始终在一段路上绕不出去,确实可能是因为中元节鬼气浓厚的原因,而靠着骂些难听话破了鬼打墙也不是空穴来风的说法,俗话说鬼怕恶人也是这个道理。

  罗平估计是看到我脸上没什么表情,就骂了我一句:“你怎么没点反应,这么不解风情。”

  那是风情吗?我看你那是疯癫!

  我没有搭理他,拿出一张黄符,嘴里喊着:“洞惠交彻,五炁腾腾。

  金光速现,破邪祛煞,金光堂堂,覆护吾身,急急如律令!”

  念罢把黄符非常潇洒地撒向空中,黄符在空中无火自燃。

  “走吧,没问题了。”我自信地说到。

  于是我们三人再次登上电梯,等叮的一声,电梯门开后,映入眼帘的依旧是四楼的景象时,我知道,哥们丢面儿了。

  “安子,瞅你耍那一套看着挺厉害的,怎么没点效果啊,还是让我来吧。”罗平略带嘲讽地说到。

  罗平先是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双手叉着腰,对着四楼的走廊就是一阵破口大骂。

  由于他骂的东西实在是太难听了,我就不一一描述了。

  在罗平自觉酣畅淋漓地骂完一顿后,他自信地扬了扬下巴,示意我们再试一次。

  当电梯门再次打开后,不出意外的依旧是四楼的景象,那张桌子还是那张桌子,那盏台灯还是那盏台灯,怎么说来着,你大舅你二舅都是你舅?

  连续几次的失败后,我们都有点失落,我也是非常迷惑,金光咒都不能破了这个鬼打墙吗?这鬼的道行得高到什么地步?

  “怎么办,我们是不是永远都要困在这里出不去了?”孟荃龄略带绝望地说到。

  “不会的,我们肯定能出去的。我就不信这小小的一层楼困得住我们!是吧,安子,你赶紧想想办法啊!”罗平安慰孟荃龄说到。

  这个时候想到我了,罗平这见到漂亮姑娘就走不动道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啊。

  “先别急,我倒是很好奇为什么刚才进来到现在为什么没看见一个员工?”我问向孟荃龄。

  “那是因为今天钱总给全公司放了一天假,本来我也要走了,然后就被叫住说再去把你们带来,拖了这么久,我要打个电话向钱总解释一下。呀!怎么电话没有信号了!”孟荃龄惊讶地说到。

  “钱富贵又找我们干嘛?”我问说。

  “不清楚,好像是严大师的意思。”孟荃龄回答说。

  严大师?钱富贵身边的那个风水师吗?风水?风水?

  “啊!我知道了!”我突然恍然大悟似的激动地喊了一声。

  “安子你干嘛,一惊一乍的吓死人,不就是被困住了吗,至于要发疯吗?”罗平被我吓一跳后说。

  “我知道了,这不是鬼打墙,这是一个风水局,我们是被风水局困住了!”我说到。

  见二人一头雾水的样子,我索性直接掏出一枚铜钱攥在手心,另一只手托住罗盘,然后踏出方步,嘴里念到:“天地返覆,九道皆塞,扬兵来者,令其自伏,明星北斗,自通万里,急急如律令!”

  念毕只见罗盘上的指针指向了坤位,于是我便往西南方向踱步,罗盘指针又指向震位,几次转换位置后,罗盘指针最终指着茶几上的一个陶瓷茶壶再无动作。

  这涉及到九宫八卦的原理,简单来说,每宫对应八卦之一,中宫有所重复,又有其对应方位,分别是一宫坎(北),二宫坤(西南),三宫震(东),四宫巽(东南),五宫中(寄于坤),六宫乾(西北),七宫兑(西北),八宫艮(东北),九宫离(南)。

  我拿起茶几上的茶壶,朝着地上狠狠一摔,然后招呼着罗平和孟荃龄再次进了电梯。

  当电梯门打开的时候,眼前不再是四楼,而是钱富贵的办公室了。

  成功破了风水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