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灵幻鬼事

第六章 鬼打墙

灵幻鬼事 不沾一滴酒 2404 2018-08-22 12:00:10

  迷雾并不可怕,深藏于迷雾之下的存在才真正可怕。

  “啥?老赵?我们找他做甚?”罗平疑惑的问到。

  “我总觉得他知道点什么。”我回答说。

  “我们还要继续调查下去吗?”

  “是的,我总感觉这无头女尸案背后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内幕。”

  “报应咯,咯咯咯,都会死都会死噢!”

  当我们到达老赵家时,只看见老赵已经双目无神,嘴里只是不断念叨着那句话。

  老赵的老婆抹着眼泪向我们哭诉说:“自从在工地上挖到那个破棺材后,整个人就变得神神叨叨的,现在嘴里只会说那句话了,像是得了疯病似的,这让我们一家可怎么活啊!”

  安慰了几句后,我们就离开了老赵家里,现在这情况从他嘴里怕是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

  罗平从老赵家出来后整个人都闷闷不乐的,我想是看见了平日里一起工作的同事变成这幅模样,内心一时难以接受吧。

  “我们一定要继续调查下去!为了惨死的阿龙和浩哥,也是为了老赵!都是因为那该死的无头女尸!”罗平悲怆的语气中夹杂着一份坚定。

  老赵这条线索断了,我打算从其他地方入手,从无头女尸的头颅入手!

  这么说似乎有点异想天开,但是并非不可能做到。

  虽然警察现在还没查出无头女尸的身份,但是没关系,要找到无头女尸的头颅只要有尸体身上的部位就好,比如一根头发或者指甲之类的。

  头发我肯定是找不到了,指甲会比较容易,但是经过之前我们那么一闹,无头女尸的尸首必定会被警方严加看守,加上钱富贵说不定会派人暗中盯住我们,所以这次要想再潜进去无异于痴人说梦。

  但是看着眼前郁闷的罗平,我突然心生一计。

  我把想到的计划告诉罗平,起初他死不同意,于是我咬咬牙答应给他办浪漫之夜的会员卡。

  “半个月的会员卡!”

  “太少了,一个月!”

  “算你狠,成交!”

  医院内,几个警察身穿便装时不时在走廊上晃悠,还好之前进局子时跟这些人打过照面,不然还真是认不出这些便衣。

  “妖孽,看你往哪跑!吃我一记玉皇大帝符!”医院大厅内一个身穿奇装异服的男子正在对着空气挥舞手臂,不时往头顶上抛出一张张黄符,就像真的在和妖邪激烈对抗般。

  看到医院大厅发生了情况,几个便衣都纷纷向那里赶去,我则缩在风衣里压低了自己的鸭舌帽,独自向着停尸房的方向走去。

  好在大家都被大厅的奇怪男子吸引了目光,没有人注意到我。

  很快我就来到了停尸房的门前,我试着按照罗平教的开锁技巧,拿出罗平自己声称是花尽毕生功力所制的万能钥匙,伸进锁眼里鼓捣两下,还真的打开了停尸房的大门。

  时间紧迫,我也顾不上小心翼翼了,直接锁定了一具尸体,掀开白布一看,正是缺了头的无头女尸,好在这次没有再发生起尸的情况。

  我来不及墨迹,直接抓住无头女尸惨白的手臂,用提前准备好的指甲钳剪下一小截指甲收好,然后快速把现场恢复原样,离开了停尸房。

  这个时候我来到大厅,看到之前那个奇装异服是男子已被几个便衣制服,被扣在地上口中不停喊着:“我可是玉皇大帝指派在人间降妖除魔的使者,你们不能这样对我!哎呦,疼疼疼!”

  看着男子的窘状,我忍俊不禁,然后咳嗽一声,就快步离开了医院。

  听到我的咳嗽声后,被制服的男子也突然恢复正常,对着身后钳住他的警察说到:“兄弟你们干嘛,我们在拍戏呢,诶,摄像呢?导演呢?你们别急,我去把他们找回来哈!”

  说完男子顺势就要逃走,可几个便衣哪里会轻易放了他,就把他钳着带离了医院。

  显而易见,那个奇装异服手舞足蹈的男子正是罗平,我让他扮作奇怪的模样吸引警方和钱富贵等人的注意力,我再提前破坏监控,随后潜入停尸房拿走无头女尸的指甲,即使被人怀疑,但是只是少了一小块指甲几乎声不可能被人发现我在尸体上动的手脚的。

  当然了,这一切主要归功于罗平精彩的表演。

  不得不说,他当时的表演就和他现在坐在我面前一脸哀怨地看着我一样给人以直击心灵的震撼。

  “老子真是信了你的阴邪!我差点被警察当成神经病给带走,还好凭借我的三寸不烂之舌让他们相信我是被无良剧组给骗了,不然在保释期间再给抓进局子里,后果有多严重你知道吗!”罗平一脸愤愤不平地质问我。

  我强忍着笑意,说到:“你现在不是没事吗,回头会员多给你办一个星期。”

  “放屁,老子又耍猴又是进局子的,才值一个星期,最少半个月!”

  “行行行,您功劳大,您说了算。”

  得到无头女尸的指甲后,我拿出一个罗盘,拨动到一个角度后,把无头女尸的指甲在罗盘上划了一下,然后嘴里喊道:“天地玄宗,万炁本根,今请五道,游路将军,吾今差吾,着意搜寻,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罗盘上的指针就开始疯狂地转圈,持续了一小会儿后,指针便指着一个方向一动不动。

  罗平看着停下的指针说到:“怎么不转了,是找到无头女尸头的位置了吗?这个方向不是医院吗?”

  的确,指针的方向正对着医院,医院里有无头女尸的残躯,指针肯定会指向那里。

  “还用说吗,肯定是头颅被人销毁了呗,挫骨扬灰也说不定了,毕竟骨灰是没有说话的权利的。”我无奈的耸耸肩说到。

  就当我们又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的电话突然响了,我接起来里面传来一个奇怪的声音。

  “既然你们是不撞南墙心不死,那就让我们走着瞧吧。”

  这个声音听起来很沙哑,根本分辨不出是什么人的声音。但是有很大可能是钱富贵打来威胁我们的。

  他这么做,也更加说明他心里有鬼。

  “完了,我们是不是被盯上了,怎么办?”罗平说到。

  “还能怎么办,骑驴看剧本,走着瞧呗。”

  没过多久,一声刺耳的喇叭声在出租屋外响起,随后有人敲响了我们出租屋的门。

  没想到来得这么快!

  “是我,你们在家吗?”门外是孟荃龄的声音。

  .....

  当我们又坐上前往富贵大厦的轿车时,连孟荃龄都纳闷了,她甚至猜测是不是钱富贵有什么特殊癖好,看上我们两个小白脸了。

  我去,说我也就算了,就罗平那五大三粗满脸胡渣的模样,能管他叫小白脸?小白脸的标准就这么低吗?

  到了富贵大厦后,依旧要坐电梯上楼,钱富贵的办公室在15楼,我们三人在电梯里按下15楼的按钮后,等电梯门一开,孟荃龄发出了一声疑惑。

  “咦?这不是15楼啊,这是4楼吧!”

  我们都以为是电梯出了故障,从四楼坐上电梯再试一次后,等电梯门打开,眼前依旧是四楼的景象。

  此时一个念头在我脑中飘过。

  糟糕,是鬼打墙!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