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灵幻鬼事

第五章 稻草银针

灵幻鬼事 不沾一滴酒 2513 2018-08-21 14:21:45

  第二天太阳刚从云里展露头脚的时候,我把钻研了一大早的黄皮书卷合上,踹了身旁呼噜声不断的罗平一脚,让他起床。

  这本黄皮书卷是师傅平日里经常翻阅的一本书,里面记载了一些术法和口诀之类的东西。

  之前师傅总是藏着掖着不让我看,奈何我总是趁他出门后从米缸里掏出津津有味地翻阅着。

  不过自从师傅死后,我就把这本书当成是他的唯一遗物,好好保存着,到如今应该也有两年的时间没有看过了。

  现在我临时抱抱佛脚,希望能多掌握点有用的东西,毕竟我心里总对最近发生的坏事感到不踏实。

  罗平被我踹醒后,睡眼惺忪地问我:“怎么了?这么早扰了我的美梦。”

  “别睡了,你那呼噜声震天响,等会楼上的老板娘有意见给我涨房租怎么办!对了,我还忘了问你,昨天晚上在停尸房怎么突然就晕倒了?”我回答说。

  “不清楚,好像是在你要打开白布的时候,突然觉得背包一阵刺痛,然后就眼前一黑没意识了。”罗平说到。

  看样子是无头女尸的煞气和罗平背上的印记产生了某种化学反应,才让他直接昏迷过去的。

  我整理了一下思绪,事到如今,我们既碰见了无头女尸的灵体,又碰见了无头女尸的实体,一般来说,这种灵体和实体都能有自我意识的情况并不多见。

  说到这,我突然想起来以前跟着师傅碰见的一桩怪事。

  我的师傅叫张青茂,是一个野道士,因为他不属于那些有头有脸的名门大派,而且他学的东西包涵各派的学问,集百家之长说不上,只能说他所学比较杂乱,甚至还有一些被认为是邪术的东西他也略知一二。

  有一年我放暑假回到村子里,当时有一个邻村妇人来找师傅,说是家里闹鬼,经常能看见死去的婆婆在井边挑水,每次壮着胆子过去查看,婆婆就直接跳进井里,可是一捞却什么也没有。

  后来我们便来到这个妇人家中,家里还有妇人的老公和一个儿子。听他们说妇人的婆婆已经死了快半个月了,当时老婆婆是在山上砍柴时不小心摔了一跤后一命呜呼的,尸体还是妇人一家亲眼看着放入棺中埋于后山的。

  师傅便让人打了一桶老婆婆跳的那口井的井水上来,用瓢舀了一勺后放在鼻尖闻了一下后,师傅就断定老婆婆的尸体就在井里。

  众人不信,说已经试着打捞过好几次了,井里什么都没有。

  于是师傅就和他们打了一个赌,说是要抽干井水,如果底下没有尸体,就赔给他们打一口井的钱。

  于是大家就去找村长借了一台老式抽水机,几个人忙活半天后,终于是把井水抽光,这时众人再往下一瞥,果见井底伏着一具老妇人的尸体,将尸体打捞上来后,赫然就是妇人的婆婆,只是尸体早已被水泡得发肿。此时我注意到妇人的神色慌张,眼神迷离,似乎不敢正视婆婆的尸体。

  大家都在疑惑为何井底会出现尸体时,一声阴测测的怪笑传来,众人随着笑声的方向一看。

  只见妇人的小儿子在人群后缓缓开口道:“我死得冤啊,尸体都不得安宁噢!”

  妇人四五岁的小儿子嘴里竟发出的是干树皮般的沙哑声音,那声音,与一个风烛残年的老妇人无二。

  众人都惊呆了,有人认出这是妇人婆婆的声音,再看妇人,已是双目呆滞一阵失神的模样。

  妇人的儿子,不,应该说是妇人的婆婆此时突然面目狰狞双目圆睁恶狠狠地说到:“让你们看看我死的时候的模样吧!”

  说罢妇人的儿子的眼白开始泛红,额角也渗出血迹,皮肤开始变得惨白肿胀,嘴角扬起诡异的弧度,呈现出一种近乎疯狂的恐怖状态。

  “够了,杀了你的人是我,别动我儿子!”一旁的妇人看着儿子或者是看着自己的婆婆崩溃地大喊。

  众人听罢,一片哗然。

  当然了,后来师傅就降服了老太太的冤魂,事情的真相也浮出水面。

  原来是因为婆媳关系不和,妇人就趁着老婆婆挑水的时候一把将其推入井中,再找一个身形相似的尸体毁了容谎称婆婆在山里摔跤死了,并胁迫懦弱的丈夫配合自己演了一出假下葬的戏码给村民看。

  师傅后来说他闻到的井水带着一股尸味,就知道井底有尸体,至于妇人所见的尸体跳井很可能是婆婆死后心有不甘,化作怨灵制造的幻象。

  但是现在的无头女尸却更加棘手,不同于怨灵制造幻象,无头女尸是有着实实在在的身体的。

  很快就到了中午,我们简单收拾一下后就前往富贵大厦,到了富贵大厦后孟荃龄似乎早早就在等着我们了。

  见我们到来,便像昨天一样带着我们来到钱富贵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不止有钱富贵一个人,还有一个身着黄色道袍,脚踩登云梯,头戴方巾帽的中年男子,这一身道士打扮的应该就是钱富贵所说的风水师吧。

  看着派头是挺足的,就是不知道本事有几斤几两了。

  钱富贵看我们来了,让人泡了两壶茶水,招呼我们坐下,然后对着身旁风水师说:“大师,你看看那位小兄弟是染了什么怪病?”

  风水师脸上有两撇小胡子,他捻了两下自己唇上的小胡子,询问了一下罗平大致情况后,就从一个布袋里拿出一个手掌般大小的稻草人和一个方形盒子,打开盒子后,里面陈列着一根根泛着凛冽寒光的银针。

  风水师说要取罗平的一滴血,等罗平同意后,拿着银针扎破罗平后背取了一滴血然后滴在稻草人头顶。

  这个时候,风水师拿出一截红绳,一端绑稻草人的头顶,一端让罗平攥在手心里,然后风水师口中开始念念有词道:“精气合我,神气合天,冥气合地,邪魄入魂,生气阴虚,引物渡气,鬼气阴虚,急急如律令!”

  我听出来风水师念的应该是引渡咒,我想他是要把罗平身上的煞气通过红绳引渡至稻草人身上。

  听完风水师的念咒,钱总忍不住也学着念了一遍,然后说到:“严大师,这些东西挺有意思,到时候你可得教我两招。”

  严大师点了点头,然后喊了一声“敕!”

  话音刚落,只见罗平背上的红色印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缩小,红绳上也可以看见一股若隐若现的黑气在流动,看样子这个方法是奏效了!

  只见当红色印记完全消失的时候,稻草人身上也出现了部分黑色的斑点,有点像发霉了的那种样子。

  “好了,这位小兄弟的煞气被压制了,不会有生命危险了。”风水师说完把发黑的稻草人扔进布袋里喝了一口茶。

  “还真的不痒了,大师就是大师诶。”罗平兴奋地摸着自己的后背说到。

  我看这方法确实有效,也对钱富贵开口道:“多谢钱总的帮助,我们二人感激不尽。”

  “小事一桩,等到时候新大楼建起来了欢迎你们随时来应聘。”钱富贵回答说。

  简单地一番客套寒暄后,我们就打算告辞离开,但是当我要走出办公室门的时候回头看了一眼,刚好看见姓严的那个风水师往稻草人上贴了一张黄符,这个动作被我看在眼里,但我没有声张还是走出了富贵大厦。

  出了富贵大厦后,我对罗平说:“走,我们去找你们工程队的那个老赵!”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