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灵幻鬼事

第三章 停尸房

灵幻鬼事 不沾一滴酒 2689 2018-08-20 14:05:10

  看着眼前这诡异无比的场景,我狠下心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腥甜的味道瞬间弥漫了整个口腔,我顺势对着罗平身上的无头女尸吐出一口舌尖血。

  舌尖血触及女尸的一瞬间,恍惚间好像听到一声尖利的惨叫,随后只见女尸化作一团黑烟消散不见。

  我忙问罗平有没有怎么样,那小子还不知道刚才发生了什么,仍旧大大咧咧的说着胡话。

  “什么无头女尸,赶在老子身上作祟,也不看看马王爷有几只眼,哎呦,这马王爷也怕痒啊!”罗平说罢又开始在背上抓起来。

  我掀开他的衣服一看,不好!

  原本只有小孩巴掌大的暗红色印记现在已经占据了后背的三分之一了。

  按道理来说混元咒应该还能压制一段时间的,应该是刚才那个无头鬼的现身加剧了印记的蔓延。

  为什么我能肯定刚才的无头女尸是鬼,因为但凡鬼怪等阴邪之物都会对充满阳气的舌尖血有所忌肆,加上女尸被舌尖血沾染后化作黑烟消失这点,让我确定了无头女尸不是实体。

  至于为什么女尸会缠上罗平,可能还是因为罗平抬棺材的原因,而且之前我问过罗平,让他看看其他一起抬棺材的人有没有出现什么奇怪的症状,他说其他人都没出现什么异常,唯独他踩了狗屎似的倒霉到姥姥家。

  好在我之前为防意外,多准备了几张黄符,在路边买了瓶水让罗平就着符灰凑合喝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了什么,忙问罗平说:“你搬棺材的时候搬的是棺材的什么位置?”

  罗平显然没想到我会问他这种问题,但还是回答说:“就棺材前后脚那个位置,应该是棺材头吧,毕竟后来开棺后那个位置对着尸体的头。”

  听完这话我皱了皱眉,然后把刚才发生的事告诉了罗平,还没等他来得及惊讶,我接着说:“这若是棺材里放着一般人也就算了,但是里面可是一具煞气缠身的无头尸,恰好你又对着尸体的断头处,煞气自然会对你造成影响,有了煞气作为媒介,女鬼自然能找得到你,你目前的情况很危险啊!”

  “啊!你别吓我啊,这世界上真的有鬼吗?”罗平带着些惊恐的说到。

  “你信则有,不信则无咯。女鬼已经盯上你了,现在去找棺材也没用了,直接去医院里看看能不能从女尸身上做点手脚。”我说到。

  在去医院的路上,罗平问我说:“你说查出这具尸体的身份是不是对案件有帮助啊?”

  “话是没错,但我有看报纸的习惯,最近似乎没有看到有人口失踪的消息,可能是家人没报案,又或者说死者是外地人也有可能。”我回答说。

  就在我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讨论着的时候,已经到了县城医院了。

  医院不大,但内部设施还是一应俱全的,正所谓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进入医院大厅,像一个年轻的小护士打听到停尸房在负一楼,道谢后我们两人就顺着阴森昏暗的楼梯来到医院负一楼。

  不得不说,这大晚上的,头顶的灯时不时会闪一下,再加上周围寂静无声的氛围,确实带着一丝恐怖的意味。

  负一楼不止有停尸房,还有一些存着文件的档案室等房间,不过无一例外地这些房间都上了锁。

  “锁上了,怎么办?”我问说。

  罗平这时候对我自信一笑,从裤兜里掏出一根铁丝,对着停尸房大门上的铁锁就是一阵鼓捣,在一声清脆的“叮”后,罗平手上拿着已经打开的锁对我得瑟地笑着。

  我对着他暗骂一声臭德行,然后走进停尸房。

  一进停尸房就感觉周围气温突然就下降了,本来医院的温度就低了,进了停尸房还能被冷到忍不住哆嗦。

  “妈的,怎么这么冷啊!”罗平忍不住骂道。

  “温度不低,尸体不好保存知道吧。”说完我打量了一下周围的环境。

  这种停尸房属于老式的布置,没有专门安放尸体的冷柜,只有一张铁床,上面盖着一块白布,大致数了一下,应该有二十几具尸体停尸于此。

  “怎么找啊,难道一具一具地翻开看头吗?我可不敢啊!”罗平说。

  我摆摆手表示没那个必要,然后开口说:“先看看尸体的脚趾上有没有挂着一个牌子,从挂牌子的尸体上再看看哪一具的头部位置明显凹陷就应该能找到了。”

  尸体脚趾上挂的牌子是记录死者的身份信息的,方便医护人员和亲属进行辨认,既然女尸是今天才送来的,身份又没确认,按道理来说应该还没有挂尸牌。

  罗平一边查看尸体有无尸牌,一般嘴里念叨着:“小子无心,勿怪勿怪。”

  我看着他这副样子觉得有点好笑,让我想到从前自己刚学本事的那会儿了。

  “找到了!”罗平低声喊道。

  我来到罗平所说的尸体旁边,的确没有挂尸牌,头部也确实凹瘪了,正要打开盖在尸体上的白布,突然嘶的一声,四周陷入一片漆黑。

  罗平被这突如其来的黑暗吓得喊了一声,然后带着颤音地说:“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停电了。”

  我也纳闷啊,原本停尸房里森白阴暗的灯光就给人一种恐怖的氛围了,现在突然停电更是将恐怖的气氛推到高潮。

  我让罗平别慌,摸摸索索地在口袋中拿出几张黄符和打火机,点燃黄符后好歹是有了一点灯光。

  “此地不宜久留,赶紧查看一番尸体就走!”我说到。

  令人诧异的是,刚才还在眼前的尸体不见了!只剩下一张白布散落在铁床上。

  “我操,快走!”我预感到大事不妙,急忙喊了一句。

  就在我回头的一刹那,正好看见无头女尸直挺挺地站立在我面前,脖子上断裂的截面正不断涌出黑色黏稠的血液,这时女尸猛的伸出惨白的手臂想要钳住我。

  我强忍着泛恶心的吐感急忙往后退了几步,再看旁边罗平已经瘫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

  正好这时黄符烧完了,四周又再次陷入一片漆黑,我大气都不敢出一口,死死的盯着周围,生怕女尸冷不丁地又出现在我身旁。

  黑暗中,只听见铁板碰撞的声音,似乎是女尸像我冲来,我判断好方位顺势一躲,再对着女尸扬起一脚。

  妈的,这一脚就像踢到了铁板上一样,我拿出几张黄符,也不管哪张是哪张了,嘴里念道:“太上三清,正一敕下,闻吾急召,有令立从,天师有旨,遇恶擒收,急急如律令!”

  念完便罢手里的黄符全部往无头女尸的方向一丢。

  正好里面有几张起了反应,化出金光,无头女尸被金光照射到后,尸体冒起黑烟,似乎因为疼痛而不停扭动身体,而这一举动似乎也激怒了无头女尸,强忍着金光的照射就向我袭来。

  都没有头了,哪还有眼睛看得到我在哪,真他娘的诡异!

  面对无头女尸袭来,我也不躲,把刚才借着金光看到的一张化煞符拿在手里,说时迟那时快,趁着无头女尸扑向我的瞬间,我一个躲闪绕到她身后,嘴里快速喊道:“天地自然,道㤅分散,太元朗朗,邪煞不存,凶秽消散,道㤅长存,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便把黄符贴到女尸背后,本来应该贴断头处的,想想太恶心了,反正贴到身上的效果是一样的。

  在黄符贴到女尸的一瞬间,一股带着恶臭的青黑色烟气从女尸的断头处飘出,消散在空气之中。

  随后女尸就瘫倒在地,和一具正常尸体无异。

  就在这时,停尸房的灯光又重新亮起,我顾不上其他,先去查看罗平的情况。

  好在他只是昏倒了,然后我翻看他背上的印记,不好!比起之前又增长了部分面积,恐怕印记蔓延至整个背部之时,就是罗平大限将至的时候了。

  想到这里,我急忙蹲下要查看无头女尸的情况。

  还没等我洗看,停尸房的门哐当一声被人踢开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