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古穿今:一直喜欢你

第十五章 初见(二)

古穿今:一直喜欢你 夕诃 2123 2018-11-06 00:05:38

  “得了,还猎什么猎啊,还是找个地方睡一觉吧,就你那身手,能追上只兔子吗?就是等会儿钱信春那个傻子又该过来了,烦人。”齐安理想起来就烦,钱信春那个傻子不知道脑子缺了什么弦,这段时间总是针对自己,每天都和个蛇精病一样过来拿话刺自己。

  “哎,你说啥呢,我怎么就不行了,别以为你是武将就多厉害,当年我也是猎过熊的好么。钱信春针对你不就是因为那点事儿吗,你是不是前一段时间在酒馆里救了个小姑娘,打了一堆家丁,那是钱家人。”齐安理有时候也挺佩服景庭的,个子长得挺高,就是心眼不太够数“那个小姑娘偷了钱信春的玉佩,人家娘的遗物,派了一堆家丁抓人还被你打了回来。能不恨你吗?何况,官还没你老子大,不敢惹你就只能做点儿事情给你添点麻烦了,也挺可怜的。”

  “可是,那个姑娘说是他们要抓她当小妾我才动手的。”

  “虽然钱信春长的一脸恶霸样,但是这件事应该是真的,据说哭的是一把鼻涕一脸泪的。”

  “那,我去向钱兄道个歉,还得把玉佩找回来。”

  “你个死心眼,都多少天了,人都不知道哪去了,哪里找?反正钱信春,你就让他出出气吧,反正他也不敢做得多过分。以后英雄救美的时候想想,傻大个。”

  “齐安理,信不信我削你。”“萧临,景庭要打我了,快救我啊。啊”齐安理夸张地大喊,想躲到萧临身后,结果转了两圈也没看见人,“萧临呢?”

  “你莫不是瞎,刚才就走了。”

  “陛下驾到”御前大公公四季尖细的声音传来,刚刚还喧闹的猎场一下子静了下来,“恭请陛下圣安,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身着九龙黄袍的晟敏帝小心翼翼的压制自己的咳疾,努力挺直身躯一步步平稳地走向人群。不行,不能咳嗽,得让他们看见自己还是好好的,得让他们看见一个身体安康的帝王。

  “平身。”

  “谢皇上”。晟敏帝看着一个个的全都或明或暗地看自己,不由得笑了出来,“四季啊,你看,都精着呢,恐怕家里长辈都叮嘱了要看看我是不是快死了。”

  四季公公一听这话哪敢说什么“陛下,您说什么呢这是,陛下要活万万岁的。”

  “万万岁是不能够了,多陪她们娘儿俩几年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陛下……”“唉,又急眼了这是,怎么,你是皇上还是我是皇上。”

  “奴才惶恐。”四季公公急的马上就要跪下,大不敬啊这是。

  “行了行了,你还当真了。让他们都围猎去吧,就拿青柒羽裘衣、雕花澄曲架、刻风刀做彩头,吩咐下去,表现优秀者朕重重有赏。”

  “奴才遵旨。”

  “永安去哪儿了?”

  “公主刚才就去林子里了,说是想赏赏景。老奴亲老奴亲眼看见赵将军跟着的。”

  “那就行。这里景致还是不错的,一定要保护好公主的安全。”

  “是。”

  ————我是萧临和永安初见的分界线~~

  猎场的人闹哄哄地挤成一片,各府公子闹成一团,就像是开屏的孔雀一样企图寻求不远处小姐们的目光。当真是……唉,果然是国将不国了吗?萧临刚想到这里就感觉自己很可笑,竟然还去笑话别人,自己不也是只想着躲避吗,和他们相比,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罢了。

  说实话,虽然自己是大晟人,却实实在在地没在大晟待多长时间。年少时还安安分分地呆在家里,过了七岁跟随家里长辈四处游荡,实实在在一浪人,家里长辈是每年换着人出来游历悟琴理,自己却是每年都跟着出来。说来也可笑,这么多年,大晟倒是待得最短的地方。

  萧临转悠了一会儿,实在是无聊极了,转身攀上一棵足有四人宽的大树,寻了最粗壮的树枝准备躺一会,中午的阳光正正好,适合睡觉。

  “公主,公主,您慢点,赵将军没跟来了,您别跑了。”黛儿跑在永安身旁,绕着圈的劝自家小祖宗。

  “说什么没跟来,还不是躲在我看不见的地方了。”永安跑累了,往日最在意的仪态也不顾了,拉着裙子就往地下坐。

  “您先别坐,我给您铺上,一会儿被人看见衣服脏了怎么办呀。”

  黛儿急忙脱掉外边的小褂子铺到地上,“公主,铺好了,我给您扶着裙子,您可千万小心点坐。”

  “黛儿,我不坐了,你把衣服拿起来。”

  “哎呦,我的公主啊,您跑了这么久,快坐下歇歇,要是觉得弄脏奴婢的衣服了,您回宫再给我做一件呗,嘻嘻。”

  “好丫头。”永安拍拍黛儿的肩膀,“果然还是你好,回去给你做五件。”

  “谢谢公主。”黛儿得了赏赐高兴极了,“公主,您先歇一会,然后咱们就和赵将军回去吧。”

  “回去干什么,不回去。父皇那么讨厌,才不会去见他呢。”永安一想起来父皇笑呵呵的让自己挑选夫婿的样子就可恨,明明她想陪父皇母后一起的,永远一起的。父皇母后是不要永安了吗?可是没有了父皇母后,永安一个人过不下去呀。

  永安刚想起来,眼睛就红了一片,晶莹的泪珠一颗颗地滚了下来,像是小珍珠似的,真是……可爱极了。

  树上的萧临静静地看着外界认为美貌无双端庄大气的永安公主一抽一抽地擦鼻涕,不仅没有破灭的感觉,竟然觉得她就该是这样的。对啊,被父母宠爱的豆蔻年华小姑娘,不就该这样么。身着绮绫罗,耳坠南海珠,额点榄樱花,发饰蓝田玉,唇不点而朱,颊不衬而娇,远山眉微蹙,眼睛里似是泛着星光,确确实实是一个可爱漂亮的小姑娘。

  萧临就这么偷摸摸的看了两眼,想着要不要下去拜见一下,一个正在哭,一个像野人一样从树上下来,公主和朝臣的面子还要不要了,算了算了,还是晒太阳睡觉吧。

  黛儿看见自家公主哭鼻子可是忍不住了,自己到公主身边五年了,都没见公主哭过鼻子,可是把她给心疼坏了,连忙使出浑身解数左哄右哄前哄后哄,可算是把人给哄笑了。

  “黛儿,你去叫上赵将军,我们回去。”

  “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