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古穿今:一直喜欢你

第十二章 盛南阳无赖

古穿今:一直喜欢你 夕诃 2562 2018-10-17 22:41:52

  贺观澜急匆匆地跑了回去,沈歆三人隔着花架看不清楚,只能影影绰绰地看到他们在聊天,看到小书呆正正经经地在交流,就安闲地等好消息了。

  “呼……”“手机拿来,我去找淑珍。”乔望晴已经迫不及待了,啊啊啊啊,美酒我来了。

  贺观澜紧紧地抱住手机,“不行。”

  “咋着,小书呆你也被美色迷住了?”

  “不是,没拍。”贺观澜大喘了一口气,慢悠悠地告诉三人这个不幸的消息。

  “为什么啊?你们不是聊得好好得嘛。”简兮耐不住性子了,还好没拍,还有希望看戏。

  贺观澜回想了一下刚才的顺序,慢慢看向了沈歆,“他让你去拍。黑衣服的那个。”

  黑衣服,那不是盛南阳嘛,“咱们别喝了,反正我是不想喝,好好吃饭吧。”

  简兮和乔望晴哪里会放过沈歆,“这可不行,咱们澜澜都去过了哈,想想咱们全世界最伟大的闺蜜情,去还是不去,就在一念之间啊~。”“歆歆啊,认命吧。”

  好友益终生,损友害自己,唉……“收起幸灾乐祸的可恶嘴脸好么?让开。”

  他指明要让我去,什么意思呢?纵使想了很多,沈歆面上还是一派从容。

  等沈歆离开座位,简兮立刻抓住乔望晴的小胳膊,“怎么回事?歆歆和那个黑衣男什么关系?”就连贺观澜都抬起头,表现出满满的求知欲。“我也不知道,我就见过他一次,只知道他叫盛南阳,是余和笙的同学。”其余的……不能告诉你们了。

  “这男的和歆歆认识?”“我真的不清楚,我和歆歆是在咱们学校认识他的,也没有听说他们有交流,当时在学校他们也没有说话呀,怎么现在突然找歆歆了?有点奇怪。”

  “咳咳,三位师哥好……”沈歆走到盛南阳餐桌旁就感受到一道灼热的目光,顿时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盛师兄,你找我?”硬着头皮也得来,靠的近了才看见,盛南阳穿了一身黑,这个颜色他上一世是从来不穿的。曾经那么温柔的一个人,现在为什么只剩下了冷峻?沈歆很想用永安公主的身份问问萧临,大晟朝最后怎么样了,靖安有没有成功,萧临,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可是,她不敢。只是想想,她就萧临疼的不成样子,她的大司乐,到底经历了什么?

  靠近来看,盛南阳真的变化很大。自己两世的容貌甚至身高胖瘦基本都保持一致,盛南阳还是那副样貌,只是脸庞的棱骨更加分明了,气质的变化直接改变了整个人的感觉。现在的盛南阳回到大晟,再也没有小宫女敢臆想他了吧,这样,他也没有那么多温柔的烦恼了。

  隔着火锅热气,盛南阳肆无忌惮地打量沈歆,前两次见面都匆匆忙忙的,没有好好看看她。她还是她,自己喜欢的她。唯一不同的,少了国事烦忧,她过得更好了,额心的愁绪少了很多。真是没想到,死竟然成为成全我们二人的机遇。这一世,我不会再因为乱七八糟的理由放手。

  “不是要拍照,拍吧。”盛南阳老神神在,甚至摆好了姿势。

  “额……谢谢。”莫名尴尬,不过沈歆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打开手机,随便拍了一张。

  “盛师兄,好了。余师兄江师兄,你们摆姿势还是我随便拍?”余和笙这会儿也迷茫了,为什么要拍他。

  “你随便拍吧。”

  “行,谢谢三位师兄,一会儿我换来酒,咱们五五分。”

  盛南阳在沈歆开口的时候就想阻止她了,这会儿听见换酒,更是怒气上升。不是自己想看我吗,还拍别人干什么,换酒,这是出卖我的色相了竟然。

  “什么换酒?”

  “……”原来不知道,观澜刚才都来说了点儿什么呀。“就是,想拿你们三个的照片向老板娘换一壶酒。……你们同意吗?”

  余和笙挺疑惑的,喝酒拿钱买就好了,用得着这么曲折吗?“直接买不就好了?”

  “那酒是老板自己酿的,不卖。我们就喝过两次,很好喝。就剩一瓶了现在,我们就和老板娘交换条件。三位师兄你们帮我们一次,以后有事找我们。”

  余和笙一听这话,馋虫就跑出来了,不过还不忘保持绅士形象,和江汜对了个眼神,果断说道“没事,你去换吧。”就不信你换回来不给我们半瓶,快去吧,快去吧。

  “不行。”盛南阳你出来打什么岔,余和笙向盛南阳使了好几个眼色,这死鬼就不搭理自己。

  “不用管他,沈歆你去吧。”

  沈歆哪里敢真的不听盛南阳的话,上辈子听习惯了好吧,即使过了这么多年,她还有心理反应。直愣愣地站在那里,等着盛南阳训话。

  “把你手机号给我,照片就让你用。”本来还想着会得到一堆训诫,比如女子娴静为德,不可轻浮无礼。上一世,好多小宫女都偷偷将精心绣好的罗帕塞给萧临,倒不是谁想嫁给他,只是年少慕艾,又恰好萧临满足了这些情窦初开的小宫女的幻想罢了。每当这个时候,萧临就会松下温柔的面皮,给小宫女们讲一堆女子惟静为德的话,好多小宫女都被他说哭过。

  “啊?”

  “手机号码换照片。”盛南阳也没想到自己刚才脱口而出这么一句话,都怪余和笙那个傻子一直拿永安的手机号吊着自己。单手撑着下巴,身体前倾,直直的盯着沈歆,誓要她把自己的心意,自己的目的看得清清楚楚。

  余和笙和江汜在旁边看得津津有味,原以为这是个榆木脑袋,没想到人家要走霸道无赖风啊。呦呦呦,又学一招。看沈歆红的滴血的脸,就知道,这招有用。盛哥威武啊。

  沈歆万万是想不到自己那个温润有礼的琴乐师傅变成了这个样子,一时没反应过来。

  “把手机拿过来。”盛南阳也怕自己这个样子吓着沈歆,一边暗自后悔自己的莽撞行为,又怕沈歆离开,索性将错就错。“手机密码多少?”

  沈歆挺不愿意告诉他的,密码是他的生辰,自己来了这里以后,害怕时光淡忘了他,所用的密码都是他的生辰。

  “我自己来。”沈歆将手机解了锁递给他,盛南阳用沈歆的手机给自己打了个电话,还顺理成章地给自己的名字备注成盛哥。反正已经不要脸了,索性放飞自我好了。

  沈歆看见盛南阳备注的名字,脸更红了,连忙说了声再见便逃走了。

  “怎么样,拿到了吗?”

  “恩,我发到群里,你们去找老板娘吧。”

  “哎,歆歆你的脸怎么这么红啊?是不是~~”乔望晴第一个发现沈歆的异状,笑得贱兮兮的。

  “没有吧,可能是他们那桌的火锅蒸汽太厉害了。刚才余师兄还问你来着,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

  乔望晴一听这,哪里还敢去招惹沈歆,缩到卡座里当鹌鹑去了。

  简兮把酒拿了回来,特地给余和笙倒了半瓶,在那又胡乱扯了半天话,结果什么也没看出来,只好回来吃饭了。

  余和笙三人吃完饭,叮嘱她们少喝点酒,早点回去。其实也都知道,就半瓶果酒,度数不高,基本和饮料差不多,每个人就分了两小盅,喝不醉人。只是沈歆看见盛南阳的眼神,就不敢再喝了,萧临以前就不喜欢喝酒。其实是盛南阳觉得沈歆红扑扑的脸庞异常可爱就多看了两眼罢了。

  吃了好一会儿,乔望晴四人嘻嘻闹闹地回酒店去了,好不容易见一次,下次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多呆一会儿是一会儿。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