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古穿今:一直喜欢你

第十一章 耿直贺观澜

古穿今:一直喜欢你 夕诃 2444 2018-10-16 23:42:53

  简兮看了看对面的三个人,余和笙一个,剩下两个根本不认识啊。

  “姐妹们,你们认识剩下那俩儿帅哥吗?”

  “不认识。”贺观澜最直接了,她就是不知道嘛,简兮你看我干嘛?

  “知道你不知道,都离开两年了快,我还指望你呢?就算你在这里呆了两年,估计你也不认识。”贺观澜那个小书呆,有啥用?简兮将手中的玻璃水杯在桌子上滚来滚去,“既然咱们要喝这个酒,肯定是得给淑珍弄点好处是吧?我和观澜是指望不上了,两位姐妹,你们谁去?”

  两只黑溜溜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沈歆和乔望晴,其实望晴去最好了,还能和余和笙打个招呼不是。

  “我不去,我不认识,简兮好哥哥,展示你魅力的时候到了。”

  乔望晴赶紧推,说笑呢这不是,前心上人和前情敌和和美美地吃饭,她凑过去是个什么事啊?问他们要照片,她的脸皮还没有那么大?

  “歆歆,你认识吗?”简兮回头看向沈歆,乔望晴这小妮子胆子可大了,被余和笙迷住之前,那也是妥妥色女一枚,有余和笙这个大杀器在,竟然不去,有点意思。

  “别冲我笑,不去,酒我不喝了还不行吗?”沈歆遮住眼睛,防止简兮那腻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迷死她。

  “呦呵,有情况啊这是,两位姐们儿,交代交代吧。”简兮和乔望晴和沈歆那可是实打实地住了四年啊,就算是每天见一面也熟悉对方了,一个两个的,情况都不对。

  酒已经不重要了,好戏才是最好看的嘛。

  沈歆坐下才看见盛南阳,当真是冤家路窄,自己还没想好是否向他坦白,还好他们三个离这里不近,中间还有一个摆了花草的小花架,应该看不见自己。去要照片,那不是自投罗网吗,酒可以不喝,人是不能见的。

  “淑珍,淑珍,你怎么不自己去要?”望晴拉住老板娘的手,仰着脖子,睁着圆溜溜的大眼睛,企图让淑珍明白她们几个待字闺中的大闺女去向陌生男性要照片是一种羞涩的行为,她们不好意思呀。

  “得了吧,我又不是不知道那几个男生是你同学,你们去多方便啊。我一个羞涩内向的老板娘,找几个小伙子要照片,我的闺誉还要不要了?”淑珍顺手摸了一把乔望晴粉扑扑的小脸,“皮肤状态不错,果然还是年轻好,哎呀,老了老了。”看见自家老男人又盯着自己,急忙用手指比了个心,老公我最爱你,么~么~哒。

  “噫~~淑珍你哪里老了,你可是比我们都年轻。”

  简兮指着老板娘尚未放下的手指,邪魅一笑,“淑珍,我和你老伴,你选谁?”老板娘暗搓搓地冲简兮向乔望晴使了个眼色,又快速向余和笙看了一眼,“当然是我男人,要不然他怎么成了我老伴。”

  简兮一看这动作,哪里还猜不出老板娘要干什么,转眼就想出了对策。”淑珍,你等着。简大小姐出马,没有什么是搞不定的。

  看向正在谈论娱乐八卦的沈歆和乔望晴,简兮露出了谜一般的笑容。今天,要么你俩一个人去,露一个人的马脚。要么,我去,你俩的好戏我都看。

  简兮拍了拍桌子,“咱们剪刀石头布吧,谁输了谁去。”

  “不要吧,每次玩这个都是我输。”乔望晴不同意,可是架不住其他三人同意。

  “一局定胜负,不许赖账。”“好。”“剪刀~石头~布。”简兮看见白生生的三只拳头包围的剪刀,怎么就是澜澜小乖乖中奖了呢?她又不喝酒,怎么也参与进来了,这也太耿直了吧。

  “观澜,要不我替你去?”贺观澜也很为难,她不喜欢和别人说话,要照片这种私密的事情,她很不想干。听到简兮的话,比听见升职加薪还喜悦,刚要点头就被沈歆拦住了。“观澜,参与了就不许赖账。”简兮想替观澜去,刚才还不情不愿的,现在那么积极,说她没有动小心思都没人信,还是把她放在眼皮子底下比较好。

  贺观澜水汪汪的大眼睛就这么盯着沈歆,一张脸写满了不情愿。

  “不行。”

  好吧,去就去。贺观澜深吸了一口气,从卡座出来,又转头看了沈歆一眼,发现她虽然笑眯眯得,但是态度很坚决。每次歆歆出现这个表情,就是没有转圜余地了,她总能让你心甘情愿听她的。算了,不和她饶舌了,说话太麻烦了。

  贺观澜慢悠悠地走向余和笙一桌,回头看见自家三个姐妹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还冲自己做了加油的姿势。只能认命去了,那背影,比没了电锯的光头强都可怜。

  “学长好。”

  “所以,你和大刘的最终比分是多少?”余和笙和江汜聊得正嗨,突然发现一个漂亮姑娘过来打招呼。哎,长得帅就是烦恼多,这都是今天晚上第三个学妹了。回头才发现是贺观澜,这可有点稀奇,谁不知道这位姑娘宅得很,还是托望晴的福,自己有幸和她吃过一次饭,也幸亏自己记忆力不错,见了一面就记得她了。

  “观澜吧?你也来这里吃饭?”

  “恩。”

  “……”额,望晴说过贺观澜话特别少。“你一个人来的?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吃?”

  “不是,不要。”

  姑娘你说话要不要这么直接,“你和望晴一起来的?”不对啊,望晴怎么不来打招呼。

  “恩,望晴,简兮,歆歆。”听到歆歆两字,盛南阳立刻看向余和笙,是不是沈歆?应该是。抬头看了看四周,并没有那个恼人的身影。余和笙也环望了一圈,“她们坐在哪呢?”

  “花架后边。”余和笙一边寻找乔望晴,一边和贺观澜说话,“你过来是有什么事吗?”

  “要你们三个的照片,可以吗?”贺观澜也有点小羞涩,语气、神情却越发正经了。

  “啊?你要我们的照片干嘛呀?”江汜被惊得差点一口啤酒噎死自己,“要笙哥的吧?”

  “不是,你们三个的。”贺观澜很确定老板娘要他们三个人的。“为什么要照片?”

  “喝酒。”耿直的小姑娘把最终目的说出来了,一边说还指着余和笙说“望晴”,对着盛南阳说“歆歆”,对着江汜说“简兮”。

  “妈呀,这是什么神操作,难道我们已经帅到如此地步,秀色可餐,可以佐酒下菜了?”江汜这个二逼青年又开始每日一自恋。

  “三个人对三个人,一瓶酒。”贺观澜想了想,对的,望晴三个人要喝酒,老板娘要余师兄三个人的照片。盛南阳也很无措,怎么现代的永乐这么开放了,以前偷看自己一眼都能脸红半天的。还指定要自己的照片,这是,还爱我吧?不得不说,这是一个美丽的误会,只能说我们观澜的脑回路是个谜。

  “要不我们一起吃吧,别拍了。”余和笙想自己家望晴了,好久不见了,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把握住。

  “让她自己来拍。”盛南阳瞥了余和笙一眼,是不是傻,这家店最多的座位就是四个,怎么一起吃。

  贺观澜看了盛南阳一眼,听见这个要求反而松了一口气,她也不想拍的好吧,冷着一张脸干什么。“好。”说完就噔噔噔地跑回去了,完全不带停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