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古穿今:一直喜欢你

第六章 到底是谁

古穿今:一直喜欢你 夕诃 3195 2018-08-24 14:27:47

  好不容易碰见,都没有和她说话,盛南阳不高兴。

  昨天去相亲,今天还和亦然有关系,慕罗仪,你怎么这么忙呢。盛南阳很不高兴。

  见了面竟然不看我,也不和我说话,竟然还往后躲,慕罗仪,你等着。盛南阳超级不高兴。

  吕轻燕携着自己的大儿子和大外甥风一般地走了,根本没看见自家大外甥的脸黑成了碳。

  这边沈歆几人吃得其乐融融,那边盛南阳可是有点食不下咽。

  吕轻燕好几天没见过自家儿子了,亦申在公司,也不知道整天在忙什么,回家次数少的很。亦然那个孩子更让人生气,为了画画整天不着家,见他一次更是要打几次电话才行。

  “南阳,你今天怎么和亦申在一起?”

  “我和亦申哥有些事商量,正好今天有空就来找他。”

  “你们现在离地近了,多联系是好事。嗯,来,我们先吃饭。”

  顾亦申被盛南阳用胳膊肘杵了一下,脸上露出苦笑。

  盛南阳从小就在找一个女孩,这么多年也没放弃。自己一直开玩笑说他要找的是个仙女,入了他的梦,却终究不存在,找也是白找。盛南阳的书房画了好多仙女的画,今天见到沈家大小姐,才算知道真的有仙女。沈家一直在北方,盛家在南方,二人又没见过面,盛南阳怎么会画出一模一样的人,难不成真是入梦了。

  可是这个盛南阳的小仙女要先被老妈预定当自己的弟媳妇了,从刚才老妈说起亦然,南阳的脸色就没好过。

  自己和他一起长大,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意思,希望事情能够有转圜余地,他可不想见到兄弟因为女人大打出手的事,何况亦然也打不过他。

  吕轻燕慢悠悠地翻着菜单,抬头看到顾亦申欲言又止的样子。“有什么话就说。”

  “哦,妈,亦然和沈家大小姐有什么事?”

  “我不是给你说过吗?都当我说过的话是耳旁风是不是?我很喜欢沈歆这个孩子,和亦然年纪也相配,就安排他俩相亲来着。”

  “相亲!什么时候?”顾亦申是真的惊讶了,自己弟弟不是还在泰国吗?

  “昨天。”

  “亦然不是在泰国吗?”

  “对啊,但是我给他直播了我在病房吸氧气。你懂的。”

  “妈…你能不能别老是咒自己。”老妈为了让自己和弟弟回家,老是能想出新奇的点子,还越玩越逼真,有时候都想颁给她一个奥斯卡小金人了。

  “不咒自己你们怎么舍得回来,迟早被你们气死。南阳都知道常回去看看你姨妈,你还比他大呢,怎么就没他懂事呢。”

  嘿,说到最后成了自己不懂事了。

  “小姨,亦申哥这段时间比较忙,他手上又添了两个项目,挺复杂的。”盛南阳看在要套话的份上,总算开了金口。

  “又添项目了?那得多吃点补补。你上次做项目的时候不就犯了胃病,还住院住了一个星期才好。这次老妈必须盯着你。”

  盛南阳没想到自己给顾亦申挖了个坑,心里觉得挺对不起他的,还想在挽救一把“小姨,亦申哥都这么大了,哪能让你整天看着,要是信任我的话,我帮您吧。”

  “行,那就交给你了。”

  顾亦申看到危险解除,呼了一口气。老妈的宠爱,在公司可是消受不起。老妈天天盯着,公司员工会怎么看他。

  “妈,那亦然和沈歆结果怎么样?”

  “提起这个就来气,亦然给我说他俩不可能。我就想歆歆这个孩子又漂亮又温柔的,性格好的不得了,怎么就不可能了?”

  “为什么?”

  “我也问他呢,他说他俩有仇。我就奇怪呢,他俩是第一次见面,怎么还结仇了。结果竟然是歆歆喜欢喝咸豆腐脑,而他喜欢甜的。你说这是什么奇怪理由?真是气死我了。”

  “原来你常挂在嘴边的歆歆是沈歆啊,我还以为是白家二小姐。”

  “白家那个女孩我不喜欢,小心思太多,哪有歆歆好。亦然这小子真是有福不知道享,娶了歆歆多好啊。”

  “小姨,强扭的瓜不甜,既然亦然和沈小姐合不来,就不要强凑了。”小姨经常不达目的不罢休,盛南阳担心这次也一样。

  “我倒是想凑呢,找不到人怎么凑。我一个不注意,亦然今天又跑了,说是去冰岛。等他回来我非打死他不行。”

  盛南阳缓缓吐出一口气,如此,甚好。

  “不提他了,咱们吃饭。”

  沈歆几人好好逛了一天,成果颇丰,也累的不轻。小安悦更是回到家吃了晚饭就去睡觉了。

  沈歆和沈素樱聊了聊顾亦然,觉得顾亦然这个人挺有趣的,撇去其他不说,他确实有一个干净的赤子心。

  把沈素樱撵走,沈歆打算刷会儿微博,突然想起来沈素樱说的的那个漫画,便打开软件准备看看。刚打开《永安公主》,封面就让沈歆惊了一下,那是……自己和萧临学琴的观枫殿。

  纯素描的封面非但不简单,反而有一种恢宏大气。父皇后宫人不多,除了母后,就只有三位妃嫔。母后与父皇鹣鲽情深,另三位妃嫔是以前不得已才收纳的,等到父皇即位,三位妃嫔升了封号就被缱到皇陵给大晟祈福去了。后宫的主子只有三个,父皇母后住在太元殿,自己住在咏言殿,后来被父皇改名为燕燕阁。宫里空着的宫殿太多,自己平时都在观枫殿学琴刺绣,在茂林苑读书作画。

  封面上的自己侧身坐在枫树下,身前石台上摆放自己惯用的焦耳琴,一只手撑着额头,一只手闲散地放在琴尾,嘴角微勾,似乎是有什么开心事。观枫殿占据了大部分的封面,自己只占了一个角落,却依然能传达出图内人的好心情。

  观枫殿有两棵枫树,已经有百年了,到了秋天异常好看。自己刚开始是因为喜欢枫树,后来待在那观枫殿,却是因为萧临了。

  看角度,画图人只有在茂林苑的阁楼才能看见自己。

  翻开漫画,看到里面一帧一帧的图页,沈歆觉得,除了自己,还有人也穿越过来了。

  里面有自己学画的样子,学琴的样子,念书的样子,刺绣的样子,甚至,还有自己微服出宫游玩的样子。这个漫画好像就是画的永安公主的单人生活记录,所画之事都是发生过的,没有一点捏造,可是,所有和自己有关的人都没有出现,要么是一个模糊背影,要么只有一个名字。

  沈歆翻着翻着觉得后背都沁出了汗。有一个人默默观察着你,知道你的所有事,你却不知道他是谁,还不够可怕吗。

  这个人会是萧临吗?可是,他,根本不会画画。大晟朝的世家公子喜欢用琴棋书画来彰显才学,大多人都会画上几笔。可是萧临好像是缺了这根弦,完全不会,当时杏林宴上,左侍郎就以此刁难他,很是嘲笑了一番。

  这个画,将自己画得如此细致,可见是经常观察自己的。萧临他根本都不喜欢自己,又怎么会在自己身上浪费这么多时间。机关可是只有自己和父皇知道啊,看内容也知道肯定不会是父皇了,能经常看见自己,还知道机关这么隐秘的事情,会是谁呢?

  陌世觉故人,到底要不要问清楚?算了,以不动制万动,等等看吧先。实在是没勇气主动寻找一个可能会给自己带来麻烦的人啊。昔年大大,珍重。

  父皇刚才醒了,精神很好,看到外面的好天气,说是想看自己放风筝。慕罗仪就在窗外放给父皇看。

  还没放了一会儿,父皇就让自己回去休息,说是他想去陪一会儿母后,有些悄悄话要说,不让自己听。

  慕罗仪听得心痛不已,母后早已故去,父皇的陪,也就是去陪太元殿的一幅画罢了。

  听到宫女传报说萧临已经到了观枫殿,慕罗仪快速整了整跑乱的头发,带着大宫女就去了。

  过去见萧临已经坐在那弹琴,慕罗仪也没上前,静待他弹完。萧临是俊郎的,特别是他弹琴的时候,清风一般的模样,让人觉得他不该待在人间。

  “微臣见过公主。”

  “萧大人好。”慕罗仪被萧临吓了一跳,急忙回神。

  “不是说过不用见礼了吗。要不然你天天公主好,我天天萧大人的,麻烦。”

  “公主说笑了。”萧临还是那副样子,不远不近。

  “听萧大人的琴音,是有烦心事吗?”

  “公主最近为王上烦忧,微臣岂敢再拿些微小事劳累公主。”

  “萧大人是本宫的老师,说来听听,看本宫能不能帮你。”

  “都是些小事,就不麻烦公主了。”萧临欲言又止。

  “你……本宫命令你说。”

  “只不过微臣的母亲一直给微臣相看姑娘,微臣不愿意罢了。”

  慕罗仪心中咯噔一声迟缓了一会儿才说,“那老师您要成婚了吗?”

  “公主,微臣不愿意成婚。”

  “哦,那本宫要有师母了吗?”

  “公主!”

  “萧大人,不愿意和不会成婚是两回事。”慕罗仪非要问个清楚,好像这样就能安了自己心似的。

  “公主,微臣不愿意成婚,更不会成婚。”

  “哦。”心里蓦地一颤,慕罗仪却是说不出别的话了。

  这时慕罗仪抬头往茂林苑一看,竟然看到一双发红的眼睛,黒皴皴的,一直盯着自己。

  “呼………”沈歆一下子从床上做起来,“是个梦啊,吓死我了。”

  做了这个梦沈歆才知道,漫画封面画的正是自己听到萧临说他不会娶亲离开后的样子,没想到当时的自己会这么高兴。

  唉,高兴什么呢,萧临只是不会成婚而已,又不是心仪自己,傻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