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古穿今:一直喜欢你

第一章 往事已往

古穿今:一直喜欢你 夕诃 3217 2018-08-19 14:37:26

  巍巍宫廷屹立,肃穆的钟声已经不知道响过了几声。欢笑的、忌惮的、愤怒的,这众生百态,完美的展现在大晟国的皇权更迭之下。

  九十九阶白玉梯,九条神龙盘旋而据,象征着天下至尊之主的黄金座上,现在却坐着一个脑满肥肠的中年男子。据慕罗仪所知,这个男人本是一个土财主,在这战乱四伏的不平世,竟凭借丰厚的家产雄踞一方,如今更是借着其他几国想要分裂大晟国的心思,甘愿作为其他几国的工具成为一个傀儡皇帝。毕竟,傀儡皇帝也是皇帝,没有权力怎么样,国家将灭又如何,这可是能在家谱上勾画的浓墨重彩一笔。

  看着天坛上已然乐得合不拢嘴的下一任帝王,慕罗仪紧了紧手,国家命运,是非成败在此一举了。护国将军席儒已经护送着靖安弟弟带兵赶来,大晟再怎么样衰败也不该让这种人坐上王位,不说慕国百姓不堪其忧,慕家先祖的尊严也不容践踏。

  靖安弟弟精才绝艳,又有其父兄护持,作为唯一帝姬的义弟,希望能力挽狂澜。皇权更迭不可逆,慕国是延是灭皆无不可,但却不能让如此蠢笨肮脏之徒得登大宝。

  天坛底下不仅有文武百官,竟还立着其他几国来使。看来都害怕落后一步占不到便宜。大晟国唯一的帝姬,永安公主,将要在这场可笑的加冕仪式上亲手送出自己的国家。既然你要,也得有能力接着。鼎乐之声响起,肃穆萦绕大地。忙碌的乐官中并没有那袭青衫,作为正四品礼官,列下的文武百官也未见他身影,竟是最后一面也见不到了吗?也好,他便是来了,也会想办法赶他出去的。倒省了这一番波折了。我慕罗仪无国无家,无父无母,无他,如此,以一人生死度晟国劫难,值了。

  “迎帝姬”

  众人只见这位深居宫闱不曾露面的尊贵帝姬从布满红纱的八驾马车缓缓而下,头发梳着先贤皇后经常梳的牡丹髻,纯金打造的凤钗凌厉逼人,侧耳处一朵碗口大的牡丹在阳光下竟艳得渗人,远山眉下凤眼铮铮,琼鼻樱口,额头花甸更添姝色,真真是人间绝色啊。可惜公主往日没有露过面,天下竟不知这病秧子公主是如此好看。

  鲜红色公主冕服,长长的衣摆在猩红的地毯上迤逦前行。像是奔赴葬礼的黄泉曼珠沙华。

  慕罗仪将一国公主的威仪展现的淋漓尽致,以此保住亡国帝姬最后的尊严。

  呵,地下红毯竟都是狐皮拼接而成,可真是舍得下本钱。

  三日前靖安便再没有传来消息,也不知现在情况如何。如今已是等不得了。这贼子,今日必须死。靖安,如果你活着,这晟国子民,就交给你了。这些不忠不义之徒,这些蝇营狗苟之辈,就不留着脏你的手了。

  “哈哈哈哈哈,公主来啦。永安,你真好看,哈哈哈。”听到只有父母才能称呼的永安二字从这贼子口中唤出,罗仪那艳丽的面庞铁青一片。

  “陛下”在旁边侍立的夏公公看见新帝这幅狼见了肉的样子,不禁捏了一把汗,几国来使诸多臣子可还在底下看着呢,就算是公主好看,有什么打算私下再说也不迟啊。

  “陛下什么陛下,等我成了皇帝,我就把我那个母老虎给休了,让公主母仪天下,再选一堆秀女,填满这三宫六院,你说好不好啊公主?”

  慕罗仪看着这个心思龌龊之徒,真是恨不得一剑捅死他,清冷麻木的面庞都隐隐扭曲。

  “吉时已到,请公主为新帝加冕。”

  “诺”

  罗仪接过冕冠,绕到龙椅之后,在衣袖的遮蔽下慢慢将手中玉榫头扣入龙角处榫槽。机关一启动,天坛地下的火药会被点燃,这天坛及目所见皆会化为废墟。没想到,先祖留下的机关真的会有用到的一天。

  将手中镶满水晶和宝石的黄金冠狠狠砸向这贼子,慕罗仪可算是出了一口恶气。趁着他还未反应过来匆忙跑到天坛祭台之上。

  “乱臣贼子,不守纲纪不论人常,其行当诛;阿谀之徒,不忠不义不仁不贤,其心当诛。今日,我以晟国帝姬之名传晟国皇位于慕国先王义子景宁公三子章氏靖安。但求活下来的持有善心者,拥靖安、除国贼、守晟国,罗仪在此谢过。枉死的忠臣,罗仪先说声抱歉,今世的债罗仪下辈子还。”

  “这贱人在瞎说什么,奶奶的,我才是皇帝,我才是,还愣着干什么,快把她拉下来,处死、处死。”

  “砰.......”我慕罗仪从不拥霸王之才,也不渴为帝伟业,不知是世间容不下我,还是我容不下乱国。

  自此,尘归尘土归土,天坛下血肉庞杂,即使是历经沙场的人也得感叹一声人间惨剧。

  站在祭台上的那个漂亮人儿,再看不见她花前舞蹁跹,庭前伴琴眠,再看不见她温柔一笑在那书册间。

  随着那片残破红纱的落下,章靖安率军前来,这,又是一个伟大时代的开端。此时的宁国公府的二小姐羽翼未丰,也还没遇到让她痛、让她恨、又让她欢乐、让她心疼的章靖安。二人又在这乱世纠缠出了什么样的儿女情长,我们慢慢来听。

  第一卷完。

  “怎么样,怎么样,姐,我写的好不好。”

  沈歆移开趴在自己身上死活不起来的沈素樱,“文笔娇柔,剧情拖沓,无凭无据。”

  “姐~~,你还想不想拥有你可爱美丽机智活泼的好妹妹了。”沈素樱听到这个让一代未来网文大神如此挫败的回答,真是恨不得掐死她啊,即使是自己的亲姐姐也得掐死,必须不留情面。

  “亲爱的妹妹,你再不放手,你亲爱的姐姐就要死了,咳咳。”

  沈素樱哼的一声站起来,放开沈歆,坐到离沈歆最远的沙发上,“真的这么差吗?这可是我唯一一本坚持写下来的小说。”

  沈歆看着这个永远元气满满的小花猫突然丧,哪敢再逗她,赶紧一脸严肃地讨好。“哪能呢,姐姐和你开玩笑呢。我家樱樱可是个小才女,逗你玩呢。”

  “真的?不骗我?”

  “必须真的,比真金还真。”

  “好,那你写个五千字读后感给我吧,必须附上你真诚的建议和真心的感受。嗯,电子版就行,不用你手写,发我邮箱。”

  “樱樱,你真心的?你确定这么对你整天起得比鸡早睡得比狗晚的姐姐吗?”沈歆一听这话整个人都不好了,这小妮子就是凭着自己什么都会答应她是吧。

  可是,大晟国,太久远了,已经久到自己记不清当时的永安公主是何模样。爆炸时,身在祭坛的自己刚感觉到身体被炸的疼痛,下一秒就成了孤儿院门前的弃婴。幸好被孤儿院抱走,后来还和樱樱一起做了沈家的养女,这才有了沈歆。真是怪了,龙椅后的机关就是榫卯相扣,可是那玉隼头早随着火药爆炸碎成渣了,也没听说关于这个的考古发现,樱樱是怎么知道的?

  “姐,你干什么呢?回神回神。”

  “啊,没什么,你刚说什么?”

  “我说,看在你是我亲姐姐的份上,就写三千字吧,不能再少了。还有,你这次回来不是要留一周吗,妈让我告诉你明天下午五点去清风楼牡丹亭相个亲,十安集团的二公子,顾亦然,画家。你好好准备准备,记得收拾好来我学校接我。反正我在郊区离那里近,你顺道。”

  “相亲,妈可真是......太闲了吧。不过,我去相亲你去干什么?”

  “你相亲我去什么?沈歆,这话你是怎么问出口的,我作为妹妹不应该去看看未来姐夫妈?像你这种母胎单身的人是认不清男人的,我必须去给你把把关。何况还不知道是妈自己想给你相亲还是沈家其他人给你安排的人。万一他们糊弄你怎么办?好了好了,我回学校了,记得来接我。”沈素樱看着沈歆一脸无奈,这姐姐,真是太让人操心了,还好她有一个这么全能又心善的妹妹。

  “母胎单身,好像你交过男朋友一样。不对,你交过男朋友?”沈歆看着已经跑远的妹妹,想着见到她了一定好好问问。

  从某种程度来说,沈歆和沈素樱才是真正的相依为命,二人即使没有血缘关系却是最爱对方的人。沈素樱可以说是一直由沈歆护佑长大。当年沈母因为意外失去了腹中双胞女儿,一度抑郁自杀,后来沈家人为了让沈母走出悲痛提议去领养孩子,也算是为那两个孩子积德。当时沈母看到三岁的沈歆在看顾还在襁褓中的沈素樱,想到自己的孩子不出意外也已降生了,一时悲从中来格外怜惜沈素樱,便收养了她们两个。

  家里老太爷是个古板的人,认为姐妹两个和沈家没有血缘关系就不算是沈家的人,态度一直很冷淡。沈家人对姐妹两个的态度也很微妙,任由她俩顶着沈姓却从不亲近。也只有沈母一人是真心把她们当成女儿对待了。

  毕竟是被收养的女孩子,为了避嫌沈歆和沈素樱一直都和家里的哥哥不亲近,在沈歆成年之后更是搬出沈宅。刚开始沈母不同意,拗不住才六岁的小女儿沈安悦帮忙求情,也就由她们去了。姐妹两个从小上的就是寄宿学校,大哥每天都很忙,二哥觉得她们占了妹妹的位置一直没有过好脸色,沈父更是从小到大没见过几次,可以说,除了沈母和沈安悦,其他人都只是熟悉的陌生人罢了。作为沈家养女,这些年也确实享受了沈家女儿的待遇,做贡献也只能在联姻一途了,二人早就想好,如果遇见真心相爱的人,求求沈母应该是能获得圆满的,如果没有喜欢的人,联姻也无不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