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暗恋:你是巨大的海洋

失恋

暗恋:你是巨大的海洋 陈如文 2172 2018-08-27 06:00:00

  刚回到教室,陈鹦然就感觉大家看她的眼神跟平时有点不太一样,不知道是不是自己想多了,但是她走到哪,都有各种目光投来,难道刚刚在田径场跟老师聊天被他们看到了?可是被老师约谈又不是第一次了,大家都有过被约谈的经历,有什么好奇怪的。

  被盯的有点不太自在,陈鹦然拿着手里的地理地图册又回到了走廊上,一直到上课钟响起,陈鹦然刚要进教室,就被温瑾申叫住了,他慢悠悠的走过来,先围着她看了一圈,然后问:“你没事吧?”

  陈鹦然一脸懵逼的看着同桌:“我应该有事吗?”

  “老朱找你说什么呀,我在宿舍窗户可都看见了,你们聊什么呢,说了那么久”温瑾申一脸好奇的凑过来打探。

  “想不到你是这么八卦的人”陈鹦然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八卦?我是怕你家里有事情绪已经这么低落了还要被老朱批斗好不好,如果需要帮忙的话吱一声,我说不过他,打还是打的过,实在不行找人敲他一顿也不是不可以”温瑾申义愤填膺的把双手手肘靠在走廊的围栏上。

  “说的跟真的一样,他问我爸妈离婚的事你也要揍他吗?”陈鹦然苦笑着回到座位,留下温瑾申疑惑的站在原地。

  “离婚?”温瑾申神情复杂的望着远方,似乎有点明白了什么。

  晚读结束之后,政治老师过来坐堂自习,温瑾申收到了姚瑶传来的纸条,她是陈鹦然的好朋友,温瑾申以为纸条是给陈鹦然的,便指着陈鹦然用口型问:“给她吗?”谁知对方回了个“给你的”口型。打开一看,条纹格上印着清秀的字迹:“然然怎么了?”

  温瑾申第一反应就是:“我哪知道”,但是仔细一想又觉得不对,自己确实知道一部分原因,或者应该说,是大部分原因。姚瑶怎么会来问自己这种问题呢?她们不是好朋友吗?为什么不去问陈鹦然本人呢?说还是不说呢?说了万一陈鹦然并不想让别人知道真相怎么办?不说?那万一陈鹦然只是自己不知道怎么开口,却又希望得到别人的关心呢?

  正当温瑾申左右为难的时候,姚瑶的纸条又来了,这次问的是:“你用的什么下三滥的招数,这么快就把我们家然然泡到手了?”温瑾申脸上露出不解的表情,就好像王小波笔下的王二不理解这个世界一样,此时他的心里只有一个疑问:这个世界怎么了?

  从小老师就告诉我们同学之间要团结友爱,互相帮助,他只不过是在同桌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了他的援助之手,为什么一转眼,就全世界都以为他在泡她?明明做的是好事,怎么到别人眼里就成了情情爱爱,男生和女生之间就不能有单纯的友谊吗,对谁好一点就非得是有其他想法吗?

  “我看起来像是那么饥不择食的人吗?”把姚瑶的纸条胡乱抓成一团丢到陈鹦然桌角的垃圾堆,温瑾申在草稿本上写下这句话,略显粗重的丢到陈鹦然的桌上。

  陈鹦然一脸茫然的接过草稿本,看了看上面的话,同样不解的望着温瑾申。“你喜欢我吗?”温瑾申拿过草稿本,潦草的加了一句,又把草稿本丢回来。

  这回陈鹦然不再是不解了,她大概明白他的意思了,他不是那么饥不择食的人,不喜欢自己,也不会喜欢自己,所以反过来问,她有没有喜欢他。她甚至还理解到了更深一层的含义:喜欢就趁早断了这个念头,如果不喜欢那就更好。

  心跳还在加速的跳着,如果说喜欢,他会怎么样呢?

  陈鹦然突然有一种错觉,她认为这才这是她之前认识的温瑾申,不交作业不听讲,不会对老师大不敬但是也不会多客气,一副被惯坏了但是还保持着最基本素养的有钱人家小孩模样。

  他还在等她的回答。

  “难道你喜欢我?”陈鹦然没有正面回答,反而用调侃的语气问了这么一句。

  “中国好同桌!Give me five !”温瑾申如释重负的写下这句,然后举着左手要跟陈鹦然击掌。陈鹦然无奈的看了看讲桌上低头奋笔疾书的政治老师,把拿着笔的右手放到两个人中间,掌心朝上,温瑾申爽快的拍了上去,仿佛两人就“我不喜欢你你也不喜欢我”这件事情达成了长久共识,从此立下互不侵犯的盟约。

  带着沉重的脚步走在回家的路上,陈鹦然感觉这个世界有点不太友好,父母离异,自己喜欢的人不喜欢自己,温饱都得不到解决的情况下,还要在如此激烈的竞争中参加高考。她停下脚步,抬头看了看夜空,漆黑一片,别说流星了,普通的星星也看不见半颗。

  陈鹦然突然意识到,自己失恋了。流星划过,还有一丝光亮,她的喜欢,还没来得及表白,就被拒绝了。回到家之后,带着失恋的失落,陈鹦然没有像往常一样准备洗澡睡觉,而是拖着疲惫的身躯打开了电视。自从妈妈走了之后,这个电视就再也没开过了,爸爸很少在家,自己学业紧张也几乎不看电视,因为她觉得看电视很浪费时间,有多余的时间她宁愿多看点书——今天出乎意料的,想看看电视。

  她拿着遥控器,随便按了几个台,这个点几乎都没什么好看的电视了,要么是晚间电影,要么是重播了几百次再也没有人要看的电视节目,要么是自己毫无半点兴趣的球赛。就在她刚要关电视的时候,屏幕里唱起了恶作剧之吻的片头曲,这个电视她以前断断续续看过一点点,但是并没有看到最后,于是她倒了杯水,拿起遥控器,抱着抱枕在沙发上躺了下去。

  再醒来已经是凌晨两点多,电视早就已经播完了,迷迷糊糊中关掉电视,睡到六点起来洗澡洗头洗衣服。在洗手间照着镜子吹头发的时候,陈鹦然一边审视自己的五官和外表,一边在心里想,换了任何一个人,也很难喜欢自己这副又颓又丧的模样吧?

  不到160的矮个子,直逼130的体重,长期睡眠不足累积的厚重的黑眼圈,干燥的皮肤,粗大的毛孔,随意的发型,老土的装扮,一点也不可爱的性格,怎么入的了见惯了美女的温瑾申的法眼。

  她深刻的意识到自己和温瑾申之间的差距之大,袁湘琴还有婆婆和编剧的加持,自己呢?

陈如文

暗恋最美好的地方就在于,喜欢是一个人的事,而失恋,也只是一个人的圆舞曲。——感谢你看见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