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灵异 灵异鬼怪 灵异鬼谈之出马仙堂

第四卷 怨灵

灵异鬼谈之出马仙堂 狐美帝姬 2082 2018-08-21 18:32:14

  大家听到那个汉子的话,也顾不得累和擦汗了,都凑了过去

  白森森的骨头漏出一角,所有人倒吸一口凉气,此处本是种庄稼的地方,居然真的埋了尸体

  齐爷爷毕竟年纪大,心性稳,遇事不惊,随即说道:挖!继续挖!

  大伙一看有收获,都撸起袖子挖了起来,同时每个人却又都小心翼翼,生怕把骨头破坏了

  又过了不知道多久,终于一副白骨全部被挖出,张大仙走上前去,仔细查看,过了半晌说道:根据骨骼来看应该是个女人,此地怨气横生,说明生前是屈死的,并非正常死亡

  可是这个人是谁呢?一直也没听说过村里谁家有这样横死的女人呀,大家都很是纳闷?难道是外村的?可是外村的为什么不在自己村里安葬呢?

  一时也捋不出头绪,所有人都把眼光投向张大仙,唯一的希望都指望他了,张大仙此时也是眉头紧锁,跟齐爷爷说道:老人家,既然都不知道怎么回事,那我只能招魂了,也只有把她的魂魄招回来问清楚了,齐爷爷一惊,招魂?那不就是说,鬼魂要回来?

  鬼这个词对于大神来说那是家常便饭,可是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那是非常可怕的,谁也没见过啊,人往往对于没见到的这种未知的恐惧,那是巨大的

  所以,在场的每个人都突然变得很紧张,包括齐爷爷,毕竟是鬼呀,谁不害怕呀,可是现在看来,这也是唯一的办法了,一个汉子突然站出来说道:有啥怕的,人又不是我们害的,我们还帮助她洗清冤屈,总不至于好坏人不分吧!

  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这么想,还是只是为了安慰自己,这番话还真说的慷慨激昂,不过,他说完了,大家也觉得赞同,即使是鬼也应该是讲道理的吧,尤其张大仙还在呢,他既然有本事招来,那就一定有办法送走,这样想着,大家也就安心了许多

  齐爷爷说道:张大仙,那就辛苦你了。

  张大仙得到了大家的支持,立刻拿出招魂幡,招魂铃,口中念念有词:天门开,地门开,此处孤魂速速来,急急如律令!

  不多时,突然!阴风骤起,大家都觉得很冷很冷,那种冷不是冬天气温低那种,而是冰的入骨的冷,大家不由自主的往一起凑了凑,站成一堆,战战兢兢的看着张大仙

  就在此时,一个鬼影飘飘忽忽的来到了他们面前,表情看上去极为痛苦,脸色青紫,猩红的舌头耷拉在外面,看到这一幕,嘎!!!!!!!!!一个人直接吓的晕了过去,虽说之前每个人都安慰自己了好半天,可是真的看到了,也还是战胜不了心里的恐惧,没晕倒的也没好到哪去,一个个是脸色煞白

  张大仙收起招魂幡和招魂铃,说道:你是哪家女?有什么冤屈?

  此时女鬼飘在空中,看向人群,又看了看张大仙,说道:我是本村人,我是李富贵的女儿,我叫李梅,大家此时都是一惊,李梅?不对呀,当时李梅突然失踪,找了很久没找到,他家人说可能被人拐卖了,这怎么死在这了?

  李梅接着说道:我的父亲是李富贵,从小没了娘,家境不好,可是老天给我了一张还算清秀的脸,不免招来了贼人惦记,记得那一日,我本是去山上采野花,不想被王二虎跟踪,想在山上强暴我,我抵死不从,他拿出绳子勒着我,把我强暴了,后来我的意识慢慢消失了,我知道我死了,他怕事情败漏,特意把我埋在他家的庄稼地,因为自己家的地不会有别人来翻整,被人发现几乎不可能

  听到此处,大家也都忘了害怕,恨的牙根都痒痒,平日里王二虎偷鸡摸狗也就算了,居然闹出了人名,还跟没事人一样照常过日子

  张大仙说道:姑娘,我替你超度,送你去投胎,这件事我们都会帮助你的,还你一个公道

  李梅哭了,感动的说道:谢谢师傅,谢谢大家,大家的大恩大德梅子只能来生再报了

  李梅走了,听了她的遭遇,每个人的眼中也都带着雾气,这么一个花一般的女孩就因为那个畜生香消玉殒

  之前的恐惧一扫而空,空气中都带着伤感,此时大家才明白,原来鬼并不是人们所想象的那么恐惧吓人,他们跟人没有什么区别,甚至比人还更有人情味,他们懂得感恩,感恩每一个帮助过他们的人

  事已至此,大家把李梅的尸骨收拾妥当准备找个地方安葬了,一切都收拾好了,都各自回家

  一夜无话,第二天张大仙带着尸骨找个了地方安葬了,在坟前做了超度,让李梅安心

  做完了这些事,张大仙又来到齐爷爷家跟齐爷爷商量如何替李梅讨回公道,让坏人绳之于法,总不能说,一个鬼魂自己说的吧,那样精神病院肯定就来人抓自己了

  商量再三,张大仙计上心来,跟齐爷爷说出了具体计划

  齐爷爷笑的胡子都一翘一翘的,连说:好!好!好!妙计!妙计!

  王二虎傻呵呵的根本不知道事情已经败漏,还在家里美滋滋的过着那偷鸡摸狗的小日子呢

  这一晚,王二虎去傻蛋家喝酒,两个人推杯换盏,喝到了半夜,傻蛋呢跟王二虎一样,也是不良青年,没事偷看老娘们洗澡的事也没少干,唯一不同的呢,傻蛋胆子小,不管什么事不敢太过分,这也许就是人以群分,物以类聚的缘故吧

  在傻蛋家喝完酒,王二虎小脸红扑扑的,栽栽愣愣哼着小曲往家里走去,他呀,喝多了

  到了家忽然觉得肚子疼,推开大门也忘了锁门了,就直奔厕所去了,说是厕所,其实就是苞米杆子围起来的一个地方而已,厕所里很黑,就临走之前屋子里的灯忘关了发出点点微弱的光

  王二虎在这个狭小的厕所里吭哧吭哧解决着问题

  突然!!!!!!!!

  一道黑影闪过!!!

  谁????

  王二虎的酒也瞬间醒了五分,睁大眼睛仔细看着

  就在这时,他觉得肩膀一凉,有只手抓住了他的肩膀,他一回头

  妈呀!!!!!!!!!

  李梅的鬼魂回来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