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缘浅情长

第九章 痊愈与别离

缘浅情长 那小丰子 742 2018-08-19 10:19:55

  .喝完药后,离烈不久就转醒起来,撑着虚弱的身身子把奴满抱上床上,离烈深轻地端详着眼前的女人,他心里认定了这是他此生唯一的女人。

  他为她清洗腹部的血渍,为她换药,亦去当初奴满待他一般。奴满心里记挂着离烈将军的伤势,第二天不安地早早醒来。嘴里喃喃自语道,离烈将军,离烈将军……身旁守候着的离烈,抚摸着奴满的额头安抚着她。

  奴满醒来,见到是离烈将军,虚弱地笑道:“将军,你好了呀,我可算放心了”。离烈深情地对奴满说:“我不叫将军,叫我离烈,”奴满苍白的脸了有了一抹红晕,她笑道:“我叫奴满”,离烈宠溺地轻掐奴满的脸蛋,柔声道:“知道了”。离烈见形势大好,也向奴满坦白心意。离烈庄严而温柔地对奴满说:“奴满,我现在明白了一些道理,或许你我是命中注定的恋人吧。我救你是因,而爱你就是果。奴满你知道吗,我爱上你了。”奴满听完呜咽了起来,离烈始料不及,紧张地抱住奴满,笨拙地安抚着,轻拍着奴满的背道:“乖,不哭了,不哭了……”奴满实在忍不住,被这将军笨拙的技巧逗乐了。

  奴满笑了,离烈也跟着乐。一个月来奴满都沉浸在幸福的蜜罐中。但是这世上没有长久的幸福,分离近在眼前。

  离烈的痊愈了,他有使命要去完成,他是天生的王者,他要去夺回他的王座。离别时,离烈诚恳而深情地对奴满道:“十年,奴满,你可愿意等我十年,十年后我戎马归来,你便是我的妻。”奴满强忍泪水假装坚强到:“离烈,你是我此生最爱的男人,我不会阻止你的任何抉择,你去吧,十年,我等你便是”

  奴满从衣袖里取出一个绣花的香囊。拉过离烈的手来递予他道:“这香囊是我亲手绣的,里面装有我的一缕头发,你随身携带,就当是我陪你征战吧。”离烈红了眼睛,捧着奴满的脸深情地在奴满额头烙下了一个吻。

  转身决绝的离开,奴满对着离烈的背影泪如雨下,她的坚强在离烈转身后不堪一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