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缘浅情长

第七章 甘愿为君作药引

缘浅情长 那小丰子 707 2018-08-19 10:12:58

  第二天,离烈在昏迷中呼唤水,奴满顿醒,慌忙地倒了水来喂离烈喝下,离烈好像极端不舒服,身体忽冷忽热,在床上不安地躁动。

  奴满发觉情况不对,一般的刀伤上了药都会有所好转,离烈的情况越来越糟,奴满不敢耽误急奔到和她颇有些交谊的近山神医家里,请他来医治离烈。

  近山先生未进去屋里就被院前颇有灵气的狗吸引住目光,他打量了一眼,知道这是条难得的灵犬。然后急忙跟随着奴满的步伐走进屋内。奴满看了眼床上的人,转而悲悯地对近山先生祈求道:“拜托了”,近山先生给奴满递了一个放心的眼神。

  奴满安静地站定在边上,守候着近山先生为离烈诊断治疗。奴满望着近山先生的表情变化多端,眉间隐现出淡淡的川字。近山先生诊断完后,一边捋着花白的长胡,一边长叹气道:“唉,无救矣,无救矣,他不只是中了普通的刀伤,恐怕是刀剑上有毒啊,此毒乃剧毒,产自边疆地区,中毒必死,除非……”

  近山先生话音一转,奴满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急问:“除非什么”近山先生庄严地说:“除非以灵畜之血,女子阴肝,寅时纯露三味药熬一碗药方可得救。”没有人发现床上离烈的手指微动了下,他虽然睡着,但是却如同醒着,他能听见一切声音。

  奴满颤抖着道:“女子阴肝,寅时纯露好办,只是着灵畜之血,我,我到哪里寻去”近山先生的目光紧盯着院里的雪湘,奴满心里了然,她知道雪湘不是一般的动物,它有治愈功能。近山先生望着雪湘道:“你因该知道,这狗不是一般的动物,他是少有的灵畜,他的血治愈功能极强,只是不能治愈自己。灵畜呢一般只认一个主人,你和它算是有缘啊”奴满失神地道:“近山先生,我知道该怎么办了,谢谢您。”近山先生见奴满这样子肯定要做傻事的,但是劝不住的,只好意外深长地道:“保重哦”说完大步流星地走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