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代情缘 缘浅情长

第六章 将军负伤

缘浅情长 那小丰子 922 2018-08-19 10:07:58

  奴满的生活又恢复如以前平静的状态,但是奴满已不是以前的奴满,她是失心的奴满,她的心遗失在了离烈将军哪里。奴满依旧像以前一样行善,白天的生活很丰富,只是在夜里想想离烈将军,一个人的日久想念竟然演变成了深爱。

  她细数和离烈将军分别的日子尽然三月有余,奴满心里多了些许惆怅。奴满为了使自己分散精力想他,本来屋里还有伤创药她决心要去买,出去走走。

  奴满来到京城常去的药铺买了药,不想早归家就在街上游逛。口渴就步入最近的茶馆坐定喝茶,奴满接连喝了两杯后不觉口渴了,她四处打量着茶铺,人们三五个扎堆坐在一起议论纷纷,听不真切,奴满坐在椅子上好奇的向后微仰,侧耳倾听。

  她听到的是,当朝大将军寒烈因叛乱之罪被皇上下令追杀,又有人反驳道:事情才不是这样,是皇上听信小人谗言,得民心者得天下,民心所向是寒烈大将军,所以……那人抬起手来在脖子上一抹做出杀人的动作,听众听觉大骇,惊嘘不已。

  “嗙”椅子倒地发出一声巨响,更是吓了那伙言论的人惊魂未定,他们假装清清嗓子,继续如无其事的喝茶。奴满从地上爬起来,丢了一两银子在桌上,店小二跑来结账,奴满惊慌地要走,摆摆手说:“不用找了”。

  奴满失魂落魄地来到家中,一夜担忧无眠,想起离烈将军的侍从上次说的那恶狗,莫不就是皇上叫来追杀他的人。奴满无能,只能为将军默默祈祷一夜又一夜。

  这天和往日一样,奴满忙了一天后,在自己的小屋里沐浴,宽敞的木桶里奴满抚动着水面上的玫瑰花瓣,热而浓的水汽冉冉上升,奴满在桶里若隐若现的样子,好似美丽的精灵在舞动。奴满精神放松地抚水洗浴突然听见了雪湘的狗吠声。

  奴满慌张地穿戴好衣服,走出门来,见有一人匐倒在地。奴满走近去硬撑着扶着他到屋里的床上躺下,奴满拨开他凌乱的头发,大吃一惊,是他日夜思念得离烈将军。他穿着黑色袍子,奴满未发觉他受伤,直到鲜血缓慢地浸湿了床单刺眼地花开一片,奴满吓坏了,手颤抖着把离烈的外衣脱掉,才发现白色的里衣上是触目惊心的大红。

  奴满强忍着眼泪,心疼地重新打来热水为离烈清理身上的血渍,血帕染红了一盆盆的清水。清理完成后,奴满轻柔地为离烈千疮百孔的身体细细上药,一滴滴泪和药一同融入离烈的伤口。

  上药完毕后,奴满不敢走开,和衣坐守在床头。端详他的颜,细数他的伤痕。奴满在心痛中睡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