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不晓诚素

故人

不晓诚素 俞婼 1523 2018-09-02 07:50:41

  卫半看着漫天大雨心想:完了,今天回不了宫,岑儿一个人怎么应付的来?万一被人发现......

  “你不是要走吗?”

  卫半没有回头看他,也没有回答他,天虽然黑了,说不定宫门还没关,现在去雇一辆马车说不定来得及。想着想着,便冲进了大雨里。

  突然感觉到被一只手拉住了,卫半一回头,那个男子与她一同站在雨里,“你受了重伤,这样淋雨会死。”

  “不劳你费心。”不回宫说不定也会死。

  卫半在黑夜里费力的找路,这样子,到哪里找人给我抬轿子?这时,她突然感觉到一阵失重,她被扛了起来。

  “伺候她去厢房歇息,小翠你帮她去厨房煮一碗姜糖水。没有我的允许,谁都不准踏出乐正府。”

  卫半站在原地像是被人牵动的木偶一样,她知道现在回宫是不切实际的,可是也不想呆着这个地方。

  这时候,突然冒出来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小姑娘,“姐姐,你今日便留宿在我们府上吧。哥哥误伤了你,心里内疚的很。”

  卫半惊讶的下巴都要掉了,“伍沁芙?!你怎么也在这?”

  “看来我长得像姐姐的故人呢,那姐姐更要留下了。”乐正灿笑了起来。卫半站在原地看着她,这个在现代嬉笑怒骂的“咸鱼”在这里竟是这样的少年老成。

  洗漱完毕之后,卫半回到房里,乐正灿正在等着她。

  “姐姐,你生的真标致怪不得是哥哥带回府上的第一个女人呢。”

  “那是因为你哥哥误伤了我,不想落人口舌。”

  “哥哥性格乖僻,姐姐莫要跟他计较。姐姐是哪家小姐?改日我想登门拜访。我一直被养在深闺之中没有朋友,姐姐能做我的朋友吗?”

  “我们本来就是朋友。只不过换了个地方你不认识我了。”

  那小姑娘欢天喜地了一晚上,海阔天空的聊了许久,最后在卫半的怀里睡着了。没过多久,那个刺伤她的男子便来敲她的房门。

  “今日之事多有冒犯,忘姑娘恕罪。”

  卫半这下才仔细看了看他的脸,明明唇红齿白,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却让人心生厌恶。她摸着自己隐隐作痛的伤口,拔出挂在他腰间的剑,“我看你行为诡异,定是只害人的妖怪。”说完便刺向他的胸膛,他也没有躲闪,卫半却不忍心刺的更深。

  “这下,你能消气吗?”

  “不能。”说完转身准备进房间。

  “为什么?”

  “因为你是懂武功的男子,因为你可以眼睁睁的看着三个男人强暴我无动于衷,只为等待我的反应。因为你,在伤害我之后还恬不知耻的侮辱我的名声。因为你是个不值得被原谅的人。但是,因为乐正灿,我不会报复你。”

  乐正温回房后,没有着急处理伤口,他仔细回想这个女人的一举一动,寻常人家的小姐在遇到歹人后绝不可能会做出那种反应,淡定的有些过分了。那张足以媚惑众生的脸,似乎都佐证了她就是。可是她对灿的态度又是怎么回事?她的伤口没有快速愈合,如果真的是,又怎么会把自己的命交给他。不过经过她刚刚一番话,乐正温只能确定一点,那就是,这个女人性子不好,但是见识不凡。

  卫翎看着伤口缓慢的愈合,心中一阵烦闷,若不是怕她提前暴露,她何须忍受这样的痛。

  “娘娘,要用午膳了。”

  “滚!”卫翎把吃食摔了一地。

  “翎妃娘娘,又是谁惹你不高兴了?”走来一个娘帅娘帅的男人。

  “你下次来的时候,别这么光明正大。”卫翎说罢便挖了婢女的双眼。

  “那你要不要我来?”南门尉从后面抱住卫翎,手向她的下体摸去。

  接下来俩人顺理成章的发生了该发生的事情,“让你找的人找到了吗?”

  “怎么?穿上衣服就开始利用我?”南门尉妖孽的笑了笑,托起卫翎的下巴,卫翎着急的吻了上去,却被他咬出血。

  卫翎立刻给了他一个巴掌,“给脸不要脸。”

  南门尉握住她的手,完全没有怪罪的意思,“我爱你。”

  “那你愿意为我去死吗?”

  “都说你们有这个能力,不过我是心甘情愿为你。”

  “帮帮我,只要能完成任务,我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我,我真的好爱你。”卫翎趴在南门尉的怀里,他感觉到她的泪水在他的胸膛灼烧。

  他摸着她光滑的脊背,“我们都是该死的人,能像现在这样就是上天仁慈。”

  “对了,那个叫卫半的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