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婚恋情缘 孤独沼泽

第二章 债务

孤独沼泽 空荷包 2182 2018-08-19 11:42:37

  月嫂在家里呆了42天后,周丽丽给她结账走人了。接下来的月子该怎么做,谁来照顾产妇孩子,按照当地的习俗,便轮到周丽丽的婆婆来照顾。由于周丽丽从来没有和婆婆在一起生活过,加之在之前不经常见面的相处中,曾经出现过的种种矛盾,周丽丽决定让婆婆来照料自己的同时,让自己的老公回来搭把手。那时的周丽丽,对自己的老公充满了期待,以为他一定会对自己悉心照料,耐心安慰,让自己度过一个公主般的月子。女人嘛,也就坐月子这三个月的公主,以后不就是一辈子的仆人了?在现在这个时代,大龄产妇很有可能这辈子只生这一个了,这一辈子才有的这一个月子,周丽丽觉得自己理应得到良好的照顾。

  婆婆来了的头几天,婆媳二人相安无事。婆婆每天做好一日三餐,外加每天下午煮点排骨汤。孩子大部分时间在睡觉,母乳喂养,周丽丽和婆婆二人轮流看护。周丽丽想,若能这样持续下去,成晓峰回不回来意义也不大,毕竟他们婆媳二人也能弄好这一切。不过按照事先的计划,成晓峰想办法在单位请了两个星期的假,回来了。

  这天周丽丽中午午休了一会儿,起来发现婆婆不在家。问成晓峰“妈呢?”成晓峰说“不知道。”“那你给妈打个电话吧,问她去哪了,什么时候回来呢。”“算了吧,问那做什么,等一会儿肯定就回来了。”周丽丽有点不高兴,不过也不想多说什么。从下午两点一直到傍晚六点,婆婆也不见踪影。周丽丽又催促成晓峰给婆婆打电话,成晓峰依然不肯。“晚上谁做饭?”周丽丽火气有点大了。“再等会儿肯定回来了。”成晓峰依然是这口吻。

  见成晓峰的态度,周丽丽只好自己打给婆婆。电话没人接。等一会儿又打,还没人接。之后又连打几次,还是没人接。周丽丽想到,婆婆也许是回铺里帮忙了。周丽丽的公公婆婆在附近开有一个商铺,做建材生意。于是,周丽丽打给自己的公公,问婆婆什么时候回来。没想到公公一听,惊讶地问“她不在你那?也不在铺里呀。”周丽丽挂了电话,心里憋着一股火气。

  过了一会儿,公公打来电话,交代周丽丽,如果婆婆回到家,就给他打电话。到了七点多钟,婆婆终于回来了。周丽丽先给公公打电话汇报了一声,然后过去问婆婆“妈,你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婆婆提高嗓门,不耐烦地喊:“我去谈生意了。不然你给我还债呢?”

  周丽丽的脑子轰的一声,感觉自己要爆炸了。又是这笔债务!

  原来,周丽丽在结婚的时候,提出要十万元的彩礼。当时成晓峰家里百般说辞,最让周丽丽厌恶的就是,婆婆一再强调,他们家附近结婚的,彩礼都只收一两万。就为着这句话,周丽丽挺生气。她生气生在,这不睁着眼说瞎话吗?在这年头,在他们居住的这个城市,别说是市里面了,就是周边的农村,哪还有彩礼一两万的说法?现如今彩礼至少都是六万以上起价了。何况,现在和过去也不一样,过去收彩礼的都是娘家,拿去补贴家用或者给家里的男孩儿娶媳妇。现在这彩礼钱名义上是交在娘家,实际上都是出嫁的时候还带回夫家,两口子花。而且按照风俗,娘家还要陪嫁一辆车。最终这彩礼钱还不是花在成晓峰周丽丽两个人的身上吗?未来婆婆的这种态度,让周丽丽很不舒服。

  但是最后,婆婆还是送过来十万元。这婚礼还是如期举行了。本以为彩礼的事情到这里算是终结了,谁知道,这只不过是个开始。

  结婚后没几天,成晓峰对周丽丽说“我妈说想在老家修房子,钱不够,把咱们的彩礼钱拿去修吧。”成晓峰当时说这句话的时候,语气平淡,声调普通,那表情,那姿态,好像只是不经意地问道“中午吃什么饭呀”,这样简单的一个事情。但是周丽丽的感觉却不是这样,她感觉成晓峰就像狰狞的怪兽,猛然间冲着她的方向,扔过来一颗手榴弹。于是周丽丽被炸中了,她怒吼起来。炸弹的碎片被她反弹得到处都是,自然也溅到了成晓峰的身上。

  “老家修房子,我为什么要拿钱?我以后又不去那里住!你以后也不会去那里住!我们自己不用在市里买套房子吗?难道我们要一直住在这个连产权证都没有的旧房子里吗?十万元,也不过是个首付的价钱。这彩礼钱,我刚拿在手里还没有捂热,你就着急着要回去。既然如此,你当初直截了当跟我说,因为家里要在老家修房子,所有没有钱付彩礼。咱们两个就不要结婚了。何必拿出这修房钱,骗我结了婚,转个手再拿回去,你们家这是在计划空手套白狼吗?”周丽丽连珠炮地在客厅怒吼。

  “老家修房子,以后还不是咱们的?”成晓峰嗓门没有那么高,但是也不甘示弱。

  周丽丽什么也不想再说了。她完全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倘或是结婚几年后,夫家动了在农村修房子的念头,想让他们出钱,她是不会这么气恼的。而现如今,这事实明摆着就是早就打算修房子,没有彩礼钱结婚。或者也有这笔彩礼钱,但就是不想出,暂时拿出来骗着结了婚,再想办法拿回去。无论哪一种,都令周丽丽寒心,周丽丽这辈子最不愿打交道的人,就是这种肚子里面弯弯太多,爱算计人的人。而现在,很显然,成晓峰的家人,在周丽丽的眼里,就恰恰好是这样一种人。

  吵架不欢而散。最终周丽丽并没有拿出这十万元在农村修房子。她是一个对于自己未来的生活有规划的人。眼下她和成晓峰居住的老房子是一个旧的小产权房,以后无论生儿生女,都必须再置办一套房子给孩子。房价也在节节攀升,中国城市的迅猛发展是眼下就能看到,切切实实感受到的,房价怎么可能下跌?这十万元,无论如何只能花在再买一套房子的首付上,而且还不够,还得再借。在这样的计划下,周丽丽又怎么可能拿这钱回农村老家修房子?更别提那种被别人阴谋了一把的感觉了,简直让周丽丽倒尽胃口,只剩下恶心的感觉了。

空荷包

原本计划晚上更新。上午上来一看,审核已通过。就上来更新了。果然是有点任务感写作更顺利。人都有惰性,这平台能帮助克服惰性的感觉。祝自己能顺利写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