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有你在,就好了

有你在,就好了

凡凡西

  • 短篇

    类型
  • 2018-08-19上架
  • 11178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有你在,就好了

有你在,就好了 凡凡西 11178 2018-08-18 22:33:11

     十一月三日,下午五点半的下课铃响过十一分钟后,教室就基本上空了。只有龙瑶还坐在自己座位上,算着题。一道题算完,龙瑶抬头,不出所料地瞥见了教室前门口杵着的邓聆儿,站她面前说话的唐轩仍然一脸温情脉脉的样子。

  龙瑶一脸无动于衷,埋下头继续默默算题。

  过了两分钟,又一道题被解算出,而教室前门口的那两位还在继续对话没有一点停下的迹象。龙瑶收拾收拾东西,拎上书包带子往肩上一拢,从后门口离开。

  在楼梯口迎面碰上秦钟。

  “龙瑶。看见唐轩那家伙了吗?”秦钟的视线明晃晃的。

  “教室门口。”龙瑶在不熟的人面前一概惜字如金。然后从秦钟身边经过去的时候,她鼻腔里就充斥了一股强烈的烟味儿。

  ——想不通,像唐轩那样慢条斯理白白净净的男孩子居然会有一个秦钟这样子的死党。下楼到了拐角处,龙瑶的脸感觉到了来自上方的视线。一抬头,秦钟站在上一层的楼梯扶手尽头,一动不动地在看她。

  龙瑶下意识地拽紧了书包带子,不过脸上仍然还是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埋下头,她盯着自己的白帆布鞋,默默下了楼。

  ——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走出教学楼不远,龙瑶回头看了一眼二楼她班级所在的位置。唐轩、邓聆儿、秦钟都站在那里。看样子在说话。

  高一刚刚入学之际,龙瑶就认识了邓聆儿。因为当时分位子,邓聆儿坐在了龙瑶前面。不同于龙瑶面冷心热的性子,邓聆儿从里到外都是一种活泼开朗的感觉。一下课龙瑶往往拿出小说一声不吭地看,而邓聆儿就扯着自己的好友说八卦。于是龙瑶被迫性一心两用,不动声色地从邓聆儿口中得出了她有男朋友的事实。

  ——唐轩。邓聆儿男朋友的名字。龙瑶记得她第一次见到唐轩时,心底就轰的一声塌下去了。确确实实,塌下去了,有点像雪崩时那种情形,完全的、猝不及防的。然后属于唐轩的气息慢慢地像一张网一般侵了过来,龙瑶感觉到了窒息,好像自己真的埋在了雪里面的感觉。

  不过唐轩只是专程到龙瑶班上看邓聆儿的,他没注意到邓聆儿后座那位小小的、埋头看书的龙瑶。

  一见钟情吗?龙瑶不知道。但,每次见到唐轩在她班上与邓聆儿说说笑笑的样子,龙瑶的心脏都像变成了一只柠檬,酸得她几乎打颤。但龙瑶生性隐忍,然后,就这样子龙瑶过完了她日复一日的高一学习生活。

  高二文理分科,选了文的龙瑶和同样选了文的邓聆儿又好巧不巧地分在了同一个班。——文科实验班,教室从四楼拐角第一个换到了二楼拐角第一个。到了理科强化班的唐轩平时都抽不出时间来龙瑶班上看邓聆儿了,但每天放学之后都会到她教室前门口找邓聆儿说会话,然后一同回去。

  由于对唐轩一直心存那样一种不便与人启齿的情愫。龙瑶对作为他女朋友的邓聆儿几乎提不上一点好感。哪怕龙瑶从客观角度上看,邓聆儿也确确实实外形甜美可爱,性子活泼讨喜。

  至于秦钟,龙瑶记不起和他第一次见面时的情形了。感觉他就是那么自然而然地出现的一般。只不过秦钟介于唐轩死党的身份,也慢慢地纳入了龙瑶在校留意的一部分。

  其实,唐轩和秦钟一眼看上去就是截然不同的两类人。一个活在在云端一个感觉身上过早地覆上了一层不知名的阴翳。

  当然,龙瑶没兴趣了解秦钟的。不过,当她留意唐轩时,总不得不注意到秦钟。是事实。因为秦钟常常和唐轩走在一起。在去商店的路上,在回教室的路上,在食堂吃饭或者从图书室借书,龙瑶每次碰巧看到唐轩时,目光总会掩饰性一般地随之往他边上的秦钟那儿悠悠地瞥上一眼。秦钟一直给她一种不学无术不修边幅感觉。但,这样子的秦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自己投来那种视线的呢?

  龙瑶不蠢,心底已经隐隐有了预感。——快步离开教学楼之际,龙瑶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她觉得眼下这样子的局面就很好了。——默默暗恋唐轩,暗中留意他的一举一动。对邓聆儿也保持着同班同学应有的态度,不主动亲热也不特意疏离。不过,秦钟...龙瑶有预感,他将会成为她中学时代的一大变数。

  没想到,变数来得那么猝不及防。

  十一月十一日,光棍节。放学后唐轩到龙瑶班上,找到邓聆儿就一起离开了。龙瑶独自坐在空荡荡的教室,默默在草稿纸上演算着题目。

  一道不熟悉的声音突然响在她的上方:“这么认真。”

  龙瑶抬头,就看到了秦钟。但她脸上波澜不惊,埋下头去继续算题。

  秦钟没离开,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他的视线一动不动地粘在她身上,龙瑶都能感觉得到。她渐渐地觉得手指僵了,不是因为天冷的缘故。没办法继续拿着笔写写画画,于是龙瑶索性收拾书包,自顾自地离开了教室。

  秦钟跟在她后面,沉默地跟着,拐弯、下楼。

  “你想干嘛?”在教学楼外的花坛边上,龙瑶没忍住停下来,回头问道,语气着实不怎么客气。

  秦钟那双丹凤眼隐隐流露出了小孩子一般小心翼翼不知所措的感觉,但他面部线条却是十七八岁少年应有的半青涩半成熟的那种样子。

  “我...”

  龙瑶静静站着,礼貌性地想等他说完。但下一秒秦钟凑上来,俯身在她脸上覆下了凉凉的一吻。

  龙瑶愣住了。

  “做我女朋友吧。”秦钟终于直言不讳。

  ——龙瑶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从秦钟面前跑掉的,总之,慌得就像突然被捕兽夹伤到了后肢的兔子一样。

  搭公交回到了家,龙瑶首先就到洗手间洗了洗脸。拧开水龙头,用手将热水扑到脸上。然后怔怔地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一张白里透红的小脸。右眼角下面一点点的地方,他...

  吃了饭洗了碗筷,龙瑶就一直待着房间搞学习搞到了十一点。临睡前看了看手机,发现扣扣上面有了一条好友申请。直觉上是秦钟,不过龙瑶愣了愣,就干脆忽视了那条好友申请。

  到了一月初。天空变得像是永远上着一层鼠灰色的颜料一般,已经看不出云层的边缘。而来自西伯利亚的冷风也终于变得有恃无恐起来。于是龙瑶开始在冬季校服外套下穿上了羽绒服,羽绒服下是宽松版的加绒卫衣,卫衣里还有保暖内衣的加持。——龙瑶比一般人怕冷。

  元旦晚会在一月三号放学后举行。地点在学校艺体馆。龙瑶在班上没什么交心朋友,况且女生们都有着各自牢不可破的圈子。所以眼下龙瑶就独自坐在了最最靠后的一个位置看晚会。

   晚会看到一半,突然一个声音响在耳边:“这么远看得到吗?”

  龙瑶扭头,发现秦钟一屁股坐到了她边上的空位置上。

  龙瑶不答。

  秦钟识趣地没再搭话。

  为了突出演出效果,场内灯光几乎都集中在了台上,台下基本上黑灯瞎火一片。到了龙瑶坐的这里,等于说伸手不见五指。所以,自从秦钟坐在了龙瑶边上,龙瑶内心就一直微微惴惴着。不过从头到尾秦钟没做什么出格的事,就只是拿出手机一直默默地打着游戏。

  看完晚会,是九点差二十一分的光景了。龙瑶夹在人群里一声不吭地出了会场,秦钟就影子一般地跟着。终于,到了一个不至于被人流波及甚至连路灯的光都干涉不了的地方时,秦钟的手冷不丁地抓住了她的手。

  龙瑶不得不停下,由于秦钟手指太凉,她忍不住微微打了一个寒颤。

  “龙瑶。”钟秦喊了一声,就没再开口说话。

  龙瑶左右看了看,确认了位置的隐蔽性后,就静静地垂下了眼睑。

  “干嘛不加我?”秦钟说着就挨上来单手搂住了龙瑶的腰。龙瑶腰细,哪怕里里外外穿了四五件衣服,秦钟仍感觉一只胳膊就能牢牢地圈紧她。

  龙瑶的脸慢慢烧了起来,但她继续一声不吭。——她这种沉默到底的态度在之前就令一些对她存有想法的男生知难而退。

  过了一会,秦钟慢慢地松开了她。

  龙瑶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她注意到秦钟在薄薄的所谓冬季校服之下,似乎只着一件灰色圆领长袖。

  等龙瑶回家已经快九点了,母亲不在,屋里黑咕隆咚一片。——这是常有的事,龙瑶走进玄关,开灯,换鞋。然后脱下校服外套系上印花围裙到厨房给自己做饭。一切都轻车熟路。不料当她把自己那份豆角炒饭端上餐桌时,主卧的门被打开了,是父亲。

  对于父亲,龙瑶印象不好。原因在于两年前她放学回家从母亲那儿听说了父亲在外有姘头的事情。见事情败露,父亲索性破罐子破摔,这两年回家过夜的次数就变得屈指可数。不过,父母却没离婚,一直这么风平浪静地维持着一场名存实亡的婚姻,算不算两人夫妻生活多年唯一剩下的默契呢?——龙瑶曾默默地这样想。

  见父亲默默坐到客厅沙发上打开液晶电视看谍战片的情形,龙瑶暗自叹了口气,然后把炒饭端到了父亲面前的茶几上。

  父亲显然愣了一下,不过还是什么都没说。

  懒得再给自己重做一份饭的龙瑶就转身回了自己房间,一边啃着吐司面包一边做习题。此时已经十一点了。窗外北风朔朔,夜阑人静。

  一周后下了一四年的第一场雪。在龙瑶上下午第二节课的时候,引起了原本昏昏欲睡的课堂一阵小小的轰动。

  龙瑶坐在靠着窗户的位置,于是她注意了一下外面正在落的雪,细细的、秘密的、悄无声息的。

  上完第二节课,班上一半同学终于扛不住瞌睡虫的轰炸,倒在课桌上“阵亡”一般了,另一半同学则基本上都一窝蜂地跑到走廊上看雪去了。

  “龙瑶?”——听唐轩叫自己的名字还是头一遭。对唐轩声音早就深谙于心的龙瑶停下了演算的笔,一脸茫然加意外地看向来人,的确是唐轩无疑。

  唐轩左右看了看,问龙瑶:“知道聆儿去哪了吗?”

  “没注意。”龙瑶老老实实地回答。

  “那...待会麻烦帮我告诉聆儿一声,说放学了到综合楼大厅等我。拜托啦。”唐轩轻声叮嘱。

   龙瑶点点头。

  “秦钟和我说过你。”

  “啊?”

  “他说你特别可爱,现在我一看,确实可爱。”唐轩说完,笑出了脸上小小的酒窝。

  龙瑶顿时心跳加速,耳根红了一片。好在大冬天的她披着一头秀发,而脸上愣是没流露出端倪。

  ——等唐轩离开了,龙瑶扭头看向窗外,一四年下的第一场雪,的确让她深感意外呢。

  而在放学后龙瑶又意外了一下,走出校门她居然看到了父亲的车停在了那边。难不成因为下雪的缘故,父亲特意赶过来接自己回去吗?不过,没等她走近,就看见父亲拎着一杯热饮从一旁的奶茶铺钻出来。

  龙瑶脚步一顿,看到父亲抬手扣了扣副驾驶座那边的车窗。下一瞬车窗就降了下去,一张冶艳生动的年轻脸孔出现在了视野。那个女人眼波流转,接过奶茶的同时小嘴一噘啄了父亲手背一下。看得龙瑶都感到了一阵不知名的荡漾。——心想难怪父亲被吃得死死的。

  看着那个女子脸上波光潋滟的丹凤眼,龙瑶总隐隐地感觉到了一阵熟悉感。但此前她的确没见过父亲的姘头。在父亲转头差点和自己打照面之际,龙瑶选择了转身迅速离开。

  二月十三日,学校期末考结束。龙瑶终于放假在家。次日是情人节。父亲不在,母亲像是一早就出门了。龙瑶一觉睡到九点,洗漱一番,就自己下楼买早点。

  没想到居然在自家楼下碰见了秦钟,阴沉沉凉飕飕的天气,他就靠在单元门口的石灰墙上,低头看着手机。龙瑶注意到他新剪了头发,上身是一件深卡其色加绒棒球服。下面是一条黑色破洞牛仔裤,鞋子和外套颜色一致。

  “龙瑶。”秦钟像是一早就等在这里的,一看见龙瑶就说,“我在等你。”

  “等我?”龙瑶懵了。

  “嗯...我想回上野看看我奶奶。你能和我一起吗?”秦钟问完,把手机黑了屏,揣进口袋,一脸郑重其事的样子。

  “我?”龙瑶看到秦钟脚边放着一个旅行背包,看上去装得满满的样子。

  “不方便吗?”

  “不是。只是...”

  龙瑶一时想不出一个正儿八经的理由回绝,同时也认为自己没必要答应。

  隔着两三米远,望着秦钟那双流光熠熠的丹凤眼,龙瑶忽然就鬼迷心窍一般地问:“你等了多久?”

  “不久。四十二分钟。”

  “那好,你再等我一下下。”说着,龙瑶转身快步上楼。

  没一会,秦钟就看到龙瑶戴着一顶焦糖色毛线帽,换了一件白色及膝面包服,手上拿着一条叠得一丝不苟的灰色大围巾迅速地蹦哒下来了。

  “给你,我爸爸新买的,不过一直放在那儿没围过。”龙瑶把围巾怼到秦钟面前,吧啦吧啦地说,“天气这么冷,你总穿这么点会感冒的。”

  秦钟看着龙瑶笑,一边乖乖地接过了围巾围在了脖子上,一边对龙瑶说:“你之前在我面前都不说话的。”

  龙瑶却说:“之前觉得你还是陌生人,现在发现躲不掉,只好做朋友了。”

  一句话,就把龙瑶对于两人关系的定义挑得明明白白。

  秦钟忽然想起了他之前从死党女朋友即邓聆儿那儿打听到的话:

  “龙瑶?很文静内敛的一女孩子呐。我和她高一高二都是同班同学呢。不过,印象中她一直独来独往,没什么朋友的样子。——哎,你不要打她主意啊。人家可是考试回回班上前三名的学霸呢。”

  ——到了附近的汽车车站。秦钟问:“家里,不要紧吧?”

  龙瑶摇头,脸上忽然覆上了淡淡的阴霾。

  坐上大巴,一两小时的车程。龙瑶转头看着窗外一闪而逝的风景,能察觉到边上秦钟的视线一直附在她的侧脸上。——是错觉还是事实?龙瑶不愿追究。

  车子开到了中途龙瑶扛不住困意,靠在椅背上睡了过去,不同于一般言情小说的老梗,龙瑶一直老老实实地窝在座椅上睡觉。醒来之际,发现自己身上正严严实实地盖着秦钟的棒球服外套。

  下了车,龙瑶和秦钟一前一后地走在了乡下的水泥路上。路边种着一排青青的白杨树,再远处就是无边无际的稻田。不过眼下这个时节稻田只有一派荒凉。

  龙瑶看着秦钟背着那个装得满满的旅行背包,心想背包如果背在自己肩上非得把自己整个人都压下去不可。于是龙瑶也就注意到了秦钟其实个子结实颀长,背影看上去酷酷的。

  到了一处农家小院,秦钟刚把院门一推开,一个尖锐的女声就响了起来:“来了?”

  秦钟点头,面上却没什么表情。

  龙瑶注意到那个女声的发出者是一个个子瘦小面相颇有点尖嘴猴腮之感的妇女,她端着一只盆子站在院落一角给几只母鸡投食。见到秦钟和她仍是目光冷冷的样子。

  “我婶婶。”秦钟扭头对着龙瑶这样子说。

  “阿姨好。”

  “不用管她。”

  龙瑶跟着秦钟径自进了里屋,一个老太太坐在床头看着电视。电视声音开得不是一般的大,龙瑶顿时感到耳膜隐隐作痛。

  秦钟拿过遥控器把声音调低了一点儿,然后一声不吭地卸下了背包,打开拉链把背包里揣的东西一样样地拿到窗前的矮柜上。

  “国子来了?”老太太眼睛浑浊,看得龙瑶一阵出于本能的微微不适。

  “来了。”

  “这是娟子?哎呦呦,长得真俊哪。过来让我仔细瞅瞅。多久没见了。”

  龙瑶意识到老太太说的娟子就是指自己,只得走上前让老太太握住她的双手细细打量她的面孔。

  “领证了没?年底就该办喜宴了吧?”老太太兴冲冲地问。

  “嗯...”

  直到走出了那座农家小院。秦钟才终于对龙瑶解释了一通:“我爸妈三年前去西藏旅游,车翻下了山崖,人没了。后来我奶奶的记忆像倒退回了我爸妈结婚前的那段日子。——奶奶一直把我当成了我爸。最近催我带娟子回去看看。娟子是我妈。”

  龙瑶点头,咬住了下唇。

  “你不生气?”秦钟问。

  “你一定很难过吧。”

  “还好。”

  因为已经中午十一点,只好就在路口的小面馆吃了点龙须面,然后两人就搭上了返程的大巴。在车上龙瑶忽然问了一句:“那你现在...”

  “和我姐姐一起生活。”

  “哦...”

  龙瑶觉得自己父母不合的事,在失去了双亲的秦钟面前都变得轻的好像没有了分量一般。

  下午两点之际,秦钟把龙瑶送到了她家楼下。

  “今天的事,谢谢你。”秦钟站在龙瑶面前,用一副少年老成的口气说。

  “我原本应该带点礼物给奶奶的。”龙瑶摇头。然后就看见了那边小区门口的母亲。她朝龙瑶走来,失血一般地苍白着脸。

  “妈。”龙瑶喊了一声。

  “没你这样的女儿。”母亲冷冷地丢出这么句话。就径自上了楼。龙瑶静静地搭下了眼睑。冬日午后的阳光在她脸上印出了稀薄凉寂的质感。

  “妈。其实就只是普通同学。”因为不愿被母亲认为自己早恋,龙瑶还是没忍住对母亲来了这么一句解释。

  “普通同学?好。”母亲虽然点着头这么回答,但龙瑶看得出,母亲的面孔之上仍然留着半信半疑的影子。——或者对于母亲而言,真相什么的都无所谓吧。她一直只确信自己实实在在的感觉。

  年前父亲只出现了一次,开车载着母女俩到了乡下的爷爷奶奶家。龙瑶就看见了她的伯伯婶婶和堂哥,与她同一年出生的堂哥现在比她高了不止一星半点。

  吃了饭,龙瑶独自在后院看雪。堂哥走过来了。

  “三、四年没见,我一直跟着我爸妈在广东。你现在长得真好看。”在堂哥的印象中,龙瑶是一副瘦瘦小小灰头土脸的小屁孩样子,哪能是面前这位唇红齿白娇小玲珑的少女?

  “谢谢。”龙瑶只说了两个字。

  从爷爷奶奶家返回的第二天,就是大年三十了。龙瑶一整天都没见到父亲出现,不由得为此感到讶然。想到下雪那天放学后那个女人的脸孔,龙瑶第一次真正意义上把她视为了狐狸精、可耻的第三者。甚至于吃年夜饭都只有母女俩。母亲看上去倒是与平常没什么两样,还郑重其事地做出了满满一桌子菜。龙瑶也在厨房一直打下手。不料吃饭时母亲坐在龙瑶边上吃着吃着忽然泣不成声,左手捂着眼睛,拿着筷子的右手搁在桌沿一直微微颤抖。可见平日里母亲忍着多大的内心痛苦,强行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而龙瑶坐在一旁一动不动,只是深深地皱起了眉。

  过完短暂的寒假开学,龙瑶就听说了邓聆儿和唐轩分手的事实。这个消息来得猝不及防。不过,龙瑶只是淡淡地想到从此在学校见到唐轩的几率只怕就大大降低了。然后龙瑶就突然意识到自己当时对唐轩那般蠢蠢欲动的情愫,正如飓风过境一般,都已经成了过眼云烟。——年少时的喜欢,都是这样子的吗?

  正月初八开的学,一周后就到了元宵节。

  “今天到我家去吃汤圆吧。”放学后,秦钟找到了龙瑶,语气熟稔地提议道。

  龙瑶也没怎么犹豫,就点头答应了。因为她意识到自己并不想那么早回去看见母亲的脸。——母亲过于苍白的脸孔和时不时通红的眼眶,总让龙瑶见了觉得有于心不忍。不,虽然龙瑶打心底里不愿承认,但事实上这种于心不忍只是表面现象,藏在深处的,是龙瑶对于母亲那份与日俱增的嫌隙感。

  “我做饭很在行的。”搭地铁时秦钟就这么自吹自擂说。

  龙瑶笑笑不置可否。结果到了秦钟家,果然,看着秦钟挽着袖子在流理台那儿烧水和面的样子。龙瑶就知道秦钟其实没有说大话。

  “我姐和男朋友约会去了。所以就我们俩,你大可随意点。茶几上吃的随便拿,沙发随便躺,电视随便看。”

  龙瑶觉得好笑,不过倒真的从玻璃茶几上拿了一个苹果,结结实实地躺在了沙发上,一边啃一边看起了电视。真的,难得放松一下。——在家龙瑶一向谨言慎行,放学了就乖乖地把自己关房间写作业,到饭点了她就总有意让自己的吃饭速度比母亲慢一点点,然后吃完饭了就自己沉默地收拾碗筷拿到厨房清洗。因为一方面她不愿意让情绪一直不好的母亲瞧见了自己没心没肺乐得自在的样子。另一方面,还是在于她已经视母亲为不得不同住一个屋檐下的陌生人。

  “你喜欢看动漫?”秦钟瞥见了电视上放的内容。放的正是宫崎骏的《起风了》,就出声拉回了龙瑶的思绪。

  “喜欢。”

  “我也喜欢。”

  过了半小时,秦钟把煮好的汤圆端了过来。

  “哇。真厉害。”龙瑶这话也完全地出自真心实意。

  秦钟笑,然后从茶几上摸出了一盒烟说:“我去阳台一会。”

  于是龙瑶吃着甜糯可口的紫薯汤圆时,看到了秦钟靠着阳台那儿的护栏,点燃一只烟,独自吞云吐雾的样子。

  个人有个人的生活习惯,龙瑶自然不能多说什么。等龙瑶吃完汤圆拿碗和勺子到流理台那边去洗时,秦钟走过来说:“放着就行。”

  “你不吃点吗?”龙瑶看见锅里还有一些煮好了的汤圆,扭头问他。

  “不怎么吃甜食。”秦钟说,“时间不早了,送你回去吧。”

  龙瑶和秦钟一同下了楼。

  “你姐姐做什么的呐?”去搭地铁的途中龙瑶没话找话地这么随口一问。

  “她...”秦钟却是一噎,然后换了一种诙谐的语调说,“当然是做她最擅长的。”

  “哦...那你姐姐肯定很好看。”龙瑶继续没话找话。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什么?”

  “好吧。没什么。”

  秦钟反应奇奇怪怪的,不过龙瑶也懒得追究,只是换了话题说:“你觉得谈恋爱怎么样?”

  “嗯?”

  “谈了又分。有必要吗?”

  “因为喜欢就谈,哪有考虑那么多。”

  “不考虑?是不是太不负责了。你们男生都这样子吗?为了一时好感就追人家女孩子,追到手了时间一长腻了就甩掉?”

  秦钟听得皱起了眉头,然后说:“因为唐轩和邓聆儿?”

  龙瑶顿时轻轻咬住了下唇。

  “邓聆儿和你一个班,你听说到了什么也正常。不过,感情是双方的事。我了解唐轩的为人,他不是那种腻了就甩女孩子的人。分手只能说另有隐情。”

  秦钟说得头头是道。龙瑶只好沉默。

  到了地铁口,下楼梯时秦钟忽然开口说:“不过,我只想谈一次恋爱,结一次婚。一生只得一心人。——是不是特别蠢?”

  龙瑶没料到那般玩世不恭的秦钟居然说出这种话,一时语噎。

  过了会,龙瑶开口了,声音冷得不像是从自己胸腔发出来的:“我不想谈也不想结婚。一个人静静地过完一生,没什么不好。”

  “龙瑶,你怎么了?”秦钟察觉到了龙瑶的不对劲。

  龙瑶摇了摇头。停下来说:“秦钟,谢谢你的汤圆。就到这里吧。不要再送了,太麻烦了。”

  可是秦钟没听,最后还是和龙瑶一同搭上了地铁。

  两人肩并肩地坐着,秦钟看见龙瑶把书包放在腿上,又把课本放在书包上,就这么专心致志地埋头写起了作业。

  “不愧是学霸。”秦钟看了颇有点啧啧称奇的意思。

  “别取笑了。还不是在你家过得太舒服了。一时忘记了作业。”龙瑶头也没抬,一边写作业一边这么嘀嘀咕咕。

  ......

  回家晚了的事自然没瞒过母亲。不过,龙瑶一开始就没打算瞒。

  “约会去了?”母亲说话不给龙瑶留半点余地。

  龙瑶索性不理,自顾自地回了房间。她意识到她和母亲的关系正在迅速地恶化中,让她深感无力。同时也开始理解到了父亲的那种心情。之所以在外头找女人,可能因为母亲下意识的所作所为确实容易把人往别的地方推吧。

  龙瑶想到了很多很多这些年和母亲相处时的细节。比如刚上初中那会,龙瑶看到班上有一两个妹子戴了牙套,私下里了解到原来自己有轻度的龅牙。就和母亲提出了自己想戴牙套的事,结果母亲只是凉凉地看着她来了一句:“戴牙套很疼的,你没必要戴。”——不是没必要,只是舍不得给她出那个钱。比如龙瑶初三时脸颊冒出了一些痘痘。已经开始有了爱美意识的龙瑶听了女同学的建议,就央求母亲给她买一支治痘痘的药膏。可是母亲只说:“又没毁容,小小年纪涂什么药?”还有高一那年夏天时班上偷偷刮起了百褶裙风,龙瑶看着邓聆儿百褶裙下又白又细的腿,无奈自己腿部皮肤是鸡皮肤,总不好意思驾驭那种百褶裙吧,于是就自己存了钱偷偷在网上买了据说去鸡皮肤的乳膏晚上涂在腿上,结果睡到半夜被腿部火烧火燎的刺痛弄醒了,龙瑶眼角噙泪到主卧叫醒母亲,但母亲只是扫了一眼她腿部的红肿部分,厉声质问:“你干嘛吃的?这么晚叫醒我你不知道让我省点心吗?”——好在这时下班晚归的父亲正巧赶到,问了两下情况就开车把龙瑶一路送到了医院。

  龙瑶是直到小学毕业才搬到城里和父母一起生活的,此前她和父母的见面次数真的屈指可数。她有一个弟弟的,不过在她上四年级的那年突然走失了。龙瑶想,如果不是弟弟找不回了,父母大概永远都不会想到在乡下受苦受难的她吧。——因此,龙瑶心底一直隐隐庆幸弟弟没了,虽然这种想法实在罪恶。

  正月终于过去,渐渐地到了开春。等到天空终于恢复成湛蓝的色调时,龙瑶也和同学们一样换上了春秋季校服。

  不过,自三月来龙瑶就渐渐发现了母亲的不对劲。不,不是不对劲。只能说之前脸上一直愁云惨雾的母亲终于改头换面了一般。龙瑶一直和母亲一同生活,自然注意到了母亲起的种种变化:面孔开始变得有了白里透红的倾向,皮肤看上去也恢复到了之前光泽富有弹性的样子。

  龙瑶一开始以为母亲只是终于从父亲出轨的打击中振作了起来,之后就意识到实情并不单纯。终于在五月底的一天放学后,龙瑶回家看见了家里来了不速之客。是一个高高大大年纪看上去三十左右的男子,穿的倒也给人非常整洁干净的感觉。

  “瑶瑶,叫陈叔叔。”

  龙瑶索性看都不看母亲一眼就回了自己房间。到了饭点,龙瑶也倔着脾气不吃饭。

  “你这孩子。”母亲端着热牛奶进龙瑶房间时,冲着埋头在算题目的龙瑶说,“当时听说你爸找了小三也没见你这么大反应。我知道,你就是对我意见大,一直和你爸比较亲。”

  “妈。你干脆就和我爸离了吧。省的这么恶心。”龙瑶说着,就把课本一推把笔一扔,“哒哒哒”地跑出了房间,跑出了家门,一直跑到了小区外边的小公园才停下喘气。

  找了一条长椅一屁股坐下,龙瑶眼泪就开始止不住了。她躬下腰,双手捂脸,一动不动的哭泣,声音全都咽在了喉咙里。

  哭了一会,龙瑶开始收拾自己一塌糊涂的情绪。

  那个家,现在一点都不想回去了。搭上公交,龙瑶不知不觉地就到了秦钟家所在的那座公寓外。她的视线透过浑浊的车玻璃,远远地看见了那座公寓在黑夜中棱角分明的轮廓。于是她就下车了,游魂一样地四处乱走。然后秦钟就出现了,他从便利店一脚踏出时就看见了龙瑶。

  “龙瑶?你怎么在这里?”

  龙瑶回头看他,瞳孔黑漆漆的,泯灭了所有光亮的那种样子。

  秦钟就继续问:“发生了什么事?”

  龙瑶的泪突然就砸了下来。她迅速地捂着脸。秦钟叹了口气,走上前伸出一只胳膊搂住了龙瑶肩膀。

  “不哭了。”秦钟哄。

  龙瑶点点头,她其实担心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认识她的。况且哭鼻子这种事,说出去太丢脸了。

  “吃饭没有?附近有家店的煲仔饭特别好吃。”秦钟说着,擅自牵住了龙瑶的手。

  在前往那家煲仔饭店的路上,龙瑶突然出声:“你对婚姻有什么看法?”

  “唔...”

  “婚姻只是把两性关系法律化道德化了而已。但实际上,双方彼此另外结伴都是常态。什么法律什么道德,都是空谈。”

  龙瑶说的隐晦,但秦钟好歹听出了一点名堂。他开口了:“这种事,我不好说。”

  龙瑶咬住了下唇。

  “其实,我姐...就是那种第三者。——懂吗?”秦钟忽然抖出了这么句话。

  龙瑶脑子里迅速掠过了当时父亲姘头那张白皙冶艳的脸。但她咬着下唇没说话。

  面对面坐着吃饭之际,秦钟忽然提起龙瑶一直没通过她扣扣上好友申请的事情。

  龙瑶只好茫然地眨眨眼,说:“我妈不让我碰我手机。”

  ......

  一眨眼,高二的学习生活就成了一场回忆。学校暑假只给高二学生放了十一天假,随之是补课。在短短十一天假里,龙瑶白天在家写作业,晚上就偶尔抽出两三个小时出去和秦钟一起到处溜达。

  “秦钟。你想好了考哪里的大学了吗?”去学校补课的前一天晚上,龙瑶和秦钟十指相扣一同走在灯火阑珊的街头。

  “你想去哪里?”

  “魔都。——上海。”

  “那我也去上海。龙瑶,你好好加油。到了高三我就暂时不打扰你。除非你高考过了六百分,我就出现答应做你男朋友。”

  “谁说要你当我男朋友了?自恋狂。”龙瑶低头嘟囔着,鞋尖踹飞了街上的一粒小石子。

  “嗯?你不想我当你男朋友吗?”

  “不想。——哎,你放开我!”龙瑶突然被秦钟一下子拦腰搂住,她的挣扎都无济于事。

  “你再动一下我真的会起反应的。”秦钟喃喃着,下巴抵在了龙瑶头上,他搂着龙瑶像搂着他平时晚上睡觉时的那个抱枕。

  龙瑶的脸渐渐烧了起来,十七岁的年纪,她当然听得懂十八岁的秦钟口中的起反应是什么意思。

  “好想吃掉你。”秦钟在松开龙瑶的前一秒说。

  “流氓。”

  “龙瑶,以后嫁给我,好不好?”

  “......”

  “你还是不喜欢我吗?龙瑶?”

  “秦钟,我不想结婚,一辈子都不想结婚。”

  “那我陪你,你愿意的话我们就一辈子只在一起,不结婚。”

  “不要。”龙瑶觉得有些事情必须说明了,“我昨天从我爸的朋友圈看到了一张照片。——我爸,就是你之前说的你姐的男朋友,对不对?”

  秦钟一愣。

  “我妈现在也找了男人。那男人隔三差五到我家过夜,堂而皇之的那种。”

  “龙瑶,我...”

  “我弟弟在我十岁的时候走失了。——至今都没找到,他比我小两岁。我一出生就被爸妈送到了乡下,和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爷爷奶奶不仅带我还带我的堂哥。你知道的,中国...老一辈都有重男轻女的那种意识。所以爷爷奶奶一直都不待见我,动不动非打即骂的。我的堂哥只比我大一个月,从小就欺负我。往我枕头底下放虫子,在我的作业本上乱写乱画,趁我睡觉剪我头发......各种各种。我...没朋友,小时候交过两三个,却都是同一种性子。就是见不得你好的那种,我爸妈给我寄的零食被她们抢着吃掉,还有那些书,借给她们就都没还回来过,还回的都是脏的烂的。因为知道没人给我撑腰,我性子比较软,就只好全部忍着。到了我小学毕业终于被爸妈接到了城里,弟弟不在但他的房间当然还是他的,我妈就把家里原本的杂货间清理出来,房间太小只能摆上一张单人床给我用。——刚上初中那会,我说地方方言班上没人听得懂,我因为土里土气的被女生们疏远被男生们嘲笑。不过,还是有过那么两三个男生当时写纸条送东西给我的。但我迟迟不表态他们就都转了目标,去追别的女孩子了。之后我听他们说我拽,长得又丑之类的。——上了高中我就习惯独来独往了。真的,不指望交朋友也不指望被爱了。——所以,秦钟,遇见你,我真的觉得好高兴。”

  秦钟从没听到龙瑶一次性说这么多话,龙瑶,他的龙瑶,他从小到大唯一喜欢上的一个傻姑娘。

  秦钟低下头,抬手理着龙瑶被风吹乱的刘海,听见了自己的声音对龙瑶说:“说出来了会好过很多吧我的傻姑娘。以后你不必怕了,我给你撑腰,谁要欺负你我第一个出去收拾他。你说不结婚那就不结婚,我们就一起打一辈子光棍。”

  龙瑶抬起头,嘴唇覆上了他的。

  秦钟尝到了眼泪的咸味,来自于她的。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