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六点十一分

(五)

六点十一分 曲冬辰 1176 2018-08-18 21:48:06

  她换上一身新的衣服,低头闻闻阳光的味道,拎上画袋,再加两瓶利安低脂牛奶。两瓶应该够吧?

  她扶着墙走下楼梯,现在还很早,楼道里没有灯,她写了一张便签贴在小冰箱上,如果他来了可以吃到可丽饼。他最喜欢的草莓冰激凌可丽饼,风还是有点冷,不断地灌进外套,她闭着眼睛沿着道路往前走。再走几分钟,就可以到小山坡。那里的路牌下有一班很早的车,直通云山。一路哼着口哨走过去,她忽然得心情很好,路牌有两个背着袋子的老婆婆,袋里放着几包各色的香。应该还有一本翻烂的佛经和一串沉甸甸的念珠。

  她微笑着友好地打了招呼,老婆婆们点点头。等到太阳从地平线上探出一点头发的时候,车来了。司机是个头发半花白的老爷爷,开着小小的一辆车。和老婆婆们熟稔地问了好,看了她一眼。

  她选了最后一排左边第一个位置坐下,车内光线有些昏沉,她侧过脸看风景,打开窗,听到断断续续的鸟鸣,稚嫩而动听。和带有湖水气息的冷风。她眯起眼睛。

  后来,车到了云山脚时,是老婆婆们把她叫醒的,跟她搭话,“小姑娘,你是来做什么的?我们去上头庙里拜经,早点来多些诚心,更灵验呦。有你呢?”

  她突然也很想说自己是来参佛的,但并不是了。摇头,“我是来画画的。”说着拎拎装画具的大袋子。

  “哦,是这样的啊。那你要小心喽,一个小姑娘家家的,有点危险。电话带了吗?我们加一下,有事打电话给我们啊!老太婆们脚程还是挺快的。”说着从袋子里摸出一部按键手机,另一个老婆婆也拿出手机。

  她将手伸进口袋,碰触到手机冰冷的金属外壳,但最终还是摇了摇头。觉得是一种奢望。“不用了,谢谢您。”

  “那中午一起来庙里吃饭啊,山上的素斋很好吃的。”

  不由自主地点了头。目送老婆婆们消失在树掩映着的石阶小路中。

  不应该点头的。

  她叹口气,提着画袋从另一条小路上了山。不知道爬了多久,大概两个小时或三个小时?到了山顶。她朝远处望望,看到右边山头上的庙宇,一旁的茅屋升起的袅袅炊烟,和蜿蜒的山岭。

  找块石头坐下,支起画架,铺开画纸,旋开墨水盖子,用毛笔蘸饱墨水,在纸上挥洒起来,这是她另一幅期末作品,一张水墨画。一座渺茫的山头和小小的庙宇,山上的树苍挺而精神,还有几丝云。她从口袋中摁开手机屏幕,拿出,六点十一分。从兜中取出削笔刀和螺丝刀,用螺丝刀旋开固定刀片的螺丝,卸下刀片。她用刀片准确地划开了左手上的大动脉,一滴饱满的血珠马上沁出,她感受得到自己的心跳。将手移到画布上,让那颗火红的珍珠滴落在画布右上方。

  这是今天冉冉升起的第一轮红日。

  她一口气喝完牛奶,将关机的手机远远抛开。也许以后还会有哪只聪明的小鸟能学会怎样使用手机。用刀片割深切口,这次,血流喷涌而出。她摇摇晃晃地走到树林中较为平坦的土地上,缓缓倒下。

  她感到一种释然。

  扑面的,是木本植物略为辛酸刺鼻的芳香和还没有亮透的天,湛蓝一片。淡淡的,还有一颗星。

  可惜看不到今天的第二轮红日了。

  也不会,再有一个六点十一分。

  最后一颗泪。

  ─END─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