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他们的故事由我诉说

纸鹤心愿

他们的故事由我诉说 晦旿 4543 2018-08-26 16:11:50

  我数着,这是第二十一只千纸鹤。

  扳了扳手指,我才发现我只完成了我工作的十分之一。

  “如果你能折二百一十只千纸鹤给我,我就满足你一个愿望。”在很久以前,我那个古灵精怪的同桌这样对我说。

  许什么愿呢?我自嘲地笑笑,我根本不相信我的同桌能实现我什么愿望。我只是想要帮助她罢了,就算只是个无厘头的小心愿。

  我拿起一张黄色的正方形纸片,对折,再对折……

  恍惚间,我看到绿绿的草地,蓝蓝的天,成千上百只绵羊在草地上飞奔,一切显得那么美好,却给人虚幻的感觉。只有一个身着黑色斗篷的人骑在一只最大的绵羊身上,那绵羊静静地立着。她沉默着,仿佛看透了世间的变化,经过了历史的风霜。我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怕惊了绵羊,怕惊了人儿。

  斗篷的阴影遮住了她的脸,一头如瀑的白色长发披散下来,柔软如婴孩的手轻轻抚摸着羊毛。我快要被这美人美景灌醉了。看这绵羊还算温顺,我便把手放在羊背上,抚摸着这如梦似幻的毛。我扬起头,想要看清她的脸。可一丝冰凉唤醒了我。

  如果我没有看错,她在哭。

  她的确在哭!

  几滴冰蓝色的眼泪从她的脸颊上滑下来,像水晶一般闪耀。最后流到下巴,眼泪便汇为一滴,落在我的手背上,凉凉的。

  不知怎么的,她似乎没有看见我,只是缓缓地拿下了帽子。

  我睁大眼睛,想看清她的容颜。

  就在她露出红润的嘴唇的时候,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

  “李莎!你给我起来!”母亲揪着我的耳朵,大吼道,“你功课完成了吗!一天到晚就只知道倒腾你那些小玩意儿,居然还睡着了!信不信我都给你烧了!”说着,她抓起我已经折好的千纸鹤。

  我一下子慌了,什么也顾不得了,只从她手中抢过,和着笑脸:“别别别,妈,我一定好好做功课,好好做功课……”我重复了好几遍,才看见她的神色稍微缓和些了。

  趁着这个机会,我便挽着她的手走出房间,让她远离我的“宝贝”:“要不,我给您倒杯水?您消消气。”

  我倒了一杯水,走到母亲面前递给她。我却发现水透过淡蓝色的杯子,呈现出一种特别的颜色,很像她的眼泪。晶莹剔透,却冰凉异常。我呆呆地望着,心中涌起一种说不出的悲伤。

  “李莎!你发什么呆呀!”母亲又恼了!,“你这孩子,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呀!”

  “啊!”我吓了一跳,甩了甩脑袋,紧张的看着她,生怕心中的秘密被她发现。

  “我说,”她重复了一遍,“匝匝叫你出去玩。”

  “啊!哦,好的。”。我一惊一乍的,飞快地跨上背包,准备出门。

  “我说你呀,好好向人家匝匝学习,人家考试可是年级第一,听说刚得了全国歌唱大赛一等奖呢!要不是她这么优秀,我根本不会叫你跟她一起出去玩。”妈妈唠叨着,脸上露出羡慕的神色。

  “好了,好了,什么时候我也给你拿一个第一回来不就好了?”我换着鞋,朝她狡黠地笑了笑。

  “真的?”母亲露出了星星眼。

  “真的,不过是……倒数。”我吐了吐舌头就逃出家门,想着她肯定没有什么好表情。

  不一会儿,我便和匝匝碰了头。她身着淡蓝色连衣裙,头上带着白色的帽子,脸上戴着墨镜,正优雅地向我微笑。我知道,如果她不戴墨镜的话,一定会被偷拍,哦,不只,可能会引起轰动。

  再加上我站在她身旁,就是明星与跟班的组合了。

  不知不觉间,我陷入了遐想。这天下……也就我梦中的女子能和她媲美了吧!

  密匝匝引我来到一家餐馆。这家餐馆静得可怕,便又使我想起了那个无声却美丽的梦。

  匝匝优雅地坐下,她的微笑带着一丝狡猾:“莎莎,你折了多少只千纸鹤了?”

  “二十一只。”我如实回答道。

  “那你要加快速度了,一定要在今年折完哦。”匝匝伸出手指,一本正经地说。

  我点点头,手握住面前的咖啡杯,有一种温暖的感觉。而那个女孩,却给人那么冰凉的感觉,就像什么都不曾得到,就都已丢失。她那么美,却那么可怜。她让我想起那个童话故事里卖火柴的小女孩。那个在冰天雪地里冻死的小女孩。我多么不想让梦中的她那么孤独,我多想让她感受一下温暖啊!哪怕是只有一秒的咖啡杯上的余温啊!

  一圈圈拉花散开,使我有些眩晕。

  奇怪的是,我再次看到了那个场景。还是那片草地,还是那些羊群,还是那个骑在羊背上的神秘女孩。

  这次我飞快的跑过去,下决心一定要看清她的样子。

  可是她还在流泪,哭得那么悲伤,仿佛从来都不曾快乐过。

  “喂!你能看见我吗?”我大叫道。

  她突然抬起头,惊恐地望着我,将眼泪擦干,跳下羊背,像风似地跑了。斗篷在风中飞扬,像是一叠叠波浪。

  有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能轻易让她逃走呢?我追了过去,风像刀子一样割在脸上,耳朵仿佛失去了听觉,只有我的腿听我的使唤。我一直向前跑着,机械地跑着,麻木地跑着,跑得我浑身酸痛。

  终于,我追上她了。

  我张开双臂,挡住她瘦弱的身躯。她微微愣了一下,又转身往回跑。

  我实在是跑不动了,只能气喘吁吁地问道:“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她竟然停了下来,头发在风中轻轻摇曳。她缓缓地蹲下来,蘸着泉水在石头上写下“流幻”两个字。

  不知为何,此刻的我特别开心:“你为什么在这里?”

  流幻耐心的写起字来。她的字特别清秀,似冰凌,似山泉。她写出“女巫”两个字,然后指了指自己。

  我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向后退了好几步。

  她似乎没有看到我的表现,只是又在沙地上写出“我要快乐”四个字。

  这四个字让我感触颇深。

  我同情地看着她,这时才发现一个严重的问题:“你不会说话吗?”

  她沉默了。

  “我能看看你的脸吗?”我小心翼翼地问,想要呵护这朵娇嫩的花。

  她突然坚决地摇了摇头,消失在一片蓝绿色中。这个世界也渐渐崩塌。

  我一下子醒过来,发现桌上的咖啡已经凉了。匝匝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我,问道:“你认为世界上最重要的东西是什么?”

  我被她这个莫名其妙的问题惊到了,但还是不假思索地说:“快乐。”说完,我又想起了那个令人心疼的女孩儿。

  “非常真实的答案,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匝匝道。

  “你缺少快乐吗?匝匝。”当我问出口,我才发现我问了一个十分愚蠢的问题。

  她停顿了一秒,“当然……不。”

  回到家,我便又听到了母亲的唠叨。心中还念着那个梦中的女孩,我为她感到心痛。我知道那只是个梦,只是个美得不能让人相信的梦,也是一个悲伤得让人无法想象的梦。可有一丝害怕在我心中蔓延,渐渐地,我便情不自禁的哭了起来。

  我跑回房间,锁上房门,任凭母亲怎么敲门都不开。

  后来,我听见母亲在给匝匝打电话。

  果然,她来了,我也乖乖开了门。

  “莎莎,你怎么了?为什么你妈妈让我开导你?”匝匝坐在我身边,关切地问。

  我停止哭泣,开始讲述我的梦。或许……在这个世界上,只有她能听我说了。

  “我梦到一个女孩,她似乎不会说话,但是我知道,她是一个名叫流幻的女巫。她身披斗篷,十分神秘......”

  等我讲到口渴,准备去拿一杯水的时候,我发现匝匝已经睡着了。

  我无奈的笑笑。哼!密匝匝这家伙,说好来开导我的,自己却睡着了。突然,我听见有人在哭泣。那哭泣声像是从匝匝那里传出来的。

  我有些摸不着头脑。匝匝这么快乐的女孩,怎么会哭泣呢?

  我弯下腰去,发现匝匝真的在哭。泪水沾湿了睫毛,有些熟悉。我轻轻为她拭去泪,却发现泪水竟如此冰凉,如此透明,泛着淡蓝色的光芒。

  我弯了弯嘴角,匝匝真是个笨蛋。

  ——————————————————

  “流幻,”我轻唤,“我们能做朋友吗?”

  她点了点头,没有其他任何话语。哦,我忘了,她好像不会说话。想到这里,我的心中又是一片悲伤。

  “我找到让你快乐的方法了!”我兴奋地告诉她,仿佛自己也为她感到快乐。

  她一愣,流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

  趁她还没反应过来,我果断的拉下了她的斗篷。

  还没等我看清她的模样,周围的一切都变了。瞬间,天崩地裂,草被烈火烧尽,草根翻了出来,羊群乱成一团,流幻也从羊背上跌落下来。我想去扶她,可羊群却像流水一般把我们冲散。我望着流幻,她正在无助地爬着,身影越来越远。天空由蓝色变为黑色,周围都漆黑一片,我们仿佛悬在空中。

  “啊!啊!”流幻痛苦的大叫,想要远离我,可流火却将她的四肢烧伤。

  我奔跑过去,只见流幻努力的用手挡着脸,用脚踢我。

  眼前的这个疯子发出恐怖的叫声,努力向远处跑去。

  泪水落在空中,凝结成淡蓝色的冰晶,将我划伤。我顾不得疼痛,努力朝她跑去。可伤口正随着冰冷蔓延,直通人心。

  终于,我从背后抱住了她。

  “匝匝。”我喊出了这个名字。

  流幻突然安静下来。

  她幽怨却美丽的眼睛呆呆的望着我,轻启樱唇,它讲述了一个美丽的童话故事:“我是一个名叫流幻的女巫,生活在一个遥远的部落,那里的人们都随心所欲,可以拥有一切想要拥有的。一切,但不包括快乐。先知说只要集齐二千一百只人类送的千纸鹤就可以吸取人类的快乐。可是,我们的生命都是一百年。从来没有人类愿意白白地为我折千纸鹤,我也不可能将真相告诉他们,我不可能告诉他们我会吸取他们的快乐。你知道吗?你是第51个。至于愿望,我会帮你实现的。你许什么愿望都可以。”流幻轻松的笑着,就像是在开着一个不切实际的玩笑,“你知道吗?一到夜里,无尽的泪水便会打湿我的枕头。有时甚至会将它冻住。”

  我认真的听完这个“玩笑”。

  “真的吗?”我有些同情她,却又怨恨她夺取了别人的快乐。他们的自私是建立在别人的不快乐上的。可不知为何,我却觉得于情于理。是的,我们都需要快乐,就像我们都需要生命一样。

  “当然是假的。”流幻话锋一转,竟然叹息起来,“莎莎,这是梦啊!”

  “呵,”我轻笑,“这如果真的只是梦的话,冰晶划伤我我怎么会痛?流幻,这才是真的你。你就是匝匝,匝匝就是你。不过你更加真实,密匝匝不过是你在人类世界的一个幻影。”我的话语冰冷,我的眼里却不自觉的流着泪,那是温暖的泪。

  “那么,你反悔了吗?”

  “不,我是真的有一个愿望需要实现。”

  “莎莎,起床了,你怎么睡着了呀!”

  这是我再熟悉不过的声音,是流幻的声音。不过,她现在是密匝匝。匝匝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我怎么在你们家睡着了?上课都要迟到了。”

  “匝匝,我……”

  “我什么我,快走吧!我可不要因为迟到罚站啊。”

  匝匝拉着我在路上飞奔,我可以感觉到从她手心里传来的温暖。但我深知,那是她肉体的温暖,她的心,可能已经冻住了。我们跑起来时风很大,我听不清她在说什么,只看见她笑着,强迫着自己笑着。要是我还能回归到正常生活该多好:每天上学放学,密匝匝是我最好的朋友,耳畔有母亲的唠叨,偶尔再做一个梦......我可以整日被平凡的温暖包围,只要当流幻不存在就可以了,只要当那个女巫不存在就可以了。当流幻不存在?对不起,我做不到,我已经决定要拯救她。

  208只,209只,210只!耶!折完了!我加班加点地“工作”,终于完成了任务,然后将我的杰作都拿到密匝匝面前。

  她颇有深意地笑了笑:“你是想要财富,美貌还是魅力?在你之前的五十个人要的都是这些。”

  “呼。”我长舒一口气,“我要用我的快乐换你的快乐。”

  她又愣了,露出了少有的邪魅笑容:“真是个有趣的小姑娘。”

  “流幻,快乐不是别人给的,你需要自己把握。若是别人说你不快乐你就不快乐,那你和一台机器有什么分别?大雨终将过去,小船在经历拍打后还是会驶向彼岸。既然如此,何不做一朵向阳花,一直把自己当做是最快乐的呢!”我拿起一只千纸鹤飞到她面前。

  后来,密匝匝转学了,但她留给我一封信:

  莎莎,你说的对,快乐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我也想试试掌握它。我一点也不想你为我失去快乐,我也将归还所有人的快乐。虽然我不知道最后我能不能快乐,但在这一刻,我是幸福的。

  流幻

  我可以清楚的看到纸上有点点泪痕。不过那些眼泪并没有结成冰晶,这就是幸福的见证,这就是快乐的见证。

  我再也没有梦到过那片绿油油的草地,那片蓝如水的天空,那群洁白的羊群。但是我相信,那个羊背上的女孩已经得到快乐。

  〈完〉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