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辞浅:日夜盼君至

第十章:前世(下)

辞浅:日夜盼君至 文剑先生 2457 2018-08-18 19:25:56

  1.极卿死后,玄雨一直恍恍惚惚,将她的仙体置在冰棺中,把自己关在大殿,浑浑噩噩。

  云雾缭绕,远山浓浓淡淡。近处几株桃花树枝叶曲折有致,落花如泪。

  一女子手轻拈一朵桃花,轻嗅。

  “卿卿,是你吗?卿卿?”玄雨恍惚从侧颜中望见了几分极卿的影子。

  玄雨喜极而泣,狂奔而去,伸手去抱,却只抓住了漆黑的夜。

  月光如水,难眠的夜。躺在身边的是极卿血红的嫁衣。

  玄雨一寸一寸抚摸过上面的刺绣花案,把头埋在袖子里,贪婪的闻着极卿留下的香气。手碰到了极卿袖中的一封信。

  玄雨打开看。

  玄雨,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约已经在去炼狱的路上。不必挂念,来世在人间,有缘还会遇见。只是这一别,不知要过几千万年。我担心着你的仙身,放了北极的千年雪莲在你平日修炼的山洞中,大约能用上能用上几百万年。

  我写此信的目的,一在告别,二在阐述自己的罪孽。我自出生就体弱多病,仙资平庸,但父亲对我百般宠爱。我自小见他杀伐决断,雷厉风行,心狠手辣之时亦不在少数。但他对我是极尽了和蔼可亲。我被狐巫说是不祥之人,父亲的谋士都要处死我,是父亲据理力争,才保住了我的性命。我自小便知道父亲想要坐拥天下,并为之奋斗数万年。千年大会,父亲携我前来挑选夫婿,一路上说尽了嫁给你的好处,我知道,此事对他的大业有利。他想日后我身体不佳,假借救女之名攻上幻虚峰。我自知所剩不过几百年的光阴,情爱已死,嫁谁都随意,虽是成了父亲夺取天下的棋子,但也算是抱了他多年的养育之恩。

  但我偏偏遇见了你。

  那日我在大殿上望见你的眼神,威严有力却又清澈透明。久病成良医,我知道你的仙身损耗严重,实在不宜宴请。殿下众人虎视眈眈,各怀鬼胎,心里不知装了多少至你于死地的法子。而你大约只有在夜深人静之时,才能放下一切顾虑,做片刻的自己。

  我霎时明白,父亲是位出色的谋略家,而不是一位出色的君主。一位出色的君主不是让天下在自己脚下,而是把天下扛在肩上。我若因为报恩让天下换了一位不如意的君主,实乃千古罪人。

  我不能嫁给你,因为我是个祸害。

  可是我爱你。

  我的爱会毁了你。毁了你苦苦经营的大好河山,毁了你本该静好的半生情爱。

  我做不到。

  但我想赌一赌,赌我可以说动父亲,赌我们会有好结局。我也实在是无奈之举,父亲在大殿上用暗语以母亲全族的性命为要挟,若我不从,迎我回北极的,就是白骨铺路了。

  与你朝夕相处的这几百天时光,是我此生最快乐的日子。我想方设法的阻拦父亲,只换回了鼻尖有毒的剑痕,七日后我必死无疑。我不敢将此事说与你听,以你的性子,一定会把北极夷为平地。一面是我的族人,一面是我的爱人。我无法割舍任何一方。我求你,千万不要主动出兵北极。

  我死后过些日子再昭告天下,称因思念故土,心火郁结,抑郁而终。我在我梳妆的铜镜后放了公示天下用的遗书,我祈愿了天下太平,父亲看到大约也会畏人言安分守己。但愿我的死会换来一片太平。

  就此别过吧,勿念。

  妻极卿

  2.

  战神心中火山爆发一样,极卿向来胆小畏事,小心谨慎的,极愈为了夺取天下,竟然用自己心爱的女儿做筹码。

  我可以不去,但你若来,便把性命留下。

  玄雨一切皆按照极卿所说的办。过了十几天,用极卿生前留好的遗书昭告天下。极愈此时若派兵,便是违背了亡女的遗言,极卿的死,当真换来了片刻平静。

  当然,这是在她仙体未被盗之前。

  冰棺旁,有狐狸的毛。

  “正尊,这仙体丢失不知您有何计策?”

  “我要下山。”

  “这……下山去哪?”

  “北极。”

  “我们凭几根狐狸的毛,实在无法确认此事是狐帝所为。”

  “是不是,把剑架在他脖子上,一问便知。”

  3.

  玄雨日夜兼程,次日便赶到了北门。

  “卿卿的仙体不见了,你可知道下落?”玄雨的语气像是北极的天儿一样冷。

  “臣不知。”

  回到幻虚峰。

  玄雨只有一个念头,出兵。

  就算明日我为阶下囚,今日我也要报这血海深仇。

  玄雨发疯一般摧毁了一座座宫殿,他冲进哪间屋子,哪里就是天翻地覆的混乱。那些没仇有仇的,有无干系的,都成了他的剑下魂。

  撞开一扇青铜门,屋内寂静无声,唯有一道道白纱为屏障,纱在殿外吹进的冷风中飘舞着。

  里面,有轻放茶杯的声音,一女子缓缓地说:“今日这尝寒宫外热闹非凡,想必是你的杰作。”

  “你是何人?”

  “你仇人的妻子,陌止。”

  “极愈在哪?”

  “北极天寒地冻的,战神头脑太热了,大约这时谁都不想见您。”

  “快告诉我,他在哪!”玄雨像雄狮一般咆哮,将剑插进木地板中。

  “极卿大约告诉你了,她的死本就是极愈的阴谋,你却急不可待的往坑里跳,白费她一番苦心。”陌止穿过一道道白纱,身影渐渐清晰,是位容貌端庄的狐仙,淡淡桃色妆容,深青色及地裙。

  “你若愿意,我不妨将真相告诉你。”

  “三万年前,你夺了极愈苦心经营的北极,他心有不甘,找到了一位卑贱的连名字都没有的侍妾的孩子,也就是极卿。他亲自割下了极卿左耳上的御寒穴,让她体弱多病,杀了她的母亲,让我抚养极卿。数万年,他的宠爱不过是在等她派上用场的那一天。此后的事极卿大约都与你说了,只是这丫头大约不知道,无论她在大殿上肯不肯,她都活不成。”陌止云淡风轻的理了理裙摆上的褶皱,继续说:“你还真是傻。极愈做事何等谨慎,就算要偷走极卿的仙体怎会留下蛛丝马迹?何况他有怎会现出狐狸原形?略微分析利弊便知是九毒君所为。你若不与极愈为敌,他从何处获利?他也真感冒风险,知道你这些日子精神恍惚,就干下个如此劣质的套等你钻。明白了?”

  “极卿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想至她于死地!”

  “玄雨,难道你还不明白吗?你以为你宫中来来往往的臣子们没有对极卿的死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若你不是这天下之主,她何必遭这千千万万的痛苦?”

  玄雨呆呆的站在原地,身体一点点凉下去,北风呼啸,刺骨的寒意。

  若你不是这天下之主,他何必遭这千千万万的痛苦?

  4.

  次日,北门。

  玄雨与极愈在此决一死战。

  玄雨心中满腔的恨与怨,疼与痛,竟开始指向自己。

  刀光剑影,寒风呼啸,往事涌上心头。

  “你是我唯一的丈夫。”

  “我爱你,但我的爱会毁了你。”

  “若你不是这天下之主,她何苦遭这千千万万的痛苦?”

  ……

  疼痛,巨大的疼痛。由内而外,由外而内。极愈的剑已然穿过玄雨的心脏。

  北极真冷呀,流出来的热血滴在冰面上,顷刻凝固成血红的玉。

  像那日她出嫁时的红玉耳环。

文剑先生

大家一定要等我,本人高二学生党,时间不多,所以更的一定会很慢,可能一个月都不能更一次,但请大家放心,我一定不会中途逃跑的,希望喜欢的朋友,多多宣传一下,你们的支持就是我的动力!可以加我QQ:1806095940,或者关注我的微博:我想养只猫233,可以提前知道剧情的走向或者给我提出宝贵的意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