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辞浅:日夜盼君至

第三章:眼睛

辞浅:日夜盼君至 文剑先生 2411 2018-08-18 18:54:18

  幻虚峰的雪下了一夜,山上更显寂静。我拥着斗篷和火炉,沿小路下山。其实,神仙是不怕冷的,我本以为我修成上仙后可以戒五谷,除冷暖。但我还是像个凡人一样怕冷,师父说,我天资不高,仙心不纯,所以半人半仙。我倒觉得庆幸,这样每次宴会我都可以大快耳颐。师父贵为万神之首,却因灵印所控,对任何东西食之无味,这才真真是无趣。

  我总在下雪的时候,想起澈白。

  冬日我们还是只有单衣,我们一人一根树枝,在雪地舞剑取暖。细碎的雪花落在身上丝丝凉意,直到鼻子冻红,我们望着对方的样子发笑。

  今日这大雪,和你我舞剑的那日一样大。

  不知不觉,走出了幻虚峰,临近青丘,僵住的身子渐渐暖了回来、

  淑慎姐姐是青丘长公主,最尊贵的狐族首领,位列七级,在各界口碑极佳,十万岁成人礼上,师父亲授仙冠灵印,姐姐对师父一见倾心。只可惜青丘长公主不能外嫁,只能等姐姐做满十万年长公主,自行退位。眼下还有三万年,好事多磨。此去主持相关事宜,我唯恐有所不周,特向淑慎姐姐请教。

  “小浅来了,真是稀客。”姐姐眉眼具笑,迎我入门。

  “许久不来看姐姐,姐姐可别怪我。”

  “怎会?流萤这些日子一直念叨着你呢,吵着嚷着要去幻虚峰找你,我怕打扰了你师父清修,就拦下了。知润,去请萤儿来。”

  “不必了,姐姐,我坐不久。此次前来是有要事找姐姐帮忙。”

  “何事?”

  “九月灵尊昨日逝世,师父命我去九重天外主持事宜,但我资历尚浅,请姐姐指点一二。”

  “昨日何时?”

  “大约黄昏时候。”

  “那就好。”

  “什么?”

  “你呀,果真是礼数没懂齐全。七级以上仙位去世,为天丧,仙界一万年不可发喜诏。昨日你师父一大早就发了喜诏,我问是想看这喜诏还是否有效。”

  “什么喜诏?”

  姐姐略微娇羞,浅笑,“你,是明知故问吗?”

  “难道是和姐姐的……”

  姐姐低下头,埋头一娇羞。

  这喜诏会不会和追月的死有关系?暂时想不了这么多。还是先把眼前事办好。

  “恭喜姐姐。姐姐对我有什么嘱托吗?”

  “八岐灵尊去世还是一百万年前,我也只是隐隐约约听别人说起过。灵尊去世,极乐鸟的仙娥会到各族收丧礼,到时候你吩咐库房一定要仔细清点。移交到你手里,一颗珠子都不能少。灵尊的下葬礼只有本族人参加,所以都要齐齐的跪拜,行大礼,一丝不能马虎。另外选取新灵尊是更大的事,你最好不要惹是生非,中立主持就可以。别让自己陷到权力漩涡去。”

  “姐姐说的,我都记下了。事情紧急,我就先告退了。”

  “早去早回。”

  九重天外极乐鸟,向来无人打扰,除非凭借飞青玉环,否则无物无人无仙能够到九重天外,这就难怪,灵尊为何不能下九重天,种族灵印果然是制衡四方的。

  雾气缭绕,我双脚软软的踩在云彩上,一位仙子已经恭候我多时了。

  “小仙见过圣徒。此刻长安公子在桃花岛静候圣徒,商量诸多事宜,圣徒请。”

  这长安公子执有一半的双月神力,是追月的同胞弟弟,至今未娶妻。

  “好。”

  我进一片桃花林,里面曲曲折折的小路上铺满了花瓣。花瓣柔柔落在我的脸上,香味轻轻的,幽幽的。

  都说极乐鸟是天下最逍遥自在的神仙,如今看来,这地方可比幻虚峰美多了。

  一位公子翩翩而来,衣冠胜雪,眉目如画。不浓不淡的剑眉下,眸如星辰,又似潺潺春水,温润如玉。鼻若悬胆,如黛青远山,薄唇浅浅。黑发如漆,白玉簪绾起一半,略显风流。

  那双眼睛,好漂亮的眼睛。

  白衣素冠,星眸剑眉。我晃了神,痴痴地走近,反复抚摸着他的眼睛和眉毛。

  “圣徒,我们这样不合规矩吧?”

  我惊醒,退后好几步。

  “失敬失敬,公子好。”

  “大约是路途遥远,圣徒乏了,不如姐姐的事明日相谈吧。你的房间在桃花岛秋水阁,早些歇息。”

  “多谢。”

  秋水阁和幻虚峰的长天阁似乎是一对宫殿。秋水共长天一色,落霞与孤鹜齐飞。名字起得真是别致。

  秋水阁的布置和长天阁一模一样,倒真有种宾至如归的样子。我问随行护送的仙娥:“秋水阁是什么时候建成的?”

  “这,好些年头了,奴婢也不知道。”

  “是九月灵尊下令修建的?”

  “是。”

  桃花岛宫宇众多,追月实在不缺这秋水阁,况且长天阁是给圣徒居住的地方,九月灵尊仿它作甚?

  今日真真是奇怪,先是遇见一双似曾相识的眼睛,后是遇到这一模一样的宫殿,姐姐去世,那长安公子却没有一丝悲伤之意。实在奇怪得很。

  “那双眼睛,似乎在日月湖见过。”

  我这一生的开始在那片湖中。

  寂静的,遥远的,死去一般的湖。

  我躺在水底软软的沙上,光游进来,发出诡异的光,冰冷入骨。

  我感觉不到自己的存在。

  我以为,这就是我浅浅人生的全部。

  直到,他来。

  他来的时候像一朵云。

  这是后来我回忆时所想到的,他来之前,我并未见过云。

  柔软的,舒展的,飘逸的。

  我不曾看清楚什么,一切都如混沌的梦一般,但他走近时,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呀——

  深邃,安静,星辰一般。

  命运是一件让人失望的东西。它不止一次提醒我自己有多么普通。这世间没有延我寿命的奇花异草,没有得我欢心的独角神兽。但我每每从他的眼眸中望见自己,我都觉得自己是天上地下独一无二的神,这世上少一瞬间一个爱他的我都万万不可。

  他第一次看向我时,像是一千万年的慢镜头。许多年后,我才读懂了他那些的意味深长。

  故人心已逝,故人面依旧。

  我的嘴唇微微动,我想要说什么,却也不知道说什么。

  他俯身坐下,侧耳倾听。

  他的几缕漆黑的发丝柔柔的落在我手里。

  千万年,我的每一寸皮肤,每寸皮肤上的每一滴血液,都是静止不动的冰河冰川。那一刻,裹在我皮肤下的锋利冰屑才开始融化,我感觉到指尖温热的液体开始流动,慢慢汇入心脏。

  我顺着发丝,摸到他冰凉光滑的白玉簪。

  发簪掉落,他的头发软软的散开,黑色瀑布般。

  他缓缓将我抱起,向上升起。

  那是我平生第一次感受到自己的存在。

  那个人的气息,温度,心跳都清晰有力的印在我的心里。

  我迷迷糊糊的到处乱摸,软软的唇,棱角分明的脸,微微蹙起的眉。

  他似乎明白我的心思,眉毛随着我的手指渐渐舒展开。

  我浅浅一笑,沉沉的睡去。

  我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梦里满天星辰,站在云端的白衣少年肆无忌惮的像漫天星空。

  他像梦一般不真实,又真实的不像梦。

  从头到尾,这一切不过是短暂的绚丽烟火。

  从始至终,我不过是日月深渊里的一堆白骨。

  我从来不曾活过。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