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东方玄幻 辞浅:日夜盼君至

第二章:大雪

辞浅:日夜盼君至 文剑先生 1528 2018-08-18 18:40:42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怎奈向、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那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

  幻虚峰的雨到夜间还是哀哀怨怨的不停。

  “一百万年了。”

  师父站在大殿口,喃喃地说。玄色暗花长袍,直挺挺的,没有一丝褶皱,青铜发冠,梳得整整齐齐,地老天荒的架势。天色虽暗,但我也瞥见了几丝白发。

  我把茶小心递向师父。

  “退下吧。”

  我正端着茶杯转身,师父却失神一般说:“要下雪了。”

  “什么?”

  师父不言语,只是痴痴望着夜雨出神。

  要下雪了?

  人生第一次看雪还是和澈白在一起的时候,那时候我们身无分文,满天雪花,我们只有薄衣护体,他在雪中用树枝舞剑,我在一旁吹笛,《长相思》。雪夜难行,我们盖着一个斗篷,把医书一页一页撕毁烧掉。

  “跟了你这么多年,舍得它们吗?”

  火光映着他的侧颜轮廓,一明一灭,他淡然的说:“早就烂熟于心融为一体了,有何舍不得?”

  如今的雪仍旧是洁白无瑕,但我见过那漫山遍野的纯白,像是静静的海。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要下雪了。

  难不成师父是想喝福鼎白茶?我退出大殿,将信将疑地准备老白茶。

  今儿一大早,是被阳光刺醒的。这么好的天儿,当真难得,只是昨天翻箱倒柜才找到的老白茶没有用处了。

  雨后凉池的红鱼格外多,今日喂鱼逗趣也不错。我用脚挑起小小的水花,鱼儿绕着我转个不停。这法子竟打发了大半日时光,眼见日头西落。

  “你是新圣徒?”

  我惊得猛转身。

  一女子身着桃花烟云雾仙裙,裙摆一半在水中荡漾开来,她似醉非醉,似笑非笑,倚在一块大石头上,手中还拿着酒壶。发丝挡住了大半张脸,但也看得出是个有棱有角的绝世美人。她拨弄发丝,露出姣好面容,脸颊还泛着红晕。

  “你是?”

  “追月。”

  我的脚慢慢收上来,九月灵尊。

  “小徒见过九月灵尊。”

  “青云又收徒了?”

  直呼师父大名是否不妥?毕竟九级中师父排首位,灵尊排八级,不合规矩。今日这九月尊定是喝醉了。此处又无旁人,不必在称呼上惹得她不痛快。况且,我本就不是个拘泥礼节的人。

  “是。”

  “过来让我瞧瞧。”

  我顺从地走上前。

  “果然是个美人坯子。”她冷笑。

  “恕小徒多言,灵尊无诏不可下九重天,您最好把诏书给我,也好安排接见。”

  若非天下大乱求支援,诏书是不会轻易派发的,况且灵尊是永世不可下九重天的。

  “诏书?婚书算不算?”她猛喝一口烈酒,呛得咳嗽,像是落红如雨。

  “灵尊,醉了。还是请回吧。”

  追月颠颠撞撞的站起来:“我今日要一把火烧了幻虚峰,谁也逃不掉!”

  “灵尊不可!”我已摆出决斗的姿势。

  追月手上生出一团火焰,映得她更加妩媚多姿,轻轻一挥,化作漫天大雪。

  凉池缓缓结冰,追月勾魂摄魄的魅眼变成烈焰红,席地红发,凤冠霞帔。

  这是堕入炼狱的前兆。她额前的灵印已经隐隐现出。

  “青云!”追月喊得声嘶力竭,青筋暴起,“我咒你生生世世永不得爱!”

  生生世世永不得爱。

  生生世世永不得爱。

  生生世世永不得爱。

  追月的魂魄一丝一缕地散去。

  凉池,死一般的巨大寂静。

  师父还是站在大殿口,像是一尊铜像,面无表情,甚至连眼睛都是木的。

  “师父,九月灵尊……”

  他缓缓闭上眼睛。

  “书房南边第三个架子,靠近白瓷瓶的地方有个盒子。里面有一只飞青玉环。你拿去飞往九重天,主持祭奠九月尊和迎接新灵尊的事宜。”

  我迟迟不退下,是想问师父,追月的诅咒会不会成真。我记得北极狐帝以生命为代价诅咒,便可以成真,灵尊和狐帝同为八级,是不是也有这样的种族灵印。

  “少说话,多做事。快去吧。”

  “是。”

  倚危亭。恨如芳草,萋萋刬尽还生。念柳外青骢别后,水边红袂分时,怆然暗惊。

  无端天与娉婷。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怎奈向、欢娱渐随流水,素弦声断,翠绡香减,那堪片片飞花弄晚,蒙蒙残雨笼晴。正销凝。黄鹂又啼数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