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武侠情缘 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

第七章 顺手整猪

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 旦旦而为 1902 2018-09-26 21:14:33

  话说,玄余、玄枵在三绛城看到了老百姓受到不法钱庄的欺凌,玄余是个急性子,在问询了一些老百姓的话后,已知所讲不虚。心火一起,就要仗剑去找那昌荣钱庄的老板问话。

  玄枵知道姐姐是个急性子,连忙扯住,说先找家客栈住下,再从长计议。两人说罢,就去附近找了一间客栈。

  “小二,还没有上等房?”玄枵说道。

  “客官好,真是不巧呢,小店今日只有中、下等房了,上等房已经被包下来了。”

  “被包下来了?难道今日有什么大队来这里停留吗?”玄余问道。

  “姑娘您有所不知,我们小店今日被昌荣钱庄的项公子给包下了。项公子日里面就喜欢寻欢问柳,定期还要在我们小店包几晚,请着周围的公子哥来一起消遣。”

  两人对视了一眼,像是明白了对方的心意。

  “那就给我们来间中客房好了,店里还有什么饭菜,尽得上几样拿手的。”玄枵说道。

  “好嘞~客官您稍等!”

  饭罢后,两人便回到了客房。玄余如今也有十五岁,自是女大十八变,愈来愈美,精致的脸蛋去掉了年幼时的婴儿肥,加上高挑的鼻梁,小嘴,活脱脱的冰冷气质美人。当然毕竟年轻,一双闪亮的眼睛配着长长的睫毛,一眨一眨的总又是惹人爱恋。

  玄枵小玄余两岁,自小父母去了之后就与玄余相依为命,为报家仇,这十年来受了不少苦,因此练就了一双坚毅的眼神,浓眉大眼,身子骨也壮了不少。冷峻的脸庞上,红唇白齿,笑起来煞是好看!随着这几年的成长,愈发的帅气逼人。

  随着年龄的增长,在学院里也开始施行男女分舍,这两年来两人也是少有一起居住。乍住在一间客房里,不免气氛有些许的诡异。玄余本就大大咧咧,自小就把玄枵当亲弟弟看,自是没太在意。

  说来也就是玄枵,随着自己年龄长大,在学院也有不少小姐姐小妹妹追求。姐姐玄余在学院如此出类拔萃,他自是眼光也高了些。此次和姐姐一起,竟有些扭捏了起来。

  “姐,你住床上好了,我把桌子一摆,躺着就好。”

  “哟~~~我们的小枵儿竟然也有害羞的时候。我俩自小就在一床上睡,你怕什么?你还怕你姐吃了你不成?小屁孩。哈哈哈”

  “哎呀,不是的姐,我不是怕你休息不好嘛!”

  “没什么休息好不好的,一会儿我们也去爬窗!嘿嘿。”

  “得嘞!听姐的!”

  两人稍作休息后,就换上了夜行衣,偷偷的往后院的上房爬去。还未走近,便听到了男欢女笑的。两人爬到房顶,轻轻的掀起了片瓦。

  “哎呀!”玄余迅速蹦开,脸羞得通红。玄枵未经人事,自是看得仔细些。只见房内春光乍泄,男欢女爱,未着半丝。

  只见得一男子左手搂着一妙龄女子,右手抚在一只乳峰上摩挲,开口讲道“项荣兄,我们今次合作甚是合拍,轻轻松松顺走了几十万两银子,那些傻子还在那里拼死挣扎,真是笑死人了!”说着,右手更是用上了几分力道。

  “那些个傻子还想把我昌荣钱庄告到官府,笑话!哈哈哈哈……”只见一个猪头油面的男子边讲话边在一体态丰盈的女人身上驰骋。

  屋内春风乍泄,让未经人事的玄枵看得脑仁烧火,脸皮发烫。抬起头才发现玄余已经跑开了。两人对个眼神难免尴尬,但从听到的话中,已知白日里的人所说不假,这就是一个官商勾结的诈骗局。

  玄余心中生气,想着定要好好整治他们,只怪他们都未着半褛,不然的话,定要进去收拾他们一番!

  玄枵眼睛一转,嘴角上挑,在玄余耳边说了几句,两人点了点头便各自行动去了。

  “走水啦~~~走水啦~~~快来人呐,赶紧救火啊!”

  说来那上等间之所以贵,就因为那是一个独幢,服务自然也是一流。这一下子走了水,众人赶忙的提桶打水来救援,跑来一看,里面三三两两呼救的人,明眼人一瞧就认出那是昌荣钱庄的公子和县令的公子。

  里面一些个杂役都是这次“韭菜事件”的受害者,见到他们抱头鼠窜,不禁放慢了脚步,只求能把那两个坏蛋给活活烧死才好。

  不一会儿,老板也赶了来,瞧见火势,吓了一跳,寻思着要是这两位公子死在自己客栈,自己以后还怎么在三绛城混?

  “赶紧救人呐!进去救人!!!”

  只见他呼喝着,但却没几个人愿意理他,火势这么大,谁进去还能有个死活嘛。

  “谁进去救人,救出来一万两银子!”

  “一万两银子???”这个数字对于他们这些杂役来说那是一辈子也挣不来的钱!果不其然,一些个胆大的壮汉,把自己浇湿,捂着个毛巾就冲了进去。

  老板在外面踱着步子焦急的等待,县太爷和昌荣老板也赶来,两个人同病相怜,都是独子,这要是去了,两人这下半辈子还能期待些啥。

  半个时辰后,果真将两人拖了出来,一丝不挂,身体一些地方也被烧的漆黑。二话不说赶忙抬到附近的空房间,让郎中给诊治起来。

  “大人,公子烧的厉害,小人真的无能无力。”

  “无能为力,要你来有何用?!”说着县令就朝着郎中踹了一脚。

  “来人呐,给我去城里张贴告示,谁能治好公子,重重有赏!”

  第二日,有两个道人揭了告示,县太爷和项老板一看来的是两个小道士,不禁心中怀疑他们是否能治好自己儿子的病。

  这两个道人不是玄枵姐弟又能是谁。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