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水调歌头之青月

水调歌头之青月

南往北黎

  • 仙侠奇缘

    类型
  • 2018-08-31上架
  • 3439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无论怎样我也要拥你入怀

水调歌头之青月 南往北黎 1195 2018-08-18 12:53:38

  窗外的雪花飘飘洒洒,深冬过后便是春天了,许多门派都在闭关。漫天飞舞的雪花不知飘入了谁的梦乡。

  屋内的女子早已画上了精致的妆,她在学禁术的时候无意学会了易容术,而此刻镜中的她像极了她的姐姐舞清影。只是唯一画不出的是她姐姐那宛若星河般的眼眸。念桥的眼睛中多的是妩媚和妖艳。而这双眼睛却勾不住自己心爱人的心。

  她是孔雀翎主念桥,而那头上的孔雀珠钗便是她的法器,其名曰星雀,她是掌管孔雀生息的仙,可每次去天庭她只能在九霄殿外,而她喜欢的人却和他喜欢的女子在殿内。神与仙注定是修为不同,品阶不同,从一开始她便输了,输得一塌糊涂。她戴上朱色面纱,脚蹬墨色云靴,身披绛红罗裳,闭门而去。

   很快念桥便到了凤凰山下,守门侍卫拦下了她。

  念桥笑道:“难道你们不认识我了?我是舞清影啊。”侍卫不信,质疑不然念桥进山,念桥摘下面纱。侍卫法力不高,没有识破她的易容术,连忙跪下道:“小仙不知,舞清影神尊请进。”念桥也不理会,踏入了凤凰山。守门的两个侍卫相识,不仅说了一句:“舞清影神尊今天真奇怪啊!”

  每踏一步台阶,念桥的脑海中就会浮现楚胜寒和舞清影的脸。她怨,她恨,她嫉妒,为什么楚胜寒爱的是舞清影而不是她,他却连她的名字都未曾听闻;她恶,她厌,她不甘,为什么上天从来都不仁慈,不能让她和自己心爱的人相守一生。她要毁掉这一切,不属于她的一切。

  孔雀哀思情太深,孔雀桥上泪穿心。

  她取下发簪,手中的发簪化作一把星雀剑,发丝也随之散落下来,黑色如瀑,念桥反手握住剑柄,指尖滑过剑刃,以血祭剑,唤醒了剑中的妖灵。妖灵复苏在加上她刚刚炼成的禁术,转身间,城中却已是血流成河。

   城中的白牡丹染上了鲜血,鲜血落在素白花瓣上就像是寒冬时节落在雪地的彼岸花瓣,红的似火,红的妖艳。看见这些花,念桥就想起曾经舞清影曾对她说的:“凤凰城的族花为牡丹,倾国倾城,国色天香。楚胜寒怕我不喜红色这样的颜色,于是把城墙边的牡丹换上了白牡丹。白色牡丹却是寡淡,亦是清冷,他却愿为我变着国都。”念桥摘下一朵沾血的牡丹,戴在发间。从袖中扔出蝴蝶残骸,嘴角微微上扬,说了句:“三生石旁定今生,彼岸花前独徘徊。舞清影,是你逼我的。要怪就怪你太过清高,呵,今日我定要你付出代价!”说罢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凤凰山是离太阳最近的山,是朝中一大贵族,而楚胜寒手握兵权,令天帝十分猜忌。而他不但身居重位,还很受仙界众仙的爱戴。

  念桥走后不久,楚胜寒便出现在了凤凰山前,黑色似墨滑如瀑的头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他的皮肤像昆仑山里洁白的雪莲花,他的眸子是天山之巅神圣的池水。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的身材,宛若黑夜的鹰,孑然独立。他的袍服雪白,一尘不染。连日光都不好意思留下斑驳的树影,发髻下珍珠白色脖颈的诗意光泽。他的背脊挺直,好像在这白杨树一样挺秀的身材中,蕴含着巨大坚韧的力量。

  而此时他面前的城池已是千疮百孔,斑驳陆离。手中的羽扇霎时落到了地上。

南往北黎

一场一场的腥风血雨要来袭,准备好迎接挑战吧!   本文比较傲娇,不接受反驳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