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已走远

第八章 梦

我已走远 于宁儿 2977 2018-08-24 15:00:00

  从学校一路骑行,行驶过街区,卖场的背景音乐开得很大声,顺着外环,走到环海公路。不似盛夏,这个时节的海边人烟稀少,海风夹着海腥味,侵袭着行人的呼吸,仔细听,远远的,能听到海浪的声音。

  我的长发掠过他的脸颊。

  “你要带我去哪“

  “去……”

  “哪?“

  “嗯……到了你就知道了“

  借着昏暗微弱的天光,我看到他背上的吉他,我以前从不知道他还会弹吉他,这三年,我已经不能再说了解他了……

  “嗨!小伙子,你们这样骑车是很危险的!“

  公园入口的大爷看见我们赶忙从小屋里出来制止。

  “怎么办啊。”我看着他问

  他回头看了一眼,非但不担心倒还笑了起来,用力加速到前边路口,一个拐弯,把人远远的甩在身后。

  车晃得厉害把我吓得不轻,牢牢的搂住他的脖子,往后张望。

  “你……“本来还想教训教训他,可真正对视上了,两个人又都忍不住默契十足的笑了出来。

  “哈哈哈,你刚刚想说我什么“

  我好像看到了小时候的他,很开心,很温暖。

  “没什么,想夸你厉害呢“

  “我不信“

  “哪有什么不信的,要不然呢,你说我想说什么“

  “你想什么关我屁事“

  “嗨你这人,明明是你先问我的啊“我真的气结。”好,行吧。“

  “到了。”我们到了一个灯塔广场。

  “到了就到了,关我屁事啊”

  “你学的倒是挺快“

  “谢谢夸奖”

  “下车”

  “不下”

  “不下那我放手了啊”

  “你爱放不放。”

  “我放了啊”说完就把手猛地一松,又马上抓牢。

  我被他幌的心跳加速。

  “你还真……”还没等我说完他一把把我从车上捞下来。

  靠的太近,气氛突然有些尴尬,正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呢,啪的一声,这座城市的街灯就在这一瞬间全都亮了,海边的钟楼的钟声也同时响起,两个人依托在一块。

  “呵,还挺准时哈”我也不知道我在害羞什么,一边说话,一边抽出手站在了一旁眼神闪躲。

  。。。。。。

  “嘿刘宇,怎么才来”两个高高瘦瘦的男生和一个打扮长相都略显成熟的女孩儿向我们走过来,指着我说:“这,你女朋友?“

  听到女朋友三个字,我又开始紧张,急忙摆手,那个女孩也开始好奇的看向我,那个眼神有点让人不自在,我看向刘宇,他就和没听见一样,指着面前的三个人说

  “林言诚,石奇,石奇的妹妹佘诗尔“然后指着我说,”于清晨“。

  林言诚,刚刚第一个打招呼的人,带着顶棒球帽,单眼皮,眼角下两颗痣很特别,大鼻子,下巴还蛮性感的,浑身散发出一种自由散漫的气质,如果不是总爱坏坏的笑着,会让人觉得有点凶巴巴。

  “清晨,我怎么感觉这么眼熟呢,咱俩之前是不是见过啊。“他微微弯腰,近距离仔细看着我

  刘宇下意识把我往后一拽,我下意识也伸头仔细瞧了瞧,可还是想不起来这张脸我还在那里见到过,摇了摇头。

  “你好像看到哪个女生都眼熟。“毫不客气的拆穿林言诚的是佘诗尔,文艺气息十足的一个女孩子,戴着一顶黑色贝雷帽,修身的大衣长裙,棕色的小皮鞋,脚踝纤细,背上背着的应该是画板吧。话说回来,为什么兄妹俩会不同姓呢,难道不是亲兄妹?长得倒还挺像,哥哥只是比妹妹棱角更分明些,平头,给人的印象十分高冷始终没开口说话,怕不是个摩羯座。

  “你这话可说错了,我只对漂亮的女生眼熟”说完就移步到我的身边,把手顺其自然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挺让人不自在的。

  “呕~“诗尔翻了翻眼皮。大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只有刘宇,目无表情的看了眼言诚的爪子,拽起我的衣角就走,没了支撑,言诚一个踉跄,”哎,你们着什么急啊……“

  “走吧“石奇终于开了口,和诗尔两个人看了一眼自讨没趣的言诚,大步流星的走开了。

  “一个个的都没点爱心,不知道关爱儿童吗,都等等我!“

  言诚追了上来,诗尔抬脚就跑,两个人突然开始追逐打闹起来,说说笑笑,无忧无虑。

  我说,“刘宇……“还没问出口

  “他们是汉雅中学的,我回来先去的那,后来转到的一中“

  “汉雅,那你……“

  “下一次再告诉你“

  他走的好快,我走路已经快要跟不上了,只能时不时的跑两步。

  “你慢点“

  “到了。“他回头朝我一笑。我们到了广场中心,

  夜幕降临,广场上人也慢慢多了起来,夜跑的,玩滑板的,摆夜市的,吃完晚饭出来遛弯的,约会的。那三个人刚刚没注意到消失了一会儿,现在也不知道从哪里抱来了吉他话筒和音响,在靠近栏杆的地方布置出了一个简易的小舞台,说是舞台,其实什么都没有。

  月光照在刘宇的脸上,一面光明,一面黑暗,看着他认真专注拨动琴弦,看着他微微塌腰侧耳细听,看着他扬起脸看着我,我心跳加速的样子肯定很蠢,不然他为什么会笑的这么开心,风吹乱了我们的头发,任由它在空中飞舞。

  “还没好好的感受

  雪花绽放的气候

  我们一起颤抖

  会更明白什么是温柔

  还没跟你牵着手

  走过荒芜的沙丘

  可能从此以后学会珍惜

  天长和地久

  “

  是王菲的《红豆》。

  “有时候有时候

  我会相信一切有尽头

  相聚离开都有时候

  没有什么会永垂不朽

  可是我有时候

  宁愿选择留恋不放手

  等到风景都看透

  也许你会陪我看细水长流“

  我控制不住鼻涕往下流,鼻头一阵酸涩,不知道是不是感冒了。

  “你怎么哭了“诗尔一直站在我身边。

  “没有啊“

  “你的眼睛鼻子都红了“

  “真的吗,可能是穿太少了吧,冻的“

  一首接一首,从《红豆》唱到《四年就是一种病》,从方大同唱到五月天,刘宇的声线动人,人群慢慢被吸引了过来,身上好像也不是那么的冷了。

  “你相信世界末日吗”音乐和寒冷总是可以让人敞开心扉。

  “12月21号玛雅人的末日预言吗,我不信”我摇头。

  “那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你会甘心,会有遗憾吗”

  我被诗尔问懵了。世界末日,如果真的有这么一天,遗憾?我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因为我从未想过,我甚至连自己想要什么都不知道又何来遗憾呢。

  “应该会有吧。”我看向刘宇,他似乎是感受到了我的目光,也定定的看着我。

  这个时候,我才认真的开始正视此时此刻在我面前的他们,眼睛里闪着光,快乐美好放肆自由。这是一个高中生应该有的模样吗,反正在大人的眼里,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那你呢”我看向诗尔。

  “我有。”她的回答异常的坚定。心想诗尔又会有怎样的遗憾呢。

  “你们在聊什么。”一听就是言诚的声音。

  “没什么,随便聊聊。”诗尔回答。

  “穿上。”是刘宇,我接过他递过来的外套,暖洋洋的,还带着一股清香。

  “谢谢。”真的太冷了,今年的天气总是一天一个样,难道世界末日真的要来了,“接下来我们去哪”

  “送你回学校”

  “那他们呢”

  没有回答我,又拉起我就走,这人莫不是每次都急着去投胎?“哎,等一下,给你的。”我掏出刚刚诗尔递给我的矿泉水,一直没喝抱在怀里温着。他接了过去也没喝直接揣进了裤兜。脚步倒是放慢了很多,像是在故意等我。

  “知不知道走快不爱。”小声嘀咕。

  “你说什么”

  “关你屁事。”反击成功。

  没有走回原来的地方,我们来到了另外一辆摩托车旁边,他把自行车钥匙扔给了言诚,抛了我一个头盔。

  “戴上,坐稳了。”

  我说“哦”,心想这人可真粗鲁。久久没见动静,他回过头像看傻子一样看了我一眼,拉过我的手放在了他的腰上。朝他们摆摆手示意,直接发动车子扬长而去了。

  “你慢点。”我说话的声音他根本听不见,只有风的声音。

  到学校门口的时候,我心跳都快停了,甚至下车都忘记了摘掉头盔。

  “你想就这么进去吗”

  现在刚好是课间,还有最后一节自习。我们把车停在了校外,他拿出背包里的校服换上,我们一齐走了进去,到了他们班教室门口,我该上楼了,我们俩突然气氛又有些尴尬的面对面站着,最后还是他说,“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四年前

  “再见,拜拜,明天见等等等等所有的告别里,我最喜欢的就是明天见“,小刘宇说。

  ”为什么啊“

  ”因为只有明天见才会真的确定两个人马上又会重逢啊,我希望我们每天都明天见。“

  “那明天见啦,刘宇。”

  ——

  看着他转身进教室的背影。

  ”明天见,刘宇“我在心里默默念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