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已走远

第七章 合奏

我已走远 于宁儿 1840 2018-08-22 17:15:18

  “啊?我和石安学长的节目合并了?”

  “对啊,因为晚会时长有限,说白了呢,就是领导讲话太长,所以把一些同类节目合了,布告栏也贴着呢。“学姐被我的反应逗乐了。

  对,布告栏,我一溜小跑,不忘回头说声学姐再见。

  就是这个了——元旦晚会节目表

  曲目十:《天空之城》乐器合奏——演奏者:梁石安/于清晨。

  “期待和你的合作,于清晨。“这个学校的人怎么都神出鬼没的,我又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连忙转头,诧异的看着身后的梁石安。

  “初选的时候看过你的表演所以对你有印象。“他似乎能看透我在想什么。

  “谢谢学长,我也很期待。“

  “你现在,有时间一起去合一遍吗?“

  “有。”我朝学长礼貌的笑笑。

  他挠挠头也腼腆的笑了笑,

  “那,走吧“

  我们俩一前一后。

  他回过头笑得很阳光很温暖,有那么一瞬间,我差一点像是看到了以前的小宇。“你也喜欢天空之城吗?“他问。

  我不知道他说的是电影还是这首曲子,也没告诉他我曾经无意间听过他的演奏。

  “啊,我挺喜欢的。“

  “还没正式的做自我介绍,我叫梁石安,高二一班。“他放慢脚步,绅士的和我保持步调一致。

  “学长好,我叫于清晨,高一二十四班。

  “二十四班?”

  “嗯对”

  “不用客气,叫我梁石安或者石安都可以”学长的笑还是那么的一丝不苟。“介不介意顺路陪我去买支笔。”

  “好,没,没问题。”

  真丢脸,人家只不过爱笑了点,我就连句整话都说不出来了。

  一路上不少人斜眼注视着我们两个,特别是女生,让人有些不自在。

  看着学长修长,骨节分明的手划过货架,不知不觉中就楞出了神,脑海中浮现出小宇那双带球的手掌,布满粗糙的茧,筋肉分明。

  互相礼貌地问候着,没有过多的交谈,

  直到练习结束,过程非常顺利,甚至可以称的上是默契十足,我们两个人相约下次再见,竟生出一种私会的感觉。

  做梦都想不到可以和学长同台演出,现在不但目的达成了,还意外的超出预期,我应该开心才对。

  “那我们下次见。“

  “学……石安学长,再见。“

  告了别,家琛照常来找我一起放学回家,这次没让他直接到琴房。而是让他在停车区等我,在路上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魂不守舍。

  “今天见到你魂牵梦绕的学长了?

  我回答”嗯。“

  “说上话了?“

  “嗯。“

  “独处上了?“

  “嗯。“我点头。

  “还不开心?“

  “嗯。嗯?嗯~“我头摇的像个拨浪鼓。

  “那你这是咋了“

  “我也不知道。“

  “是不是你和他告白,他一口回绝了?“

  ”不是,我说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啊林家琛,你说你烦不烦,啊?我看你就是欠抽了“我抬起手虚晃了几下,作势要打他。

  “好好好,我错了,我不说也不问了还不行,您可真是我祖宗。“

  “不,我是你小姨“

  “好,你是我小姨,小姨~这下总行了吧“一脸的贱相。

  “哎,好外甥。“我眯起眼睛朝他笑着,一脸的慈祥。

  三言两语中,刚刚莫名的阴霾在不知不觉中一扫而空,回到家里,晚饭早已摆上餐桌,有我最爱的西红柿炒蛋,可我为什么还会觉得索然无味呢。

  “妈,你还记得刘宇吗?“

  “你是说,三四年前突然搬到咱们楼下那个王阿姨的儿子吗?”

  “昂,是。”

  “记得,当时不是住了没多久就搬走了吗,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来了。“

  “哦,没什么,突然想起来了,就随便问问。“

  “快期末考试了吧。“

  还是逃不开这个永恒的话题。

  “那可不,马上就放寒假了,也快过年了,想买新衣服。“我一脸谄媚的朝我妈绽放出一个大大的微笑,嘴角都快碰到耳根子那种。

  “买什么买,放假再说,在学校天天穿校服要什么新衣服,浪费。“

  呵,焦点顺利转移,所以说啊,人啊,掌握一项技还是很重要滴,至少在我认识的人里头,转移话题的能力如果我要排第二,还真就没人敢排第一。

  ——

  冬天的太阳早早的落下了,天空变得昏黄,寒风还领口灌进胸膛,回学校的路上,走在这条无比熟悉,踏过千遍万遍的街道,我突然有一些伤感,忽然间就陷入了一种迷茫与失落的情绪当中,不肯定的现在,不确定的未来,大部分不知所措的时光。

  以后,我会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又过着什么样的生活呢?朝九晚五的上班族?亦或是嫁作人妇,相夫教子,过着平凡又幸福的日子,高考,大学,然后呢……谁能给我一个答案,对于未知的恐惧与期待,是我青春期最大的烦扰。

  铃铃铃,一辆山地车嗤的一声横在了我面前。

  “上车“

  “去哪”

  “上来。“刘宇指指车前的横梁。

  “坐这儿?”我没听错没看错吧。“哎你……“懒得理我,直接就把我拉上了车。

  “刘宇,晚自习!”我气结。

  “你,学习?“

  呵,这是瞧不起谁啊,

  “我怎么就不能学习了。“看他没穿校服,一定是预谋,不是巧合。

  “哎我还穿着校服呢,全市谁不认识咱们高中的校服啊,上课时间你要带我去哪啊,拐卖啊“

  “脱下来,反过来系腰上。“

  “额……“我是该说他机智好,还是无赖好……气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