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校园 我已走远

第二章 天空之城

我已走远 于宁儿 2090 2018-08-18 12:45:10

  我们都是在失去后,才慢慢懂得什么叫做珍惜,在陌生的城市,独处的夜晚幻想着只有在小学作文里才会出现的命题:假如,一切可以重来。

  后来,我也有喜欢上别人,却都不像他当初那般的木讷蠢笨不解风情,卖萌耍贱让我无可奈何。

  每个班级站两列,从高一1班到24班依次排列,24班紧挨着高二1班再如此依次排列。

  在我们学校里一班二班是艺术班,七班八班才是尖子班,其他班级的则水平相当。

  “家琛,你过来,快点。”

  林家琛撇撇嘴,慢吞吞的往我站的地方挪。

  “请我吃面啊。”

  “还吃面呢你,先吃我一脚。”要不是怕惊动站在队列前的老师,我真想踹他两下。

  一来二去,终于如愿以偿换了位子,站在了高二1班的梁石安学长身边。

  这也许算是一周里我最开心,也是最庆幸的时候,庆幸当初妈妈想尽办法托人把我从艺术班调出来,想让我和普通学生一样上课学习的时候我没拒绝,不然我也不会调到24班可以有机会天天看到学长。

  从小学习二胡曾让我苦不堪言,但一路走来,它也变成了我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遇到梁石安,就是在琴房练习的一个午后,为什么邂逅都是在午后呢,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那天太阳很大,我坐在琴房的椅子上,趴在钢琴上午睡,屋外篮球场上很吵,吵得睡不着,半睡半醒间,隐隐约约听见有一阵阵音乐传来,是久石让的《天空之城》!空灵神秘,让我在迷迷糊糊不知不觉间坠入梦网,无法自拔,音乐停止才得以解脱,走出房门,循着走廊,一间房一间房的寻找,音乐声再一次响起,是他吧,透过门上的玻璃,我仔细打量着,他的睫毛可真长,这双眼睛好像是从漫画里的人才能拥有的,让女人都忍不住嫉妒,小巧高挺的鼻子,薄唇紧闭,微微蹙眉,是有什么心事或者是练习出现瓶颈遇到难题了嘛,碎发在阳光的照射下微微泛着金黄色的光,手指修长而又灵活。

  当时不忍心打扰,后来多方打听才终于得知他叫,梁石安,梁、石、安、高二一班,主项钢琴辅修声乐。

  “想什么呢,花痴,你刚刚听见了没”说话的这个叫胡佳,从小到大我就没见识过比她还野的女生,脑后扎着一个小辫子,又短又小的像极了小兔子尾巴,精灵古怪的行事作风和她乖巧的外表丝毫不搭,整天吵吵闹闹,上树爬屋,不过虽然人是不靠谱了些,学习倒还在班级里数得上,成绩至少能看得过去,不像我,全级倒着数。

  “听见什么啊”我哪还顾得上台上的动静。

  “元旦晚会啊,还有不到一个月。”

  “怎么了?”

  “怎么了?我可听说石安学长去年可是钢琴独奏,今年说不定还会上台,你就不想……”胡佳挑着眉毛眨着眼,一张八婆脸。

  “想什么,我可什么是想法都没有”听到这儿,我嘴上虽然说着不要,身体却诚实的不得了,不自觉的抿起嘴勾起嘴角差点笑出来。

  如果我也参加,万一一齐选上的话,那是不是就意味着有机会和石安学长一起联排,说不定还……

  “哈哈哈哈哈哈。”

  “你想什么呢笑的这么开心。”林家琛看着一脸傻相的我。

  “关你屁事啊。”又是一记白眼。

  林家琛撇撇嘴,歪歪头,若有所思的转过身去。

  石奇学长不知道在和身边的朋友聊着什么,笑得那么的开心,明眸皓齿,自带光晕美好的不真实。

  我不禁想起看过的一本小说里的一段话,“有时候课间操和升旗仪式是很多人最为期待的,茫茫人海,他们总是能寻寻觅觅地将目光定位到某个人身上,将冗长无趣的仪式变成一场不足为外人道也的独家记忆。”那时候我的眼睛里只有梁石安,始终没注意到,在某个地方另外一个角落,也有一双眼睛也在默默注视着我。

  早上和家琛家诚胡佳一起吃面,学校门口四块钱一大碗的西北拉面,五块钱一大碗的安徽太和牛肉板面总能让我纠结好几分钟。

  “哎,你们仨,泰囧看了没,没看咱晚自习逃课一起去看呗。“胡佳真是一刻都闲不住。要是有什么作死年度大奖之类的,一定非她莫属。

  家琛一脸不可置信“你疯了吧,晚上可是小郭的晚自习”

  小郭是我们的班主任,教地理,全名郭子玉,三十多岁帅气潇洒,雷厉风行,面孔文质彬彬,打扮朴素,一副方框眼镜,衬衫西裤,领口总是紧紧的锁着,不过总的来说客观评价,这个人人格魅力还是很足的,在私底下我们很少称呼他为老师或者是班主任,高兴了会喊他一声玉玉,不高兴了就叫姓郭的,大部分时候叫小郭。

  “那又怎么了,咱就说咱去排元旦节目呗,胆小鬼。“

  “排啥排排啥排,你是会唱歌啊还是会跳舞啊你说,你真当小郭是傻子啊。”

  我和家诚看着他俩你一言我一语好一对欢喜冤家,都没怎么搭话,我是因为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心早已经飞到了九霄云外,家诚则是闷葫芦一个,一向如此,他就笑笑不说话,腼腆的不像话,也是直到很久以后我才发现,他藏的可真够深的,内向腼腆是假,闷骚才是真。

  “哎,清晨你呢,去不去。“胡佳还不死心。

  我摇摇头,“不去不去,我忙着呢。“一想到不久就可以和石奇学长一起上台演出,就忍不住隐隐发笑。

  三个人像看傻子一样看着我,家琛还装作一脸不放心的样子伸出手摸了摸我的额头“这丫头,没生病吧,怎么神经兮兮的”

  我醒过神儿啪的一下打掉他的手,“滚,我好着呢,老老实实吃你的饭。”

  道路两旁的银杏叶子早已经掉的所剩无几,风也越吹越凶,越吹越冷,每当这个时候,才结结实实感受到冬天,是真的要来了。满地的金黄树叶,人行走在上面,沙沙作响,等到终于有一天,你发现,脚底不再柔软,枝干也已一丝不挂,这也许就意味着

  你妈每天早上逼你穿秋裤的日子又要来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