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短篇 短篇小说 这恼人的情

这恼人的情

周子念

  • 短篇

    类型
  • 2018-08-21上架
  • 2130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一章 另一个女人

这恼人的情 周子念 2130 2018-08-21 02:23:03

  终于在两人吵的已经无力之后,这个不大不小的家安静下来了,卧室里开着一盏小夜灯,孩子还在熟睡中,床头的闹钟还在一下一下的转,客厅的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女人开始无声的哭泣,只有一滴滴眼泪不停的往下掉,男人起身去厨房倒了一杯水,女人控制着自己的语调平稳。

  “离婚吧”女人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平淡说出这三个字。显然男人也很意外,开始面露难色,“敏淑,我知道错了,为了瑞泽,你原谅我这次好不好?”女人不是没有想过男人会说出这样的话,但仍是惊异于男人会说出来。

  “什么都别说了,振宁,离婚吧。”女人摇摇头,桌子上的那杯水从始至终没有挪过一下。男人看着女人无动于衷开始劝说女人“难道你不会为了孩子考虑吗?瑞泽还小,他需要一个父亲。”女人实在难以想象男人会变成这样,竟然还厚着脸皮拿孩子说情。

  “好吧,既然你不愿意原谅我,离就离吧,反正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已经过了不成熟的年纪了,但是有一点说好,我不要孩子,你带着孩子没地方住也不行,房子给你,这些年我们的存款加上我买的一些股票差不多四十万上,你工作的地方离家近,那车归我,我拟好协议发给你签字,那我现在收拾收拾东西。”

  女人木然听着男人说完所有的话,点点头,拿起杯子将里面的水一饮而尽,任由男人来来回回地忙东忙西,直到一声关门的响声将女人的思绪渐渐拉回,女人开始窝在沙发里嚎啕大哭。而女人此刻的反应却更像一个真实的离婚者。

  到底是为什么呢?哪里出了错呢,明明自己和振宁一直是好友中的模范夫妻,是什么让两个人变成这样了呢?

  我开始陷入一个莫名的漩涡,我并不觉得自己在这场婚姻里有什么错,刚开始我还能一如既往地按时起床,然后送瑞泽去幼稚园,然后去医院工作,然后下班去父母家再将瑞泽带回家,可是渐渐的我开始在加班的时候发呆,可以看着一个病例本看半个小时一动不动。父母看我的状态便将瑞泽接到老家照看。

  三天后我和江振宁去民政局办理了离婚证,怀着好聚好散的念头我走出民政局,那天的太阳特别的刺眼,明明是冬天却难得那么明亮,而我却从心底感到迷茫。

  最初我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样,但是我却开始害怕,害怕周围人异样的目光,害怕别人的同情,发呆愣神的次数也加多,开始只是小护士察觉我的不对劲,渐渐的主任也察觉出我的不对劲,于是就给我放了一个长的假。

  在家里的那几天我开始用酒精麻痹自己,一杯杯的往嘴里灌,烧的胃火辣辣的,竟也不觉得心里难受了,窝在沙发里裹着一张羊毛毯,不停地喝着一杯杯酒,一边胃疼的难受一边又觉得心里舒服多了,饿的不行了就点一份再外卖,任由酒精一次次麻痹自己,厚重的窗帘将光线层层阻隔,在黑暗中一次次醒来昏睡,甚至有时候会想借酒了却残生。

  直到自己都不知道过了多久,却是一通电话将我唤醒。手机里响的铃声是那首亲密爱人,此时此景竟显得格外嘲讽,我费力支撑起自己的身体,摸索到卧室,又向床上一通乱摸,终于摸到手机后滑到接听,有气无力的问“你是?”只听对方富有活力的声音“敏淑,快开门“虽然许久未见但那熟悉的音色还是让我一下子反应过来了“徐琳,你回国了,什么时候的事?“徐琳四年前出国留学读博,所有人都在恭喜她,只有身为密友的我知道,她出国只不过是在疗伤,但我没想到她会来的这么急。

  “还不是你这个不让人省心的,我不远千里来开导你啊。快开门吧,我这就到了。”

  挂了电话后我摸索着向门口走去,无奈地上满是垃圾,几次差点绊倒,还没到门口就听到徐琳的敲门声了,我使劲将防盗门推开。徐琳看到我的模样明显是吃惊的,“敏淑,你这是活成乞丐了吗?”听到徐琳的话我看看自己,的确是惨不忍睹,不过幸好是冬天不然邻居都被熏死了。

  四年没见,徐琳倒是更精致了,原本徐琳就是长了一张精致的小脸,如今更加显的自信干练,看看徐琳那细软的身材,作为一名医生,曾经让我颇为满意的就是自己的身材,可窝在家里这么久,腰上也是赫然多了一个圈。

  徐琳一把将窗帘拉开,“收拾收拾你自己,我刚回国就马不停蹄的过来了,不带我去吃点好的吗?去泡个澡吧,敏淑,不然我都要嫌弃你了。”说真的,此时此刻徐琳不嫌弃我,我都嫌弃自己。

  待我出来时,徐琳早已把地面清出来了,只有四个黑色大垃圾袋放在角落。徐琳正端坐在一边喝着咖啡。“敏淑,好了吗,我们出去吧。店我都约好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徐琳还是选了“转角”这家店,“琳琳,你还真是一点没变,时刻不忘了宰我。”徐琳听到我这样说笑了笑,“还能抱怨我宰你,说明好多了。”听到她的话我也是明显一愣,是啊,好多了不好多了我又能怎样?

  “说说吧,怎么离了,这辈子我都没想过你和江振宁能离。”徐琳点完菜又开始问我。我故作淡定的笑了笑,“他外面有人了,被我发现了,你也知道我不是那种大方的女人总不能让我容忍到捉奸在床吧。”其实感情和婚姻不是一回事,这句话还真说对了,不是说两者无法兼有,但很多人是无法保障两者不变质,所谓婚姻就是将爱情变为亲情,当这段亲情中又突然出现第三个人的爱情,那么又有几个女人能够容忍。

  “想不到除了敏淑还有另一个女人能迷住江老师啊。”徐琳听我说完,感慨到。“又开始酸我了,别说我了你这次回来,不完全是为了我吧,应该还有那个人。”我这样说倒不是质疑徐琳与我的感情,但是那个男人对徐琳来说的确很重要,看着徐琳一副故作坚强的模样,她从小就固执,唯独这件事,我不希望她再固执下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