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魔法幻情 幻梦晓录

幻梦晓录

柒棠·枫

  • 玄幻言情

    类型
  • 2018-08-18上架
  • 2821

    连载中(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幻梦医馆·江南莲子煮黄汤

幻梦晓录 柒棠·枫 2821 2018-08-18 03:30:04

  “昔看采莲,莲花如仙。莲叶翠绿,碧水田田。取以荷香,制以黄汤。君客相挽,痛思断肠。莲子莲花香,碧空碧水长。“

  江南水乡,村里的女童都会唱这首采莲调。莲子人酒,本不常见,但杏柳村却年年采莲子入酒中。莲子清凉去火,温湿解燥,入酒后酒味清凉醇香,夏天饮用正是再好不过了。若制莲子酒制得好的老人家,还能让莲子酒中含有淡淡的莲花香气,使莲子酒更清香入口,回味无穷。若保存得好,时间越久,莲花香味越是浓厚。

  婉儿从小生长在杏柳村,五岁便开始采莲,学习制作莲子酒。婉儿从小便天赋异禀,制出来的莲子酒酒味香醇。人们对婉儿的制酒手艺交口称赞,婉儿的父母也很是惊异于婉儿的能力,但他们的脸上并没有一丝喜色,他们并不为婉儿的制作莲子酒的能力感到高兴,相反,他们感到无比担忧。

  “婉儿她爹,婉儿现今制作莲子酒的技艺已经快要在酒司之上了,这可如何是好!婉儿她爹,你快想想办法啊!难不成,真的要婉儿以血入酒,供奉天神?“婉儿的娘急匆匆地问道。婉儿的爹眉头紧锁,似乎也正在思考怎么救婉儿的命。

  二十年前,酒司预言,某年红月已满,发出摄人心魄的红光,当夜将会诞下一名婴孩,此为极凶之兆,并且婴孩制酒技术了得。酒司断言,这个婴孩若不在十五岁之前铲除,就会危害杏柳村上百条人命,使村民遭到天谴,到时候,整个杏柳村将成为地狱。

  当年,红月确实已满,当夜婉儿出生,但婉儿的爹娘拼死瞒下了这件事,不然婉儿绝活不到今天。但如今婉儿的制酒技术越来越强大,已经到了婉儿爹娘不可压制的地步。婉儿的爹每日被压制婉儿功力的封印反噬,痛苦不堪。如今,怕是快要瞒不住了,婉儿红月之婴的身份怕是马上要被酒司得知,按酒司的做法,必定将婉儿封印在神塔内,日日取婉儿的血喂养天神像。

  供养天神之人均是痛不欲生,要尝尽人世间所有的痛苦,婉儿的爹娘自然无法坐视不管,但如今既然封不住婉儿,就只能助她逃走。

  月黑风高之夜,杏柳村中的村民皆已入睡。婉儿爹娘将婉儿送至村口,让婉儿快点逃。婉儿听得没头没脑,只知道快跑,却不知道为什么。可是婉儿还没跑出村口,就看见了酒司带着一帮村民,气势汹汹地前来,每个人手里都举着火把,另一只手拿着一罐油。

  酒司冷笑着走过来:“不知道这么晚在村门口,是否是为了助红月之婴逃走呢?“

  婉儿爹娘握紧了拳头,大叫道:“婉儿!快走!出了杏柳村,他们不能将你怎样!快跑啊!别管爹娘!“

  婉儿开始疯狂地跑,身后,酒司恶狠狠地道:“你们几个,抓住红月之婴!给我泼!“他指着婉儿爹娘。村民们把油泼在了婉儿爹娘的身上,接着,酒司把火把丢了过去,婉儿忍不住回头,只见被烧得面目全非的爹娘仍在大声喊着让婉儿快跑。婉儿不停地疯跑,最终甩开了追杀的人。她开始蹲在地上抱头大哭,她想起了被烧焦的爹娘,心中仇恨至极。她恨不得将酒司碎尸万段!红月之婴,简直是无稽之谈!

  她也明白,莲子酒,加上红月之婴的血,是大补之物,这才是酒司练就制酒技术的原因,而并不是先祖所说的灵魂之汤。莲子黄汤,需心纯意净的人才能制出。这样的莲子酒才是真正的莲子酒,酒司制出的莲子酒没有丝毫灵意,根本就不能用来供奉。

  而整个杏柳村,能制出真正的莲子酒的人已经是少之又少。莲子酒难道就要被埋没吗?

  “昔看采莲,莲花如仙。荷叶翠绿,碧水田田。取以荷香,制以黄汤。君客相挽,痛思断肠。莲子莲花香,碧空碧水长。“

  突然,婉儿听到了来自角落的声音,正是儿时的采莲调。她好奇地走过去,想要看看是谁会唱只有杏柳村传唱的采莲调。可是没有人,只有一只浑身雪白的猫,看见婉儿,猫走上前来,开口道:“心病还须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姑娘若想忘记前尘旧梦,在下愿意效劳。“

  “你是谁?怎么知道我心中所想?“婉儿警惕地问。猫又开口了:

  “在下是谁不重要,姑娘心中有十分挂念之人,对也不对?明知无力回天,为何还要赴汤蹈火?不如忘记往事,求往后人生平安喜乐。“声音充满了诱惑。

  婉儿不自觉靠近了一分,说道:“那,又该如何忘却?还请赐教。“

  “请姑娘随我来。“

  婉儿被领到了一间铺子,铺子很小,但也很是整洁,墙壁上挂着一件件晶莹剔透的球状物,如水晶一般。“这是来到铺子里的人之前最美好的回忆,我用记忆匣子珍藏起来,用心保护。来到这里的人,我都会将他们的记忆分作两部分,美好与肮脏。肮脏的记忆,被我化作烟尘,而美好的记忆,则被珍藏在此,等机缘来到,便会归还。“

  “那,何时才是机缘到来之时?“婉儿问道。猫不答。

  看了一会儿记忆匣子,猫便拿出一把散发着霉味的青铜色钥匙,朝着墙壁一个坚实的地方插进去,明明坚固的墙壁竟然生成了一个钥匙孔。墙壁被打开,猫说道:“姑娘,接下来,就请您自己走进屋子,走过从前的记忆。希望我的心药,能治好姑娘。“

  婉儿走进了屋子,猫关上了墙壁,上次又开始变得没有一丝裂痕。雪白的猫突然如烟一般消失,一个秀美的女子走了出来,问道:“这次,又该做什么汤药?“

  一个英俊男子突然出现在椅子上,他微笑道:“这次,做莲子黄汤吧。“

  婉儿好像回到了杏柳村,回到了自己的家,看见了爹娘。她在江边掬一捧清澈的水,送入桶中,再在水中加入鲜嫩的莲子,用水浸泡。接着,把水倒入锅中,沸腾几次后,取出莲子,把水倒掉。把特酿的酒放入锅中,加入莲子反复沸腾,最终将莲子煮化在酒中。接着,放入冰桶中,直到冰块全部融化,酒冷却。加入荷花瓣,使清香留存。最后,制成莲子黄汤。

  婉儿用调羹舀起一勺,轻抿一口,清香沁入肺腑。莲子酒的熟悉味道,婉儿贪恋地舔了舔嘴唇。可惜,再也尝不到了。

  她知道,自己的莲子酒,从来不是灵魂之汤。对封印自己能力的爹娘,她始终心怀怨恨,恨他们竟然相信红月之婴的说法。酒司观天象确实能够观出红月将满,而那天出生的孩子受红月的影响,天生便有法力,血液更是大补功力的好东西。所谓红月之婴,不过是酒司用来蒙骗村民,并且自己从中获利的无稽之谈。可是,爹娘,他们居然信了!所以,她在看到酒司带着举着火把的村民前来的时候,就在他们身上放了药,让火怎么也不会灭,他们必死!

  而酒司,也被她下了毒,已经快死了。这才是真正的婉儿!否则,她又怎么会对这些伤害她的人善罢甘休!这些人,不论是害她,还是不信她,都不得善终!

  慢慢的,眼前的世界变暗了,开始消失不见,她也被迫闭上了眼睛,等待沉睡。

  可是她的心里,还有一个人,是她最美好的回忆。

  记忆匣子里的记忆水晶球都那么美丽,那么,只有他的记忆水晶球,一定会更美丽,更耀眼。只不过,她确实,再也没有机会见到了。

  坐在桌子边的男子和女子看到她记忆里的最后一幕,相视一笑,幻出了一个紫色的记忆水晶球,小心翼翼地装入记忆匣子里。

  “你怎么知道她要的是紫色的水晶球?“男子好奇地问女子。

  “紫色疗愈人的心伤,也是最为梦幻的颜色。她这样幻想般的记忆,自然用紫色了。怎么了,你不满意?“女子笑着说。

  “满意满意!你不是说今天去逛集市吗?快换身衣服走吧!“男子宠溺地说。女子笑着进了一旁的小屋,换了衣服,和男子一同走了出去。

  婉儿的紫色记忆水晶球,在记忆匣子里散发出光芒,照亮了门口匾额上“幻梦医馆“几个若隐若现的黯淡金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