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幽谜深处

第五卷 重逢

幽谜深处 嫨鱈姺纴 2790 2018-08-21 23:26:15

  逸灵瑄和逸霄,魏真离别已有两个月了,他们依旧是音讯全无,逸灵瑄不由得担心起来。

  这天,逸灵瑄和丫头出去游玩......

  “晴儿,你看你看,这个挂坠好漂亮啊!”逸灵瑄在一家店铺里参观,看到一条珍珠挂坠,喜欢得不得了。丫头晴儿一见,走过来笑着说:“小姐若是喜欢就买了去吧!”

  逸灵瑄摇了摇头,说:“我现在在李泽家里吃喝住行,哪能还花他的钱去买这些昂贵的首饰啊!不行不行,我不要了!晴儿,我们去其他地方逛逛吧!”

  “是。”

  晴儿和逸灵瑄走出这家店铺,看到好多人都往一个方向跑,甚是诧异。逸灵瑄抓住一个人问发生什么事了?那个人回答说,前面有人在那儿表演绝活,再不去看就没了!

  逸灵瑄一听,兴趣来了,拉着晴儿就往那边跑去。晴儿急忙拉住逸灵瑄,说:“小姐,这样不太好吧!老爷说让我们早点回去。”逸灵瑄想了想,也是,就只好和晴儿回去了。

  但是一整个晚上逸灵瑄都无法入睡,她在想着今天表演的是什么绝活,表演者又是谁呢?

  又过了一周,逸灵瑄实在无法安奈自己的玩心,走到李泽的书房,对他说:“李泽兄,瑄儿有事和您商量。”

  “哦!瑄儿有何事啊!”

  “上周我和晴儿出去逛街的时候,在街上有一个表演绝活的地方,因为着急赶回来就没有去看,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这几天一直对这个绝活表演念念不忘,不知道李泽兄可不可以再帮我把那个表演绝活的人找回来,我先看看。”

  “哈哈!原来是这事啊!当然可以啊!正好最近办案有些频繁吗,刚好可以借此机会好好休息一下!等过两天把手头的公案办完我就派人去把那些个表演绝活的人找过来!”

  “那就过些李泽兄了!”

  “和我不必如此多礼,如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尽管提出来,我帮你搞定就好了。”

  “谢谢,李泽兄你先忙吧!瑄儿回去了!”

  李泽看着逸灵瑄小巧玲人的背影,不禁被这曼妙的身形迷住了......

  过了几天,晴儿跑来叫逸灵瑄到大院去观看绝活。

  表演绝活的是三个人,有舞狮,耍剑,武打,精彩的不得了,众人都拍手叫好。逸灵瑄却显得有心事,李泽看到了,走到她的身旁,轻声对她说:“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啊?”

  “我没事,我很好!”逸灵瑄看了看李泽,回答说。

  李泽有些不放心,还是说:“我让晴儿给你熬碗参汤好不好?”

  “不用了!谢谢!我只是觉得其中两个表演者的身影好眼熟而已,没有不舒服。你不用担心我,不要因为我而扫了大家的兴致。”

  “那好吧!如果有不舒服一定要跟我说,不要自己硬撑着知道了吗?”

  “嗯。”

  一个丫头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一不小心绊了一跤,水泼在了地上,其中一个表演者摔倒在地,众人都忙去扶着他们。逸灵瑄扶着其中一个表演者,两人对视着,好像过了好几个世纪一般。那个表演者将原先戴在脸上的面具摘了下来,说:“瑄儿!我终于找到你了。”

  逸灵瑄看到了表演者的真面目,惊讶地不行,手捂着嘴,叫了一声:“我的天哪!真不敢相信。”

  逸灵瑄抱住表演者,哭了起来,捶打着表演者的背,说:“魏哥哥,你个混蛋,都三个月了,你怎么都找不到我。你还我苦苦等你三个月。”

  “瑄儿,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对不起你,我耽搁了这么长时间才找到你,我该死,我真该死。你惩罚我吧,你怎么打我,怎么骂我,我都不生气,不要生气啦好不好。”

  逸灵瑄再次抱住他,笑了,说:“我打你干嘛?我骂你干嘛?我们好不容易重逢,我如果再打你骂你那我岂不是丧尽天良了吗!”

  “怎么会。”

  魏真扶起逸灵瑄。

  逸灵瑄来到另一个表演者面前,摘下他的面具。哭了。表演者抱住她,说“:“瑄儿,是哥哥啊!你不记得了吗?我们兑现了承诺,我们毫发无伤的回来了!”

  “哥,瑄儿好像你们啊!瑄儿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们了。”

  “不会的,我说过要保护瑄儿一辈子的,怎么会让你再也见不到我们。”逸霄亲吻了一下逸灵瑄的头。牵着她的手来到第三位表演者面前。

  第三位表演摘下面具,面具下是一张眉清目秀的脸,十分英俊。逸灵瑄十分诧异,问道:“哥,他是谁啊!”

  逸霄说:“你忘了吗?他是狼族长子贤俊啊!”

  逸灵瑄一听是狼族人,忙后退了几步,两只眼睛狠狠的盯着那个狼族人,回过头来对逸霄说:“哥,你怎么能更狼族人混在一起呢?你忘了狼族弄得我们家破人亡,流离失所,弄得我们兄妹相隔三月才得以团聚,你怎么还和一个狼族长子在一起?你疯了吗?”

  魏真解释说:“瑄儿,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若不是贤俊拼死相救,恐怕我和逸霄早就死在狼族的獠牙之下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坐下来好好谈谈吧!”孟医生说。

  “好。”逸霄点点头,说:“那天,你们逃出宫南后,我和魏真与狼族殊死相斗,结果,我被狼族暗器所伤,魏真也身受重伤,当时贤俊也在战场,若不是因为人狼两族殊途,不然我们也不会从儿时玩伴变成了对视仇人,好在贤俊使了个障眼法,通过水路,把我们就出境内。因为我们身受重伤,所以就耽搁了很长的时间。之后我们就一路逃跑到瓦拉族境内,因为身上出来的时候并没有带钱,而且我们也不知道你和孟医生在哪,只好边卖艺边寻找你们,怎么会想到,竟然在这里找到了你们,可真是皇天不负有心人呐!好了!瑄儿,狼族虽然和我们有血海深仇,但是我们只需要恨对我们有仇的狼族人就好了,与那些对我们有恩的狼族人结交。”

  “可是......”逸灵瑄话没说完就被魏真打断了。

  魏真说:“瑄儿,狼族人也有好有坏啊!我们不能因为仇恨就去冤枉无辜的好人,我们应该要“弃其糟粕,取其精华”才对,不是吗?”

  逸灵瑄一听,笑了起来,说:“时隔三月,你这是一点也没变,说话总是这么的不着边际。”

  “现在我们都把我们的故事告诉你们了,你们是不是应该也把你们的故事告诉我们啊!”逸霄说。

  逸灵瑄听了,说:“我们的故事?这三个月以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好说的,都是在这个宅子里度过的,只不过......”

  “只不过什么?”魏真问。

  逸灵瑄不好意思再说下去,就说:“没事啦!”

  但是魏真一眼就看穿了逸灵瑄的心事,说:“你就不要在这样故作坚强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就说出来吧!”

  逸灵瑄一把抱住魏真,哭着道:“魏哥哥,你知道吗?我们刚到永宁的时候我差一点就被流氓抢去做老婆,幸亏李泽兄及时赶到,不然今天你见到的就不是一个冰清玉洁的逸灵瑄了。”

  魏真一听逸灵瑄说的这话,吓了一跳,说:“竟然有这等事,那那些抢了你的人呢?我要把他们碎尸万段。”

  “他们都已经被捉拿了!”

  魏真疼惜的看着逸灵瑄,摸着她的脸,说:“让你受苦了!我可真是该死!”

  逸灵瑄看着他,笑着说:“你就不用自责了,那个流氓也没有拿我怎么办,而且还是多亏了李泽兄,我才脱离虎口的。”

  魏真转过身去,对着李泽,抱拳作揖,说:“多谢李兄对魏某的救命之恩,来日魏某一定报答。”

  李泽把手放在魏真的手上,说:“我救的是瑄儿姑娘的清白,捉的是犯人,这不是什么恩,最多就是为民除害吧!”

  “不,李兄不知,瑄儿对于魏某来说就是魏某的全部,你救了瑄儿的清白就等于是救了魏某的性命,魏某感激不尽。”

  “好啦好啦,大家都不要再说了!阿兰,晴儿,玉儿,你们赶快去厨房烧饭来,准备晚饭。”逸灵瑄说。

  “是。”

  逸灵瑄走进内室,李泽看着逸灵瑄,而魏真却看着李泽,似乎差距I到了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