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言情 异族恋情 幽谜深处

第四章 劫后余生

幽谜深处 嫨鱈姺纴 4627 2018-08-20 23:31:21

  孟医生拉着逸灵瑄从宫南逃出了人族境地,他们站在对岸,看到对面人族被熊熊大火逐渐吞没,逸灵瑄落下来泪,跪倒在地。

  “不,不,不是的,怎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哥!魏哥哥!你们在哪儿?瑄儿在等着你们,为什么你们还不出现?”逸灵瑄对着人族境地叫喊着,但是回应她的,只有熊熊燃烧的大火,一切都化作了灰烬......

  孟医生见到,将逸灵瑄扶起,说:“公主,王和魏将军说让我们先逃到瓦拉族去,他们会跟我们在瓦拉族回合,我们就要相信他们,我们先逃吧,一会儿如果追兵追来就不好了!”

  “不!我的家,我的国,我的亲人,我的爱人,一个都没有了!你还让我怎么逃,你难道让我踏在我最亲最爱的人的身体上苟且偷生吗?那我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义。”

  “公主,事情不会想你想的那样的!王和魏将军武功盖世,他们一定可以化险为夷的!我们要相信他们,亲情和爱情之间最需要的就是信任!我们应该信任他们,不是吗?”

  “是啊!我应该相信他们,我应该相信魏哥哥,他说他一定会活着来见我就一定会活着来见我的!我要相信他,人族,我的家,父王,母后,女儿不孝,未能保住我们的国土,来日女儿一定回来,抢回所有属于人族的一切,愿你们在天之灵,得以安息!受女儿一拜。”逸灵瑄说完朝着人族的方向跪拜了三下,起身和孟医生进入了森林中。

  天亮了!他们还在不停地逃跑。

  终于走出了这片森林。人族和瓦拉族之间就隔着这一片禁藤蔓森林,穿过这片森林,就是瓦拉境内了。

  “我们出来了!我们走出来了!”逸灵瑄看到了瓦拉族的山水,看到已穿过背后的这片森林,开心的跳了起来。

  孟医生也点点头,说:“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终于逃出来了。”

  逸灵瑄因为体力透支昏了过去,孟医生一见,吓坏了!过了一会,逸灵瑄醒来了!

  孟医生这才松了口气,说:“公主,你终于醒来了!你因为体力不支所以昏倒了!来,把鱼吃了!”

  孟医生把刚刚从河里打捞上来的鱼在火上烤好,递给逸灵瑄。逸灵瑄狼吞虎咽起来。孟医生看到,说:“公主,慢点吃!别噎着了!您要喜欢吃,我再给您去打!”

  “不用不用,孟医生你吃。”逸灵瑄很快就吃完了一条鱼。

  孟医生感慨道:“家破人亡,王孙子弟像个逃犯一样在拼命逃难,食不果腹,这百姓都希望家里能有个王孙子弟,可是一旦国家沦陷,王孙子弟却没有老百姓那么轻松潇洒了!”

  逸灵瑄听了孟医生的话,低下了头,掉下来眼泪。孟医生一见逸灵瑄哭了,意识到自己说了不该说的话,连忙跪在逸灵瑄面前,说道:“哎呀!公主,你看我这张嘴,就是管不住,说了不该说的话!公主您惩罚我吧!”

  逸灵瑄将孟医生扶起,说:“没事!这场战争也不是你造成的,家破人亡也不是你弄的,我怪你作甚?而且,现在早已不在王宫,在这里,我们是逃犯,没有公主,叫我瑄儿就好了!”

  “是!多谢公主......哦不,多谢瑄儿饶恕。”医生说。

  逸灵瑄看到医生的口不择言,扑哧一声,笑了。

  “我以后就叫你孟叔吧!”

  逸灵瑄和孟医生继续赶路。他们走到了瓦拉族境内,来到了一座城市,这里很是繁华,应该是瓦拉族物资比较好的一个城市吧!

  孟医生拉住一个路人问这是哪儿?

  路人看了看孟医生,又看了看逸灵瑄,说:“你们是从外地来的吧!”

  “是是是。”孟医生回答。

  “这样啊!这里是永宁县,是瓦拉族最繁华的城市,这是首都。”路人说。

  孟医生说:“那请问你知不知道瓦拉王宫在哪?”

  路人一听孟医生的提问,吃了一惊,又看了看孟医生和逸灵瑄,说:“瓦拉王宫?开什么玩笑,你们问哇啦王宫干嘛,你们这穿的脏兮兮的,王怎么可能会待见你们,你们啊!别把晦气带到瓦拉来,从哪里来回到哪里去吧!”

  孟医生一听这人的回答纯属挑衅,愤怒起来,说:“你不回答就算了,还说什么我们把晦气带到这来,我看是你把晦气带到这来的吧!”

  “嘿!你这人怎么还骂人啊!你以为你一个外地人我就不敢打你了是不是。”路人正要挥舞拳脚,看到逸灵瑄,摸着下巴,笑了笑说:“这小妞长得挺水灵儿的,娶回家给我做老婆不错!”

  孟医生一听这话,火了,骂道:“你这个流氓,有什么事情冲着我来,你休想碰瑄儿一根寒毛。”

  “你是个什么东西,竟敢在这挡老子娶漂亮媳妇,兄弟们,给我上,把这个糟老头给我打一顿,再把这个小妞扛回家。”

  谁知,这人一声令下,瞬间冒出来了四五个人,他们都开始对孟医生拳打脚踢。孟医生一生习医,自然不懂什么拳脚功夫,被这帮人打得无能还手,趴倒在地。逸灵瑄一看孟医生被打,推开那些人,说:“你们这儿还有没有王法了?四五个人合起伙来欺负一个老人,你们的良心难道就不痛吗?”

  那个路人扇了逸灵瑄一巴掌,大骂道:“臭婆娘,这还轮不到你在这儿来教训老子,你可别忘了,你可是我的人!”

  逸灵瑄一听,生气的说:“谁是你的人,我才不是你的人呢。我和你素未相逢,今日初见,你竟说我是你的人,怎可这样诬陷一个弱女子,你算是个男人吗?”

  其中一个人说:“大哥,这小妞长得文文弱弱的,但是这口气还真不小,开来不是什么善茬啊!”

  “哼!管他呢!反正我要定了!兄弟们,帮我把这小妞扛回家,大家都可以享受!”

  这时周围已经围满了一群人。

  孟医生听到这些人说要把逸灵瑄抢去做老婆,瞬时急了,站起身就和他们打了起来。但是孟医生怎么可能打得过他们,不一会儿又被打趴下了!

  那个头目正准备去把逸灵瑄抱住,谁知逸灵瑄一口咬住那个头目的手臂,疼的头目哇哇直叫。那个头目又扇了逸灵瑄一巴掌,逸灵瑄被扇倒在地。头目揉着手臂,说:“你这个臭婆娘,还很泼辣啊!我就不信我秦霸天这辈子有得不到的女人。兄弟们,把这个女的给我抬回家。”

  那些人七手八脚的就把逸灵瑄扛了起来,逸灵瑄挣脱不了。孟医生抱住那个叫秦霸天的头目的腿,低声下气的说:“秦大哥,请你行行好,我们是从外乡来的,我家就这么一个闺女了!而且我们已经许了人家了,您就君子成人之美吧!放了我家闺女吧!”

  那个秦霸天一听,一脚踹开孟医生,说:“放了她,开什么玩笑。我秦霸天开上的女人就休想在逃出我的手掌心。除非你给我送一百两黄金的赎人费来我在考虑要不要放人,但是你家这闺女长得实在是太好看了,所以至少要一千两黄金才可以放了,你有没有一千两啊?没有你在这儿给我求什么情,看在你是我岳父的面上,婚礼那天晚上可以让你来参加。”

  秦霸天说完正要走,孟医生拉住他,说:“秦大哥,我求求你了!你就放了我闺女吧!求求你了!”

  秦霸天有些不耐烦了,又是一脚踹开,说:“兄弟们,把那个女人放下,给我把这个糟老头好好地打一顿。”

  逸灵瑄被放下后,想要跑去救孟医生,却被秦霸天一把拉回,秦霸天淫笑着对她说:“小美人,你想去哪儿啊?”

  逸灵瑄扑通一下,跪下了,说:“秦大爷,我求求你,你放了我孟叔吧!他这么大年纪了,经不起你们这拳打脚踢的,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

  秦霸天将逸灵瑄从地上扶起,对她说:“要我放了这老头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要答应我几个条件。”

  “大爷您说。”

  “一,做我的老婆,今天晚上跟我举行婚礼。二,从今以后不准和这个老头有任何来往。三,那就是你要为我守身如玉,我管你是不是有了人家,反正你现在是我秦霸天的人了。听清楚了吗?”

  逸灵瑄听了秦霸天这不平等条约,倒吸了一口气,说:“好!我答应你。”

  秦霸天一听逸灵瑄答应了,哈哈大笑起来,让他的那些兄弟们也住了手。

  孟医生知道逸灵瑄答应了秦霸天的不平等条约,说:“瑄儿啊!你为什么要答应啊!”

  逸灵瑄走过去,对孟医生说:“孟叔,瑄儿对不起你。但是瑄儿不忍心你被人活活打死,所以瑄儿只好答应了!我想秦大爷会对我好的。我知道您是带我来找亲家的,您见到他,就跟他说,忘了我。我爱他!”逸灵瑄朝孟医生使了个眼色,孟医生心领神会。

  逸灵瑄被秦霸天一把拽起,正要走,孟医生叫住他说:“秦大爷,您不是说要我去参加我闺女的婚礼吗?您住哪啊!”

  “到时候我会派人去府上接您。”秦霸天搂着逸灵瑄走了。

  孟医生张开手,看到逸灵瑄刚刚放在他手里的玉钗,他知道,他应该去干什么。

  孟医生来到地方官府,这个官府的大人叫李泽。之前去过人族,孟医生救过他的命。

  李泽看到孟医生来了,惊喜万分,出来迎接。但是看到孟医生这一身狼狈,又是惊讶有事不解。李泽让下人去为孟医生买了两件干净衣裳,梳洗了一番。李泽问孟医生为何远道而来。孟医生把人族发生的一切都告诉了他,李泽听了惊恐万分,又忙问:“那,孟医生是一个人来的?”

  “不是,和我一同来的还有人族公主瑄儿公主。”孟医生回答说。

  “那,公主人呢?”李泽问。

  “哎!泽弟啊,你这地方难到强抢良家姑娘都是司空见惯的事吗?”

  李泽一听这话,就知道出什么事了,忙说:“孟医生指的可是秦霸天那一帮人?”

  “正是。”

  “难道说,瑄儿公主被他们抢了去?”

  “要不然呢?我们本来是想问一下如何去往王宫,谁知道遇到了这样的强盗,公主被抢了去,你说,公主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已不是犯下了大罪了!先王和王都不会原谅我的!”孟医生说着说着,开始抽泣起来。

  李泽一见,忙说:“孟医生别急,小弟当初若不是孟医生的救命,恐怕今日世上早已没有李泽这一号人了!孟医生你放心,今晚我一定把公主救回,并将那些歹徒捉拿归案。”

  “那就真的太感谢泽弟了!”

  “那孟医生,我让下人为您准备了房间,搞了这么多天的路一定累坏了!您先回房休息一下,我和下属想个对策去营救瑄儿公主。”

  孟医生道谢后便离开了。

  晚上。

  秦霸天的住处灯火通彻,逸灵瑄穿着一袭婚衣,美的不可方物。秦霸天正要去抱她,逸灵瑄闪了开去,秦霸天指了指她说:“等一会拜了堂,成了亲,你就是我秦霸天的女人了,你还在这装什么三贞九烈的,依了我你还有好果子吃,把我惹火了,我让你痛不欲生。”

  说完,秦霸天将逸灵瑄扑倒在地,撕开了她的衣服,正准备亲上去。逸灵瑄尖叫着。突然,秦霸天倒在了逸灵瑄身边,逸灵瑄一看,吓了一跳。秦霸天头部中箭,死了。逸灵瑄赶快把衣服穿好,准备逃跑。那四五个同党拦住了她,因为喝了酒,都有些醉意,说着胡话。逸灵瑄有些惊慌。

  这时,从天而降了十几名蒙面人,个个身手高强,不一会儿就把那些同党都扣下了。

  李泽走到逸灵瑄面前,单膝下跪,说:“公主,属下护驾来迟。”

  逸灵瑄看了看周围,连忙将李泽扶起,说:“在这里没有公主,没有下人,我们都一样。你是......”

  “回姑娘的话,我叫李泽,是这里的地方官。听了孟医生的求救,特地前来营救姑娘和捉拿罪犯。”

  “孟叔,孟叔在你那?他还好吗?”逸灵瑄一听李泽说孟医生在他那,高兴的不得了。

  李泽回答说:“是的!孟医生在我这,他很好。我为姑娘准备了一间客房,请姑娘随我回府。”

  逸灵瑄跟随李泽回到官府,看到孟医生。逸灵瑄激动地冲上去,抱住了孟医生,说:“孟叔,我还能见到你,真好。你怎么样了,那些人今天把你打得那么惨。”

  孟医生摸着逸灵瑄的头发,说:“孟叔没事,倒是你,那个秦霸天有没有欺负你啊!”

  “没有,秦霸天他没有欺负我,他死了。”

  “那就好那就好!”孟医生一听,松了口气。“泽弟啊!多谢你今晚相救,这恩来日若我机会,孟某一定报答。”

  李泽一听,说:“诶!孟医生这说的哪里话,您对我有救命之恩,这件事本来就是我分内之事,不算是恩。”

  逸灵瑄走过来,说:“李大人,今天真的是谢谢你了!我叫逸灵瑄,叫我瑄儿就好了!”

  “是。”李泽看着逸灵瑄,说:“我以为在王室里长大的公主都是傲慢娇惯,只是没想到瑄儿竟然如此的勇敢,冷静,着实让李某人佩服。”

  “哈!大人过奖了!”逸灵瑄说。

  “你都让我叫你瑄儿了,我怎还敢好意思让你叫我大人。叫我李泽就好了。”

  孟医生听了,笑了起来。说:“都累了,回房休息去吧!”

  逸灵瑄在房里趴在窗台上看月亮,想着:日子算是安定下来,都已经半个月了!哥哥,魏哥哥,你们在哪儿?我们已经到了,你们能听得到我说的吗?我在等你们。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评论
评论
指南